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齊書:之 - 卷二十二(李百药)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10 12:39:17

译文:

  李元忠,赵郡柏人人氏。曾祖父灵,魏定州刺史、巨鹿公。祖父恢,镇西将军。父显甫,安州刺史。元忠年轻时有志操,居丧以孝义闻名。袭爵平棘子。魏清河王元怿为司空,辟元忠作士曹参军;元怿升任太尉,又启奏朝廷,让他为长流参军。元怿后为太傅,很快受诏为营建明堂的大都督,再引他做主簿。元忠粗略地读过一些史书和阴阳数术,通晓鼓筝,加上爱好弹射,故有巧思。母亲逝世,辞职归家守孝。未几,相州刺史、安乐王元鉴请他做府司马,元忠以守孝为由,给以了拒绝。

  当初,因为母亲年老多病,元忠就专心医药,研习数年,就擅长方技。元忠宽仁忠恕,看到有病的,不问贵贱,都帮忙治疗。元忠的家境富厚,家里的人喜欢举贷求利,他就常常烧掉借约,免掉他人的债务。因此,极受乡人敬重。魏孝明帝时,盗贼蜂起,清河有五百人西戍,回家时经过南赵郡,由于道路被阻,一同投奔了元忠。人们送给千匹绢帛,他却只接受了一匹,又宰杀五头羊招待,最后打发家奴做向导,告诉家奴说:“如果遇上寇贼,你只说是李元忠派你护送的。”奴按照他的话去做,寇贼们都没有阻拦,这五百人便顺利地回家了。

  永安初,拜南赵郡太守,由于嗜酒没有政绩。适值洛阳陷落,庄帝幽崩,元忠便弃官回到了故乡,试图暗中组织人马,举起义旗。会高祖率众东出,元忠就亲自跑来迎接。他坐着露车,车上放着素筝浊酒,见到了高祖。并向高祖陈述纵横的策略,话语中显露了赤诚忠心,这便赢得了高祖的信任。此时刺史尔朱羽生据州阻兵,元忠先在西山聚集兵众,然后与大军会合,一下子捉住了羽生,并杀了他。高祖就命令他行殷州事。中兴初,除中军将军、卫尉卿。二年(532),转太常卿、殷州大中正。后来想到从兄瑾比自己年纪大,就把中正让给了他。不久加征南将军。武帝准备纳后,后即高祖的大女儿。帝令元忠与尚书令元罗前往晋阳行聘礼。每当高祖在宴席上谈论旧事,就拉着元忠的手,笑着说:“是这位逼迫我起兵的。”并赐给他一匹白马。元忠对高祖开玩笑说:“如果不逼迫您侍中,我会再找人举起义旗的。”高祖回答说:“举义旗的人容易找,只是像你这样的人不可遇。”元忠说:“只因这样的人难遇,所以我就不走了。”说着捋着高祖的胡须大笑。高祖也理解他的好意,十分敬重。后高祖奉送皇后,还在晋泽打猎,元忠马倒,身受重伤,当时就像断了气,好久才算苏醒过来。高祖亲自看视护理。这年,朝廷封元忠晋阳县伯,食邑五百户。后由于小小过失,丢掉了官职。这一时期,朝廷离心,义旗之举多遭猜忌。斛斯椿等认为元忠淡于名利,又不以时事放在心上,故不属嫌嫉之列。不久,兼中书令。

  天平初,复为太常。后加骠骑将军。四年(537),除使持节、光州刺史。时州内灾荒,人多菜色,元忠上表请求赈贷,待秋收后归还。朝廷同意,准许使用万石。元忠认为万石赈民,平均算来,一家只有升斗而已,徒有虚名,不救其敝,于是拿出十五万石进行赈济。事情完结后上报朝廷,皇上嘉奖了他。兴和末,拜侍中。

