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
杜陵诸弟飘零甚,几阵离鸿。
捩影长空,燕市(谓三弟纬云)梁园(谓四弟子万)类转篷。
后湖一雁尤酸楚,竟逐晨风。
一去无踪,雨打夭桃坠冷红(悼半雪弟)。

时间:2019-12-26 05:18:14 清朝

早年丧乱曾尝过,复壁为佣。
城旦为舂,儿女宵啼贼火红。
回头三十年前事,笺恳天公。
衰鬓如蓬,莫遣咸阳又举烽。

时间:2019-12-26 04:09:17 清朝

乍开此卷即沾巾,多是当年死难人。
浩气尚能凝碧血,遗言终不化青磷。

时间:2019-12-26 00:16:21 清朝

今年明月无情甚,偏向江东。
只照军容,不放银花万树红。
凤城飞下征南骑,一片刀弓。
铁甲呼风,愁煞思乡沈侍中。

时间:2019-12-26 00:01:55 清朝

梅生海内结交繁,架上邮筒无数存。
独宝数公残翰墨,欲留书种在乾坤。

时间:2019-12-25 23:22:25 清朝

万里乘风去复来,只身东海挟春雷。
忍看图画移颜色,肯使江山付劫灰。
浊酒不销忧国泪,救时应仗出群才。
拼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

时间:2019-12-25 14:21:17 清朝

今年明月无情甚,偏向江东。
只照军容,不放银花万树红。
凤城飞下征南骑,一片刀弓。
铁甲呼风,愁煞思乡沈侍中。

时间:2019-12-24 05:03:34 清朝

乍开此卷即沾巾,多是当年死难人。
浩气尚能凝碧血,遗言终不化青磷。

时间:2019-12-24 04:19:56 清朝

早年丧乱曾尝过,复壁为佣。
城旦为舂,儿女宵啼贼火红。
回头三十年前事,笺恳天公。
衰鬓如蓬,莫遣咸阳又举烽。

时间:2019-12-24 02:41:11 清朝

梅生海内结交繁,架上邮筒无数存。
独宝数公残翰墨,欲留书种在乾坤。

时间:2019-12-24 00:54:57 清朝

杜陵诸弟飘零甚,几阵离鸿。
捩影长空,燕市(谓三弟纬云)梁园(谓四弟子万)类转篷。
后湖一雁尤酸楚,竟逐晨风。
一去无踪,雨打夭桃坠冷红(悼半雪弟)。

时间:2019-12-24 00:23:06 清朝

万里乘风去复来,只身东海挟春雷。
忍看图画移颜色,肯使江山付劫灰。
浊酒不销忧国泪,救时应仗出群才。
拼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

时间:2019-12-23 13:23:55 清朝

杜陵诸弟飘零甚,几阵离鸿。
捩影长空,燕市(谓三弟纬云)梁园(谓四弟子万)类转篷。
后湖一雁尤酸楚,竟逐晨风。
一去无踪,雨打夭桃坠冷红(悼半雪弟)。

时间:2019-12-22 03:39:57 清朝

乍开此卷即沾巾,多是当年死难人。
浩气尚能凝碧血,遗言终不化青磷。

时间:2019-12-22 03:39:32 清朝

梅生海内结交繁,架上邮筒无数存。
独宝数公残翰墨,欲留书种在乾坤。

时间:2019-12-22 01:54:43 清朝

今年明月无情甚,偏向江东。
只照军容,不放银花万树红。
凤城飞下征南骑,一片刀弓。
铁甲呼风,愁煞思乡沈侍中。

时间:2019-12-21 23:41:23 清朝

早年丧乱曾尝过,复壁为佣。
城旦为舂,儿女宵啼贼火红。
回头三十年前事,笺恳天公。
衰鬓如蓬,莫遣咸阳又举烽。

时间:2019-12-21 23:10:41 清朝

万里乘风去复来,只身东海挟春雷。
忍看图画移颜色,肯使江山付劫灰。
浊酒不销忧国泪,救时应仗出群才。
拼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

时间:2019-12-21 14:49:30 清朝

杜陵诸弟飘零甚,几阵离鸿。
捩影长空,燕市(谓三弟纬云)梁园(谓四弟子万)类转篷。
后湖一雁尤酸楚,竟逐晨风。
一去无踪,雨打夭桃坠冷红(悼半雪弟)。

时间:2019-12-18 05:52:10 清朝

今年明月无情甚,偏向江东。
只照军容,不放银花万树红。
凤城飞下征南骑,一片刀弓。
铁甲呼风,愁煞思乡沈侍中。

时间:2019-12-18 04:53:23 清朝

梅生海内结交繁,架上邮筒无数存。
独宝数公残翰墨,欲留书种在乾坤。

时间:2019-12-18 04:27:11 清朝

早年丧乱曾尝过,复壁为佣。
城旦为舂,儿女宵啼贼火红。
回头三十年前事,笺恳天公。
衰鬓如蓬,莫遣咸阳又举烽。

时间:2019-12-18 03:20:53 清朝

乍开此卷即沾巾,多是当年死难人。
浩气尚能凝碧血,遗言终不化青磷。

时间:2019-12-18 03:09:46 清朝

万里乘风去复来,只身东海挟春雷。
忍看图画移颜色,肯使江山付劫灰。
浊酒不销忧国泪,救时应仗出群才。
拼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

时间:2019-12-17 12:35:54 清朝

乍开此卷即沾巾,多是当年死难人。
浩气尚能凝碧血,遗言终不化青磷。

时间:2019-12-16 05:44:55 清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