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朴子:- 外篇·文行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10 18:53:10

作者:葛洪

  或曰:“德行者, 本也;文章者, 末也。 故四科之序, 文不居上。 然则著纸者, 糟粕之余事;可传者, 祭毕之刍狗。 卑高之格, 是可讥矣。”

  抱朴子答曰:“荃可弃而鱼未获, 则不得无荃;文可废而道未行, 则不得无文。 若夫翰迹韵略之广逼, 属辞比义之妍媸, 源流至到之修短, 韫藉汲引之深浅, 其悬绝也, 虽天外毫内, 不足以喻其辽邈, 虽三光熠耀, 不足以方其巨细。 龙渊铅铤, 未足以譬其锐钝;鸿羽积金, 未足以方其轻重。 而俗士唯见能染毫画纸, 便概以一例, 斯伯氏所以永思锺子, 郢人所以格斤不运也。 夫斫削者比肩, 而班狄擅绝手之名;援琴者至多, 而夔襄专清声之称。 厩马千驷, 而骐骝有邈群之价;美人万计, 而威施有超世之色者, 盖远过众也。 且文章之与德行, 犹十尺之与一丈, 谓之余事, 未之闻也。 八卦生乎鹰隼之飞, 六甲出於灵龟之负, 文之所在, 虽且贵(疑有脱文)本不必便疏, 末不必皆薄, 譬锦绣之因素地, 珠玉之托虫奉石, 云雨生於肤寸, 江河始於咫尺, 理诚若兹, 则雅论病矣。”

  又曰:“应龙徐举, 顾眄而凌云;汗血缓步, 呼吸而千里。 故蝼蚁怪其无阶而高致, 驽蹇惊过己之不渐也。 若夫驰骤诗论之中, 周旋一经之内, 以常情览巨异, 以褊量测无涯, 始自髫龀, 诣於振素, 不能得也。 又世俗率贵古昔而贱当今, 敬所闻而黩所见。 同时虽有追风绝景之骏, 犹谓不及伯乐之所御也。 虽有宵良兼城之璞, 犹谓不及楚和之所泣也。 虽有断马指雕之剑, 犹谓不及欧冶之所铸也。 虽有生枯起朽之药, 犹谓不及和鹊之所合也。 虽有冠群独行之士, 犹谓不及於古人也。”

上一篇:抱朴子:- 外篇·百家
下一篇:抱朴子:- 外篇·正郭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