  元忠虽居要职,最初对日常杂事从不插手,而只以声酒自娱,且常常喝醉。大小家事,也是一点都不关心。园庭之中,种满了果树药材,亲戚朋友来访,一定留下喝酒。经常挟弹携壶,遨游里闾,饮酒作乐,怡然自得。常对身边的办事人员说:“我的年纪大了,身体衰弱,虽然久居显位,但还是阻塞了进贤之路。如果朝廷恩惠,还想用我的话,请安置在闲冗之中,好让我静静地度过余生。”武定元年(543),除东徐州刺史,元忠坚决推辞而没有接受。乃除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曾向世宗贡献蒲桃一盘。世宗则回赠给百练缣,还附有一短简,简称:“仪同之位仅次于宰相,学识胸怀,正直朴素,出藩入侍,历职要重。然而家无担石之积,室如悬磬,难道是轻财重义,只不过为奉时爱己而已。久已尊尚,嗟叹无极,恒思奖赏,有意无由。忽然收到送来的蒲桃,深受感动。聊以绢帛百匹,报答你的清德。”仅此一事,即可见世宗对他的敬重。孙腾、司马子如曾一同拜访过元忠,见他坐在庭院中的树底下,披着被端着酒壶,周围再无长物。元忠对二位说:“没有想到今天只有粗糙的饭食。”边说边呼妻出来,其妻衣不曳地。二位互相看了一眼,感叹着走了,马上给他送来了许多的米绢衣服,元忠接受了,却很快分发给了周围的人。三年(545),复以本官领卫尉卿。这年死,年六十。帝诏赠缣布五百匹,使持节、督定冀殷幽四州诸军事、大将军、司徒、定州刺史,谥号敬惠。早年元忠将要任官,梦见自己手拿火把走进了父亲的墓室,半夜惊醒,心情十分不好。早上起床后就告诉了塾师,塾师给他占了一卦,说:“大吉,这便是光照先人,你的官位终究是要显达的。”子搔继嗣。

  搔,字德况,少时聪敏,有才艺,通晓音律博弈。搔曾采集诸声,新造一器,号称“八弦”,时人称其思理。起家司徒行参军。任河内太守,使百姓安宁。入为尚书仪曹郎。天保八年(557)卒。

  卢文伟,字休族,范阳涿地人氏。为北方豪族。父敞,过继伯父假为儿子。文伟少时为孤儿,有志向,读了很多的经史书籍,喜好交游,年轻时便得乡里敬重。州郡辟举为主簿。年三十八,才被举为秀才。除本州平北府长流参军,劝说刺史裴俊依旧迹整修督亢陂,溉田万余顷,民得其利。其修整之工,裴俊一并委托给了文伟。文伟善于营理,加之巧使私力,使贫寒之家,很快富足起来。

  孝昌中,诏兼尚书郎中,这时行台常景上书朝廷请留文伟为行台郎中。当北方快要动乱的时候,文伟早在范阳城屯积了很多粮食,一出现荒灾,马上进行赈济,更是赢得了乡里民心。不久被杜洛周俘虏。洛周败,投奔葛荣,葛荣败,回到故家。韩楼盘踞蓟城,文伟率乡民屯守范阳,与楼对抗。朝廷便让文伟行范阳郡事。与士卒同甘共苦,分散家财,拯救贫乏,使得人人感悦,就这样防守了两年。尔朱荣派出将领侯深讨伐韩楼,平定了蓟城。文伟因功封大夏县男,食邑二百户,拜范阳太守。侯深便留下镇守范阳。尔朱荣被诛杀,文伟知道侯深不可靠,就引诱他出外打猎,然后紧闭城门不让进来,深无城镇守,只得前往中山。

  庄帝崩,文伟与幽州刺史刘灵助同谋起义。灵助攻克瀛州,留文伟行瀛州事,自己领兵赶赴定州,却被尔朱荣的将领侯深打败。文伟弃州,逃归本郡,仍然同高乾邕兄弟互为影响。适逢高祖来到信都,文伟便派其子怀道奉表陈诚,高祖高兴地收纳了他们。中兴初,除安东将军、安州刺史。此时安州没有宾服朝廷,文伟还是留居帅任,行幽州事,加镇军、正刺史。安州刺史卢曹也随灵助起兵,灵助失败,乘机占据幽州投降了尔朱兆,兆还是让他做刺史。文伟不能入州,便将郡所升格为州治。太昌初,迁安州刺史,累加散骑常侍。天平末,高祖命令文伟行东雍州事,又转行青州事。

