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馃做好了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9-01-29 06:07:10     来源: 中国文化报社


    钟明山

    年关将近,便到了打黄元米馃的时候了。村里的石臼被妇女们清洗得干干净净,打米馃的木梓棍解禁下楼,灌木灰制成的金黄色碱水也储在缸里。

    蒸米馃饭是关键一环。米叫米馃糯子,是晚稻的一种,产量不高,农家一般种植面积较小,莳二三分田。将白净的米在清水中反复洗净后,脱水,装入木制的大饭甑中用大铁锅蒸,我们称为蒸饭骨。待蒸气上升时,要往里面洒上碱水,如此三次。然后将饭骨倒入篾制的大盆篮中摊开,用木耙子一来一往地推动饭骨,如碱水不够还要加些,再搅拌均匀。待冷却后,重新装入饭甑中再蒸,如果米多,蒸饭骨的次数也多。直到蒸软,蒸出阵阵香气,用手拈几粒米饭看柔软适度时,便将米馃饭倒入石臼中。

    最热闹的打米馃时刻到了,有经验的老汉领着有力气的青壮年,大家一起动手,每人持一根米馃棍,向米馃饭打去……大伙儿喊着欢快的劳动号子,哼哼哈哈地围着石臼转圈。众人口中哈出的白色热气,与米馃饭散发出来的蒸气、香味交织在一起,映衬出人们丰收的喜悦和对春节的憧憬,不由得也忘却了劳累。十来分钟过后,有经验的长者留心观察米馃的成色,叫声“挤坨”,大家便将米馃棍齐往石臼内边从上往底下捅,慢慢捅成了一个偌大的米馃坨。又一声“停!”,大家便将米馃棍拔起,退后两步松口气,留下两位有力气的男子对面站定,以两根木棍夹起米馃坨,喊着号子往预定的方位翻个个。紧接着第二轮打米馃紧锣密鼓地展开,直到将米馃打得又烂又稠又有弹性时,便大功告成。一位壮汉将双手在碱水中洗一下,再迅速地把滚烫的米馃坨抱起,放到预先洗净晾干且抹了食油的大木板上。

    最后一个环节是做米馃了。老把手们先做米馃饼,大的压瓮底,小的祭祖祈福用,然后做米馃筒。在做米馃时,打米馃的人还有围拢来尝鲜的孩子,都会伸手拧上一小坨米馃,往桌子上调好的辣椒酱油或糖水碗中蘸一下,送入口中美滋滋地品尝,不断传来评论和赞美声:米馃糯子纯正,米馃很烂、很香、有弹性,碱水合适等,小孩子们则蹦着嚷嚷着还要。往往先打的第一二个米馃,大家品尝后剩下的便做不了几筒米馃了,但都争着先打,为自家的米馃让大家尝鲜感到高兴。

    稍事休息,另一户的米馃饭又倒入了石臼。在隆冬季节,尽管室外北风呼啸,冰天雪地,室内却热火朝天。村民们打米馃都很卖力,虽然累得满头大汗,仍举着米馃棍不停地奋战。整个屋场家家户户互相帮忙,不分彼此,有时从上午八九点钟开始,一直打到深夜。打米馃的人员轮番上阵,乐此不疲,村庄里飘荡着米馃的浓香,洋溢着节日的喜庆。

    米馃做好了,各家各户便用箩筐挑回家中,摊凉后,将米馃放入陶瓷大瓮中,一层米馃,一层纯净的稻草灰,然后用冷开水浸泡,盖上盖子密封,这样有碱性,留得时间长,吃到来年春插时味道还很好。

    好客的乡亲过年期间招待亲朋好友,煮米馃汤是少不了的。客人们往往将米馃吃得干干净净,桌上的鸡鸭鱼肉却剩下不少,客人啧啧称赞米馃打得好。如果听说客人未打米馃,主人就会特地从瓮中捞起两筒,洗净后圈条红纸相送。这浓浓的乡情,伴着米馃的香味,弥漫着村庄、弥漫着整个春节。

来源:中国文化报社

上一篇:周城的傍晚
下一篇:慈海 (外一首)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