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斯嘉丽·约翰逊:草薙素子是一个永恒的角色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4-10 09:16:33     来源: 凤凰娱乐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柯基塔) 她是漫威迷为之疯狂的“寡姐”,是《超体》里人类的始祖“露西”。《奇幻森林》和《欢乐好声音》里也有她用性感沙哑的声线一展歌喉。然而自从这位好莱坞A咖女星决定要复刻科幻神作《攻壳机动队》中的女神——草薙素子的那一刻起,争议就从未停止过。

对斯嘉丽·约翰逊来说,她考虑过的问题只有一个:这是一部她无法拒绝的电影。

 

“草薙素子是一个永恒的角色”

“这是个很有力量的故事,不是你会经常遇到的那类……你很难对它说不。它是史诗般的,提出的是那个我们在不断质询自己的关于存在的庞大问题。”

对斯嘉丽·约翰逊来说,接下《攻壳机动队》、出演女主角草薙素子是一个无需犹豫的选择。尽管笑称自己“对科幻市场一无所知”,但这个项目一开始就对她极具吸引力:女性主角领衔,没有浪漫感情线,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永恒的角色”——或许如今人工智能的发展已经让1991年诞生的故事设定不再显得那样惊艳和超前,但草薙素子的魅力并不因时代、环境的变更而减损分毫,因为“追寻自我的身份某种意义上是一件永恒的事”。

在电影的筹备期,斯嘉丽并没有选择去看当年的原版动漫,她相信这并非必要。不过多年出演漫威电影的经历,倒是很实用地帮了忙。

“我可以说比较幸运,因为拍漫威和其它一些电影有过很多打斗排练和武器使用,我是有基础的。” 

不过漫威大片练出来的把式对出演草薙素子还是不够,为此斯嘉丽又接受了包括武器专家在内对她的战术特训,其中很多人来自洛杉矶和纽约的警察局,此外还有武术、格斗训练等等。

同样是未来世界的超强女战士,同样是以紧身衣勾勒出优美线条的女神,饰演草薙素子却面临着与演“寡姐”完全不同的挑战,最核心的问题在于:再如何强悍的“寡姐”也依然是拥有各种小情绪的“人”,而草薙素子却是缺少人类情感的“赛博格”,生化人。

如何从“超级英雄”进化到“赛博格”,让斯嘉丽花费了不少精力去揣摩:“那些让我们之所以成为‘人类’的细微末节,这个角色通通没有。比如说,她站在那里听人说话,不会把手插进口袋里——也许她会做这个动作,但不会是像休闲的姿态那样——我想象这个人物不会去做任何非必要的事情,(拍摄中)我要一直保持这种意识。寻找这种身体上的表演细节是最有挑战性的部分。” 

对于草薙素子,斯嘉丽深受吸引:“她是一个成熟的女性,接受了自己作为英雄的命运,尽管这并非她所愿。她见证了人性最坏的一面并去拯救人性,做出无私的选择。”

 

“身为演员你必须相信自己”

戏里,草薙素子是故事的绝对主角、公安九课的精神领袖、全队最强生化人;戏外,“少佐小姐姐”也是无数科幻圈迷弟迷妹的元老级女神,属于各类盘点中绝对上榜的经典人物。自从好莱坞定下斯嘉丽·约翰逊出演真人版素子,争议就从未断绝,斯嘉丽也从一开始就背上了“毁原著”和“好莱坞洗白”的两大原罪,一直站在评论的风口浪尖。

对于这些压力,斯嘉丽的选择的应对方式是:专心工作。她认为演员在剧组应该相信自己的选择,按照自己的信念先去尝试,这样才能知道怎样演绎更对路子,及时调整。二十多年的演员生涯,让她练就了摒除杂音的能力。

“当你接下这么大的一项工作,你就已经有很大压力了,如果给自己太多杂音,那会让你分神。做好这份工作需要的是纪律、专注和信心。当你作为演员做出选择时,你必须相信自己,这样剧组的其他人才会相信你。”

《攻壳机动队》在新西兰和香港取景,剧组在新西兰呆了五个半月,大部分时间都在棚内,绿幕、搭建出来的巨大场景,“跟漫威的片场没太大不同”。也因此,在香港街头的实地取景让斯嘉丽很开心,可以从数个月漫长的绿幕生涯中,到多彩又明亮的异国街头放放风。

尽管电影被外界批评“卡司洗白化”,但在剧组中跟不同文化、语言背景的人合作让斯嘉丽对人类之间的“连接”非常触动。片中与她有很多对手戏的北野武,斯嘉丽评价他“非常好玩、很有幽默感”,而且有一次北野武不得不现场展示全套的日本茶道,让斯嘉丽和导演鲁伯特都看呆了。斯嘉丽还称自己与饰演巴特的皮鲁·埃斯贝克“情同兄弟”,两个人都有丹麦血统,是剧组里唯二的两个“维京人”。

 

“不管‘科技达人’的反义词是哪个,我都是那种人”

这些年,从漫威宇宙的“寡姐”到《超体》里的“终极U盘”,到如今的少佐草薙素子,曾经以“金发”、“性感”等标签为人所知的斯嘉丽·约翰逊,似乎在科幻电影的世界找到了自己的天空。究竟是科幻大导的格外青睐,还是斯嘉丽的内心所向?

“我是个容易上当的人,上那些野心勃勃充满热情梦想的人的当。”斯嘉丽开玩笑说道。

“当我接《超体》时,我知道吕克(吕克·贝松)已经为它筹划了十年,那个电影就是他的全部,所以我也很好奇鲁伯特(本片导演)想了十年的电影是什么样,如果和他一起去实现这个梦想应该很棒。剧本出来后非常的出人意料,整个概念非常宏大,所以我想:‘如果它行得通,电影会很棒,如果行不通,电影也会很古怪,那就试试吧!’”

“我不会说科幻题材是特别吸引到我的那个类型,或许只是这个题材会比浪漫喜剧给我更多的延伸空间。”

尽管出镜频率俨然是“科幻片一姐”,但斯嘉丽表示,自己私下对科技的进步并不感兴趣:“不管‘科技达人’的反义词是哪个,我都是那种人。我不用社交媒体,从黑莓手机换成iPhone对我就像一个耗时五年的过程。”

除了拍戏和家庭生活,斯嘉丽和丈夫(编者注:采访时两人尚在一起)还在巴黎经营着一间爆米花店Yummy Pop。卖爆米花的想法来自两个人还在约会的时候。如今她去巴黎时也会突然出现在店里,给顾客意外惊喜。她认为在法国,这样甜咸混合的口味是种“很美国的事情”,如果要推荐一种口味,她会推荐个人的最爱——车打奶酪加枫糖的“芝加哥混合口味”。

对她来说,生活中已经有太多事情在忙,所以对于新科技、新发明她“没有空间”。她并不恐惧先进的科技,只是“从不拥抱它”。

她自言是个更爱清静的人:“我坚信,如果我没有你的电话号码,我们不常联系,那么恐怕就是不想再见彼此了……至少是我不想再见到你。”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来源:凤凰娱乐

上一篇:“达康书记”美颜后超水嫩 身边的女星秒变迷妹(图)
下一篇:张学友谈不登《歌手》原因:质疑评委水平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