  文伟轻财,爱交宾客,善于抚安,好行小惠,所以在任职之地颇得民心,虽有受纳,但吏民还能承担。经营资财,常感不足,致财积蓄,承候宠要,馈送不绝。兴和三年(541)死在州刺史位上,年六十。赠使持节、侍中、都督定瀛殷三州军事、司徒、尚书左仆射、定州刺史,谥号孝威。

  子恭道,宽厚温良,颇有文才。本州辟举为主簿。李崇北征,任命为开府墨曹参军。自从文伟占据范阳,多次经受寇贼之乱,也多亏了恭道时常协助父亲进行防守。七兵尚书郭秀一向与恭道关系密切,他有地位后,不断地向朝廷推荐,高祖也因此听到了他恭道的名字。天平初,特拜龙骧将军、范阳太守。在郡有德政仁惠。比父亲文伟早死。赠使持节、都督幽平二州军事、幽州刺史、度支尚书,谥号定。

  恭道子询祖,袭祖父爵大夏男。有术学,文章华丽,为后辈之俊。举秀才入京师。李祖勋曾设宴款待文士,显祖打发小黄门送书给祖勋之母说:“蠕蠕已被我们打败,为什么没有看到你们家的贺表?”使者站立一旁等候着。诸位宾客都作起表来,只一会功夫,祖询就写成了。后来有次朝廷大量地拜官迁除,一天之中就要很多的任官诏令。询祖站在东止车门外边,为二十多人作表,文不加点,辞文通畅。

  询祖初次袭爵为大夏男,有位高德朝士对他说:“大夏初成。”询祖应声回答:“暂得燕雀相贺。”天保末,以职出任筑长城子使。询祖自认为有才,心怀不满,于是毁容改装,像贱役一样,去见杨忄音。忄音说:“故旧都有合适的安排,惟有大夏未加处理。”询祖高声说:“是谁的过失?”来到役所,作《筑长城赋》,其中有:“板是紫柏,杵为木瓜,为何有此材而有此用?草青青而繁茂,满山遍地都是,如让十步而有一芳,我为什么要辞别那荆棘?”邢邵曾开玩笑地说:“你是少年才学富盛,生角的动物是不长上齿的,我以为你不会长寿的。”回答说:“询祖初闻此言,实在恐惧战惊,看到您老人家白发苍苍,才稍稍有些安心。”邵极其看重他的敏捷。由于他能言善辩,所以好臧否评价人物,曾对人说:“昨天东方欲晓之时,我走过和氏的门外,已经看见二陆两源,像槐柳一样整齐地排列着。”大概指的是彦师、仁惠与文宗、那延等人。邢邵高度赞誉卢思道,认为询祖赶不上。询祖说:“看到不能高飞的鸟儿借助羽毛,知道能升云天的鸟儿被剪除了翅膀。”毁谤每天都有,时论都鄙薄他的为人。长广太守邢子广看了二卢说:“询祖想效法祢衡,思道无冰棱文举。”后一改往日脾气。历太子舍人、司徒记室,卒于官。有文集十卷,后来都散失了。询祖曾为赵郡王之妃郑氏制作挽歌辞,第一篇云:“君王盛海内,伉俪尽寰中。女仪掩郑国,嫔容映赵宫。春艳桃花水,秋度桂枝风。遂使丛台夜,明月满床空。”

  恭道弟怀道,性格轻率,喜好饮酒,却极有追求。因父守范阳的功劳,赐出身为员外散骑侍郎。文伟派他带着奏启拜访高祖。中兴初,加平西将军、光禄大夫。元象初,行台薛王叔向朝廷推荐行平州事,又召征到高祖的霸府。兴和中,行汾州事。怀道参预了举义,高祖待他们极好。出任乌苏镇城都督,死于任上。

