【“人民战‘疫’”征文】生命护送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20-02-02 11:49:29     来源: 人民网

农历庚子年春节,举国上下正沉浸在喜庆新春的祥和氛围中。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如幽灵般不期而至,打破了辞旧岁迎新年温馨祥和的喜庆。

传染性极强的病毒,伴随着春节返乡客流,以极快的速度向四周肆虐蔓延,逐渐演化为波及范围极广的疫情。江城告急,周边市县告急,湖北告急……

为阻断病毒蔓延,遏制疫情扩散,荆楚大地阡陌街巷在各级政府的带领下,用坚韧、顽强的意志,紧紧凝聚在各基层党政机关周围,向突如其来的疫情发起全民阻击……

地处鄂西北边陲,天河县公安局锦阳乡派出所所长陈应,收到县局“全县民辅警员取消春节假期,全力以赴地突入阻击病毒蔓延,遏制疫情扩散……”通知后,匆匆辞别家人返回单位,会同乡政府、辖区各村两委工作人员,组织返乡务工人员自行隔离、进门入户向村民发放《防疫宣传手册》、张贴悬挂宣传防范疫情标语、入村路口设警戒线等琐细工作,已连续两天没合眼了。

陈应疲惫地走进会议室掏出手机划拉了几下,发涩的眼皮实在撑不住困劲儿,迷迷糊糊地便趴在了桌子上。

“铃铃铃……”

一阵急促的手机呼叫,把刚睡着的陈应吵醒,他抓起手机摁了下免提键,站起身用手揉摩着困得发木的脸颊。

“陈所,各村进出路口警戒卡已铺设完毕,摸排返乡务工人员、劝导隔离工作正有序展开中,配合乡卫生检验检疫的警力已分配妥当,往来村民正在积极配合检疫防护工作……”

电话是新分配来所的民警小胡打过来的。

疫情爆发得过于突然,又刚好卡在“春节长假”的节点上,防止疫情蔓延首要的是阻断传播途径。教导员家在外地,接到通知后正排除阻碍努力返回途中,辖区警务只好暂时由陈应担着。听着小胡的警情汇报,头脑中紧绷的那根弦稍稍放松了一下,他用拳头狠狠地捶打着僵得酸疼的腰椎。

“……不过刚才接到李家庄村求助:一位大龄孕妇临产,乡卫生院不具备接生设施与技术,再加上为阻遏疫情蔓延刚刚封闭的村、乡通道……”

小胡急促沙哑的嗓音,如爆竹在耳朵边炸响,震得陈应头皮发麻。又是一桩比较棘手的警情!陈应知道,如果小胡能自行处理是绝对不会向自己求援的!

“……这样吧!你带人去处理其他警务,这事儿交给我来处理……”

撂下电话,陈应整了整腰间沉甸甸的警用装备,带上备勤辅警蹬上院里还没息火的警车,向接警自然村驶去。

淅淅沥沥的雨雪飘洒在挡风玻璃上,雨刮器不停地划拉出两道扇形可视面。车窗外,熟悉的村舍、溪流、如黛青山,迎面而来又倒退着隐入身后。往年这时的通村公路上,到处是欢声笑语,到处是走亲访友的行人……而今这一切都笼罩在新型冠状病毒的阴霾里。

路旁村舍减速掠过时,虚掩的房门里传出电视中播放的疫情通报讯息,宽敞舒适的两层小楼里,人们自觉地待在家中,闷久了从窗户伸出捂着口罩的脑壳,无奈地探着头打量着外面熟悉的一切。祥和欢乐的节日氛围,被可憎的疫情吞噬得荡然无存。

……

李家庄的情况比小胡电话中说的要严重得多。宽敞整洁的易地安置小区广场,没有想象中的人员聚集。

陈应下车一瞬,忽听到上方传来一阵沉闷的欢叫声,抬头一看,窗台挤满探着上半个身子的、或白或蓝色口罩遮着大半副脸庞的脑壳,眼神里透出欣慰。

“民警同志,终于把你们盼来了,大过年的,如果不是碰上这可怕的病毒,出村路口都封闭了……现在你们来了,娃他妈有救了……感谢公安……谢天谢地……两条人命啊!”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汉子说。

从他杂乱无章的诉说中,陈应听出他就是求助事主。陈应迎上几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老乡,别激动,产妇现在情况怎样?把情况讲具体点,以便我们向你提供解决方案!”

