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沉香价格连年上涨 市场鱼龙混杂 受骗者众多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6-06-10 13:00:39     来源: 浙江省文化厅

沉香手串

  沉香原木

  手握一块沉香,闲来无事脸上搓搓,鼻子边嗅嗅,短短几年间,乐此不疲的玩香客越来越多。

  几个月前,阿明和几名沉香发烧友前往广州,那里是国内的沉香集散地,他以近20万元的价格淘来了一个手串。回宁波后,圈里的行家发现,该手串为劣质沉香经造假而成的赝品。

  在做了20多年沉香工艺品的陈国清看来,阿明的被骗和其他人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在他的印象中,玩香的人,没有上当受骗过的几乎没有,有的人二二百万元买到手的所谓顶级货,也做过手脚,其中的内幕非亲历者无法想象。

  宁波的沉香热已持续十余年

  据陈国清介绍,宁波的沉香热大约是从2000年后开始的,如今已经形成了把玩、收藏等相对稳定的多个圈子。

  40多岁的陈国清可算是沉香界的“老人”了。10多年前,他来到宁波闯荡,一直浸淫在沉香圈,见证了宁波沉香市场的起步和兴起。他告诉记者,沉香市场的水深难测,缘于人们对沉香知之甚少,要了解其中的内幕,首先得了解沉香。

  长期以来,大家有个误区,就是把可产沉香的树木也称为沉香,其实沉香木和沉香是两种性质完全不同的东西,价格差别巨大。

  沉香的形成可谓化腐朽为神奇。沉香树在受到外伤后,因真菌感染,自身会分泌出树脂修补,再经过数十年甚至数百年才结成沉香,而沉香木则是可以分泌这种油脂的树木的木质部分,它生有油脂腺,虽也有沉香的色泽和轻微的香气,但并未形成成熟的香体。

  简单地说,沉香与沉香木,就如同橡胶与橡胶树,牛黄与黄牛一样,属于两种不同物质。黄牛体内病变结出的牛黄,才相当于沉香树病变结出的沉香。

  目前市场上大量存在的,都是些半香半木的“沉香”,那些贱卖的沉香,更多的是沉香木。阿明被骗的那个手串,其实就是用类似沉香木花纹的木材,浸入仿沉香味的化学油脂而制成的假沉香。

  上好的沉香价格远超黄金

  在陈国清的印象里,二三十年前,沉香虽然很贵,却远没有现在这样离谱。宁波的沉香市场同国内其他地方一样,大约也是2000年后开始升温的,价格一路上扬,高品级沉香每年升值超过30%。收藏圈里有句行话:“红木论吨卖,黄花梨论斤卖,沉香论克卖”,如今,上好的沉香价格已经远超黄金,成了奢侈品中的奢侈品。像奇楠这样的顶级沉香,目前已经达到每克近5000元的天价,做珠子剥落下来的碎料,也要每克2800元,做成珠子后的价格每克从1万到5万元不等,一串珠子一般重30多克,卖价都在100万元以上。

  尽管价格一路飙升,但丝毫没有影响人们对沉香的追求。2012年,宁波富邦集团以952万元的天价拍得一件沉香龙雕,沉香的金贵可见一斑。

  陈国清至今还记得,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他有批老乡因生活所迫,曾前往越南、印尼等国家的深山老林,历尽艰辛,挖香淘金。而如今,像奇楠这样的极品沉香,已经越来越少,几乎到了灭绝的边缘。

  据介绍,沉香日趋减少,缘于采香人毁灭式的采挖。以前采挖沉香,在原始森林中碰到尚未结香的沉香树,采香人一般画下这棵树的方位和周围的地貌特征,并在树上砍出若干香洞,让其自然结香。几年后,他们将再次前往。

  后来,各路采香人络绎不绝,他们失去了等待的耐心,只要发现野生沉香树,不管结香与否,总是连根全部挖出,因为即使没结香,沉香树本身也是有香味的,是市场上的抢手货,这就导致了野生沉香目前濒临灭绝。

  这种毁灭式的采挖导致了沉香的有价无市,将沉香的价格步步推高,有的不法商家便绞尽脑汁来造假,以次充好,以假冒真。

  造假画师每天工资过万元

  据陈国清介绍,沉香市场造假的手法之多,范围之广令人咋舌,宁波市场上的很多沉香,绝大部分不是正宗货,如果没有相当的经验和鉴别能力,上当受骗难以避免。

  高压蒸煮是最早,也是最常见的一种造假手法。取来含油脂较高的优质沉香放进高压锅,加水蒸煮,目的是将油脂逼出。捞出后,再将等级较低的沉香木放入沉香油胼的锅内蒸煮,直至高压锅内的水蒸干,油脂完全浸入为止。

  经过这样的高压蒸煮,劣质沉香的表面就会被浸压入较多的沉香油脂,如此一来,原本普通的沉香木摇身一变,价格就会翻几倍甚至几十倍。发展到今天,有的商贩甚至直接用工业香精浸泡。

  除了这种蒸煮法,还有种具有相当技术含量的造假手法。取来次等品的沉香块,请来画师,画笔师傅能调出跟极品沉香颜色几乎一模一样的色彩,然后再用很细的毛笔,按照极品沉香的纹理一笔笔勾画上去。这是绝对的精细活,不仅要熟悉沉香的特性,还要有足够的耐心,以至于这样的画笔师傅,每天的工资超过万元。

  还有的工匠则用鸡翅木、鸡骨香及速香、云头香之类的材料制成素珠,在其表层涂上奇楠的膏液,撒上奇楠细末,放入锡盒里,时间久了,素珠晕染了奇楠的气味,往往也能鱼目混珠。

  迄今为止,沉香尚无权威的检测机构,这些造假手法,已成为沉香市场公开的秘密。对此,陈国清调侃说,想玩香,那就做好被骗的心理准备吧,这是每个玩香客都会付出的代价。

来源:浙江省文化厅

上一篇:老底子宁波人怎么过端午节?
下一篇:喜迎G20·西泠印社文化艺术系列活动在京启幕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