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与章法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20-01-12 10:08:53     来源: 中国文化报社

温度与章法

祭侄文稿唐颜真卿


    杨涛

    一年四季,寒来暑往,温度的变化让我们感受真切而深刻,这种变化来自不同时空,涵盖了时和空两个方面的因素。时空的观念最贴近当下我们对书法章法问题的思考, 正如胡抗美所说:“在所有艺术中,时间与空间的水乳交融体现得最为淋漓尽致的当属书法。”

    书法章法生成原理是找到一个比拟点,付之于数据化,变抽象为具象,凭借直观感受在纷繁复杂中把控,找到统御它们的理由。温度统领章法生成诸多元素,不仅贯通于时和空的概念,也暗合心里情绪的变化。如果运用到章法构成上,要求我们不仅忽略单字意识,还要建立板块意识。若用一年四季温、热、凉、寒的不同温度代表不同板块,那么时和空的概念自然兼而有之,章法便应运而生。

    黑为阳,白为阴;方为阳,圆为阴;密为阳,疏为阴;浓为阳,淡为阴;重为阳,轻为阴……中国哲学中指向阳概念的总和理解为高温炎热,这其中黑白(整体风貌)、轻重(点画粗细、力度)、疏密(结字松紧、虚实)、浓淡(板块节奏)尤为重要,具有温度指数作用。阳胜阴,阳居上,所谓夏之板块,炽热嘹亮,笔力雄强,墨色浓郁,点画粗壮,结字紧凑,行间茂密;反之低温严寒,阴胜阳,阴居上,所谓冬之板块,萧瑟低沉,笔力轻柔,墨色清淡,点画枯寂,结字散淡,行间疏落。而处于夏冬之间即为春、秋板块,它们形态相似,细节不同,春板偏暖,方峻茂盛,活跃向上;秋板偏冷,圆融疏朗,沉静低昂。两者作为夏、冬板块的补充与过渡不能或缺。

    之所以建立四大板块,首先,相通于创作主体喜、怒、哀、乐的情绪,情绪的温度无时无刻不与心境形影相随,反映人生时时的状态,正是艺术释放与表达生命渴求的意义。其次,传统书法的章法较之西方绘画的构图,尤其是现代主义以来的形式探索,是十分有序和内敛的。板块的两极前人实际很少触及,大都各自降升一等,取其次之,留有余地,比如长卷的书写,温度板块由立春始起,渐次上扬,至小暑、大暑(刚刚触及)、立秋进入高潮,遂后徜徉敛静,步入藏收尾声,自立冬至大寒皆少涉及。如此皆为文化精神使然。因此,颠覆性的、强烈的视觉经验与之无关,更强调和注重章法的时序观念。再次,由于书法本体的原因,传统书家的用笔、用墨、结字包括取势都具自身规律;加上毛笔的使用,虽尚八面出锋,然笔肚以上,尤其根部视为禁区,所以点画粗细幅度不至过激;以偏熟型为主的材料运用,墨色浓淡枯湿跨度不大,书写性的创作特征让作品行间留白清晰明了。因此,书家作品的黑白比重所指向的温度是可以估算出来的,其章法特征变得具体和数据化,并从中判断其整体风貌、章法构成究竟属于哪一板块中的某一类,以及作品中诸多板块间的组合关系。比如,颜真卿书法的整体风貌、章法特征属于夏之板块。他的《自书告身帖》是夏板中立夏、小满、芒种、夏至、小暑、大暑诸板的轮动;而《祭侄文稿》是四大板块属下诸小板的转换,但点画厚度,结字、行间的密度等指向的温度,以及总体风貌依然是夏板的特征。

    传统章法千变万化,不同类型之间彼此穿插,界限模糊不清。就书家的整体风貌而言,持续型基于传统书法章法变换,多源自笔法、字法变化的考察,其章法是开放性概念,是某种类型的总括,也可以无尽细化。如对应某位书家风貌,可比拟司空图《二十四诗品》所云,它们在某一板块基调下,持续力度、强度运行,赖以字形大小、速度快慢等转换,并在此中找到温差,形成节奏。

    此类章法之两端,其中高亢如夏板之上者,如小暑、大暑酷热难耐,黑多白少,结字紧密,行距无间,墨色浓郁,满眼彤云滚滚,气氛炽热,颜鲁公、苏东坡、徐渭、吴昌硕等多属此类;其中低沉如冬板之上者,如小寒、大寒白多黑少,结字宽松,行间疏落,墨色清淡,气象萧瑟,良宽、弘一等多属此类。

    由夏板之上走向冬板之上,为此类章法的中间地带,整体温差逐次递减,依次有黄庭坚、张旭、高闲、吴昌硕、米芾、杨维桢、王铎、邓石如、傅山、齐白石、祝枝山、沈曾植、康有为、文征明、张瑞图、欧阳询、智永、虞世南、黄道周、柳公权、褚遂良、倪元璐、赵孟頫、怀素、吴让之、吴镇、倪瓒、杨凝式、王文治、董其昌、谢无量等代表。

    我们发现,越接近两端越是以个性强烈著称的书家,风貌特征所指的大板块温差大,炎热或严寒;而越靠近中间部分越加温和,唯暖凉之别。

    就具体作品而言,也可分为:分明型和渐进型。分明型作品通常数十字左右,板块清晰。枯湿浓淡,四时俱现,温差骤变,跌宕起伏。渐进型作品通常百十字以上,四时依次展开,温和渐进,在四大板块统领之下,根据不同情形,往来反复,回肠荡气,缠绵悱恻,如泣如诉,极尽人情冷暖之变。

    用温度板块概念来探讨章法生成的相关原理,意在寻找切实可行的方法,探索新的章法。只有打破传统观念的制约,充分借鉴、汲取外来经验并在综合材料运用上给予深入的探索,才能呈现全新的图式。

    传统章法遵循时序的节奏,约定俗成的起伏次序被打乱重组,颠覆既有的陈式陈规,让人适时而发的情绪主导其间。虽然这种探索在前人章法中已现端倪,但在艺术上应另当别论,尤其对于章法的探讨,不失为一种可能。

    总之,对书法章法问题的思考,对其生成形式原理的探求,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惟根据自身情况,变抽象为具象,方能找到切实可行的、独特的理解方式。

    (作者系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副院长)

来源:中国文化报社

上一篇:“心化”苦旅
下一篇:平正险绝见精神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