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届东荡子诗歌奖”广州颁奖 王寅、朱大可获奖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6-10-30 13:02:43     来源: 广东文化网

10月29日晚,由东荡子诗歌促进会、暨南大学共同主办的“第三届东荡子诗歌奖暨首届(广东)高校诗歌奖”在广州暨南大学举行。经世宾、黄礼孩、蓝蓝、张桃洲、龙扬志五位评委严格评选,诗人王寅获得诗人奖,评论家朱大可获得评论奖。为培育和激励广东新生诗歌力量,今年新增的高校诗歌奖还颁出首届高校诗歌奖,黎子(吴霞霞)、阿柒(唐明映)、蔡其新、叶由疆、郑智杰五位年轻的校园诗人获奖。
王寅:为当代诗歌树立诗学与伦理学榜样
王寅1962年生于上海,出版有诗集《王寅诗选》《灰光灯》《摄手记》等著作多种,作品译成多种文字在国外出版,曾获首届江南诗歌奖,现为《南方周末》文化记者。王寅从2012年开始策划的“诗歌来到美术馆”系列活动,至今已举办37期。
东荡子诗歌奖评委会给王寅的授奖词是:在一个理性成为稀缺之物的时代,王寅为我们带来一种特立独行观察现实的态度和冷静理性的诗歌表达方式。此种淡漠恰是对来自控制和支配之狂热力量的反对,是对正义和真理秩序的坚定维护。三十多年的诗歌实践,他的诗歌经历了从早期对词语的想象力重视,到九十年代后持续至今对生命、对社会现实的见证和书写这一历程,为当代汉语贡献了一批风格独特、理性克制又充满内在激情的诗篇,这些如处在“风暴眼”深处的作品,直接有力,技艺精湛,将深受恐惧压抑的当代人的生活细节展露无遗,却又不乏感同身受之深情,亦不因冷静的“集体主义”旁观者而将自我置于道德优越感之上,为当代写作树立了一例珍贵的诗学与伦理学榜样。为了表彰诗人王寅在诗歌创作中对生命尊严、历史现实、人类情感与理性等主题的一贯关注,以及他对诗歌技艺独具魅力的贡献,我们将第三届东荡子诗歌奖诗人奖授予王寅先生。
王寅在答谢辞中表示,文学和诗歌的争论已经太多了,诗歌提供给人们什么?诗人还应该做些什么?我有理由质疑那些工匠式埋头写作的说法,写作必须是有效的,诗除了开拓和丰富语言的疆界,做出革命性贡献的同时,还要完成对人类情感的描述——不要忽略我们的软弱,回避我们的犹豫,如果还是小心翼翼地把疯狂掩盖起来,或者试图粗暴地去驯服情感,那就等于白白错过了生命的礼物,辜负了诗人的使命和职责——还要表达诸多不可言说之物,以及更多我们尚未知晓的东西。
朱大可:当代诗歌支撑起汉语书写的脊梁
朱大可是著名文化学者,文化批评家,1983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后获得悉尼科技大学博士学位,现为四川大学、厦门大学、云南大学等校客座教授。朱大可研究领域广泛,并在各领域均有重要建树,著有《流氓的盛宴》《华夏上古神系》《燃烧的迷津》《聒噪的时代》《话语的闪电》等。因其特立独行的思想、对社会弊端的理性批判、风格鲜明的话语方式,以及守望文化现状 的执着与深刻,对当代文化研究领域产生了广泛影响。