辅警小张打开接处警登记簿:“请问你的户籍所在地、姓名……”

“小张,非常时期救人要紧,问清他和产妇姓名、电话就行了,咋不知道变通呢?”陈应阻止了小张的“例行公事”。

“应该的……应该的……我叫孙家树,锦阳乡李家庄村……大过年的还给你们添麻烦,屋里坐吧外面太冷……请,请……”焦急万分的孙家树看见“救星”,激动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娃他妈叫邢桂花,今年37岁……妈,快去给警官们煮两碗糯米黄酒,咱家来了贵人呐!”

陈应环顾了一下干净整洁的客厅,卧室里传来妇人痛疼难禁地痛苦呻吟。

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踉跄着拉开房门:“救苦救难的贵人可算来了……”老人佝偻着腰身撩起袖头擦着红肿的眼眶,趔趄着向厨房走去。

“警官莫笑话,我妈年龄大了就这个样子,您坐……您坐,半夜就发动(胎动)了,一直折腾到现在,村上的医生来看过,说大龄产妇容易大出血,让赶紧送大医院……”

孙家树搓着两手,焦急地再开启了语无伦次“……一大早打‘120’,他们说为了遏止疫情蔓延,各村都封了路口。实在没法儿了,我妈让我去山后请来接生奶奶,人家看后说是坐胎(臀位)……呜……呜……去年分了扶贫房我才勉强娶的媳妇……”

说到伤心之处,孙家树再也抑制不住感情,双手捂着脑壳蹲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在出警途中已考虑过几套处置方案的陈应,也来不及多想就掏出警务通:“县局,锦阳所陈应向您汇报:本辖区李家庄村大龄孕妇难产,有大出血前兆。为遏止疫情扩散,阻断病毒传播,沿途村道均已封禁,致使‘120’急救车辆无法通行,请您指示……”

电话一阵静默……

屋里安静得仿佛能听到雪花落地的声音。

“锦阳陈所,这里是县局防疫稳控指挥中心,疫魔无情人有情,为确保产妇母子平安,建议你所用警用车辆护送产妇及家属,由你辖区开启路禁护送至下一乡镇地界,指挥中心通知沿途乡镇派出所开启应急绿色通道,民警下车交换驾驶,用接力的方式护送至柳城镇医院抢救……”

电话中传来局领导疲惫、沙哑、果断、刚毅的声音,这声音如和煦的春风把屋里悲凄气氛冲淡化解。

“……现在疫情防控形势非常严峻,你所地处偏远乡镇,希望克服一切困难,做好辖区疫情稳控细节,提高群众防范意识,共克时艰打好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阻击战!”

“请领导放心!锦阳所全体民警一定不负重望,在乡党委政府的领导下,发动群众众志成城共克时艰,打赢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阻击战!”

“你所教导员己到柳城镇,正在返回途中,我也正在抗击疫情第一线,不多说了,做好自身防护!”

陈应收起电话果断吩咐:“老孙,快去找几位邻居,帮忙把孕妇抬到警车里,小张电话联系辖区沿途卡点,让执勤同事赶快开启通道,时间紧迫车上细说……”

一路上警笛长鸣,车辆在沿途各村提前解禁的生命通道上一路畅行……

“陈所,‘头条新闻’上说,钟南山院士来江城指导抗击疫情哩!”‘低头族’小张拔出耳麦,扬着学生气未退的脸惊喜地说。

“是吗?这两天哪顾得上看手机哟!”见前方公路驳岸上张贴的宣传横幅,被山风吹落下半边,停下驾驶着的兄弟单位车辆,和小张一起细心地将横幅钉牢,两手插在腰部,扭动着酸胀发麻的腰椎。

清冽的微风吹来,“禁放烟花爆竹”后的乡村,是那样的宁静平和,陈应扭转身子望着横幅上“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字样,一种豪情暮然而发 。

……让预言的喇叭

通过我的嘴唇

把昏睡的大地唤醒吧

要是冬天已经来了

西风呵

春日怎能遥远?

“这是雪莱的《西风颂》啊!所长!”踏出校门刚步入辅警岗位的小张,仰慕之情溢于言表。

“所长您看,乌云已经散去,温暖的阳光……”

“好啦!咱俩就别再抒发情怀啦……”陈应亲切地拍了拍小张的肩膀,揽着他朝警车走去。

“天晴了,在家窝了几天的人们,肯定会憋不住出来透气的,一旦有耐不住寂寞的人,不计后果地流动……”陈应不敢多想,挂挡、松离合、给油门,苍莽伟岸的大山里,警车在蜿蜒的村道上一路疾驰……

谨献给战斗在阻击疫情最前沿铁血民警 !

(作者系湖北省郧西县政府职工) 

来源:人民网

上一篇:【“人民战‘疫’”征文】在清迈寻购口罩
下一篇:【“人民战‘疫’”征文】疫情让我们警醒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