东荡子诗歌奖评委会给王寅的授奖词是:朱大可30余年的批评一直以透彻、尖锐、精准著称。他的写作从文学批评到文化批评,又从文化批评返回文学批评,其中诗歌批评始终占据着一个重要的位置。朱大可运用文化学、历史学、符号学的视角和他独特的话语方式,为1980年代以来的诗歌把脉,建立了一套以文化学为背景的诗学谱系。特别是他的“流氓话语分析”,十分清晰地呈现了1980年代以来诗歌的生成背景与艰辛历程。通过朱大可的流氓话语分析,我们可以看到流氓话语在时代的挤迫之下如何演变成一场“盛宴”;在对这场“盛宴”的反讽书写背后,可以看到他潜在的对“文化正谕”的期待。朱大可基于对当代社会生存和文化可能的深刻洞见所形成的诗学思想,无疑为中国当代诗歌理论和诗歌写作提供了一种纠偏的可能。为表彰朱大可先生在诗歌领域对于文化建构方面的深远提示和独特见解,特授予他第三届“东荡子诗歌奖?评论家奖”。
朱大可在答谢辞中阐述了他对当代诗歌的观察:这些年来,我忧喜参半地看到,写诗不再是一种忧郁的苦行,而更像是一场语词的放纵。诗歌的本质是根植于言语的自由,但我同时也看到诗歌潮流的短板:它要么沉迷于修辞的精致蕾丝,要么变得粗俗和浮夸,成为各种雅集和堂会上的菜品。诗歌正在流失自己的反抗属性。
但令人欣慰的是,诗歌扼守住了最后的防线。它至今仍是支撑汉语书写的脊梁。我要承认,作为一只鸵鸟,每当受惊之际,我会把头埋进诗歌。它不仅能遮蔽存在的噪音,而且是一种恒久的温暖。在汉语大幅度和大面积失血的当下,我必须饮诗止渴,从诗歌中获取必要的营养。这显然是一种自我拯救的道德。在汉语溃败的道路上,诗歌筑起了路障。
诗歌奖:为当代汉语诗歌写作确立标高
“东荡子诗歌奖”是广州诗人以诗歌和友谊的名义,为纪念英年早逝的诗人东荡子,弘扬他纯粹的诗歌精神和写作理想于2014年成立。该奖旨在奖掖在当代汉语诗歌写作及批评领域做出重要贡献的诗人和批评家,树立纯粹的、有精神高度、有建设意义的当代汉语诗歌精神。
“东荡子诗歌奖”每年颁发一届,设“诗人奖”和“评论奖”各一项。首届东荡子诗歌奖诗人奖颁给了诗人宋琳、评论家奖颁给了评论家耿占春、西渡;第二届东荡子诗歌奖诗人奖颁给了诗人桑克、评论家奖颁给了评论家钟鸣。第三届东荡子诗歌奖诗人奖、评论家奖分别由诗人王寅、评论家朱大可摘得。
本届“东荡子诗歌奖”由诗人、评论家有世宾、黄礼孩、蓝蓝、张桃洲、龙扬志五位共同评出。获奖诗人和评论家奖金3万元并授予奖杯。
29日晚,王寅、朱大可接受颁奖并表达对该奖和广东诗歌的敬意。颁奖典礼还举行了唱诗、朗诵、舞蹈、阿卡贝拉等节目表演。
同时,今年新增的“东荡子诗歌奖•高校诗歌奖(广东)”通过报刊、网络公开征稿,由本届担任评委的诗人、评论家世宾、黄礼孩、蓝蓝、张桃洲、龙扬志、林馥娜六位共同评审,最终评选出黎子(吴霞霞)、阿柒(唐明映)、蔡其新、叶由疆、郑智杰五名获奖者,每人奖金5千元并授予奖杯。
东荡子诗歌奖评委会总召集人世宾说:“我希望这些获奖诗人、评论家的作品和东荡子诗歌的精神是一脉相承的。在我看来,它们都共同抵制现实——无论是制度的还是消费性的大众文化——的规范,他们不在这些上面纠缠——歌颂、反对,忧伤、哀叹,也不在这里偎依取暖,也不在这里解构或互相恶心,他们自始至终把目光和心灵集中在对人的精神和生命的高贵的建设和守护上,有如曼德拉斯塔姆无论在什么生活环境下的歌唱。他们共同的精神特征就是:高贵、尊严、深邃、宽阔,他们的写作见证了在我们的时代,人可以抵达的深度和广度。世宾表示: “东荡子诗歌奖”致力于推介和褒奖具有诗性和人文理想的写作,我们也将尽力把历届获奖者团结起来,形成一个文化圈。并尽量借用更多的通道和平台,把这种理想精神普及到更广泛的人群。

来源:广东文化网

上一篇:“书中自有好家风”书评获奖者 昨天在杭图谈家风聊阅读
下一篇:书法家振音发布新书《寻道》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