  怀道弟宗道,性情粗鲁,讲义气。历职尚书郎、通直散骑常侍,后行南营州刺史事。曾在晋阳置酒设宴,引来满坐宾客。中书舍人马士达看着那位弹箜篌的女妓说:“手十分纤细。”宗道便将此婢送给了士达,士达坚决不收,宗道就下令家人假意要将她的手臂砍下,士达无可奈何,也就接受了。宗道准备动身前往营州,就在督亢陂大会乡人,杀牛备酒聚饮。有一旧门生喝醉了酒,谈话之间,稍有疏失,宗道就下令将他沉入水中。后由于残酷滥杀而被朝廷除名。

  李义深,是趟郡高邑人。祖父李真,是魏代中书侍郎。父亲绍宗,任殷州别驾。义深博学阅读了许多经史典籍,有治世之才。出仕首任济州征东府功曹参军,几次加授至龙骧将军。义旗初举,在信都归附高祖,被任命为大行台郎中。中兴初年,任平南将军、鸿胪少卿。义深见氽朱兆兵力强盛,便背叛高祖投奔氽朱兆。氽朱兆被荡平,高祖宽恕了义深的罪过,让他做大丞相府记室参军。多次升任左光禄大夫、相府司马,在任上很称职。改任并州长史。当时刺史可朱浑道元不亲自处理具体事务,民事多交给义深办理,义深办得又好又快。后又任大丞相司马。武定年间,拜任齐州刺史,喜好财利,收受了不少财物。天保初年,代理郑州刺史,改任代理梁州事务,不久拜任散骑常侍,为阳夏太守。段业状告义深在州中聚敛财富,义深被软禁,送到梁州追究处理,未结案。三年后,得病死于软禁之所,时年五十七岁。

  儿子驹騌,有辩才,曾任尚书郎、邺县令。亘迎初年,兼任通直散骑常侍时出访肿,被迷人称赏。后任寿阳道行台左丞,与王琳等人同时陷落。周末逃回。开皇初年,任永安太守。在任绛州长史时去世。

  儿子正藻,聪敏而有才干。武平末年,任仪同开府行参军、判集书省事。因父亲驹騌陷没在速,正莲便称病辞职,因忧伤思虑遇度而消瘦,居住饮食好像处于丧礼之期,人们都称赞他。隋朝开皇年间,历任尚书工部员外郎、垫屋县令。在任宜州长史时去世。

  驹騌的弟弟文师,曾任中书舍人、齐郡太守。

  羞迳兄弟七人,多有学问志向。第二弟同轨以儒学知名。第六弟稚廉另有传记。

  盏遝有一族弟名叫控盛。曾祖父奎型,是墓中书侍郎。控盛从小就有风度气派,继承家业,粗通礼学义训。又喜好音乐,撰写《乐书》,近百卷。馥武末年,任尚书左丞。玉堡初年,去世。赠值业刺史。

  史臣曰:元忠原本出身寒素,闻习教义,有讲人伦的美誉,未被作为纵横家赞许。时值庄帝驾崩,群胡作乱,有志向有能力的人都希望为王师效命。待到高祖束进,事遂心愿,一遇雄姿。便披肝沥胆,以石投水,岂能徒劳无益?既已享受功名,最终知足止步,进退之道,由此可观。塞伟德高望重,早有志向,危难之际,终遇英雄之主,虽未达到理想的高位,但也是朝廷重臣之一。趔旦词情艳发,早著名声,自负有才华地位,肆意骄矜,京华人士,没有不怕他的舌头的。还未闻达,便英年夭折早逝,如果能长寿的话,境遇顺利会不可限量。

  赞曰:晋阳、大夏,文质彬彬。履行仁义,感动风云。卢塞伟以经商为羁绊,奎五盅以喧嚣为祸患。操守始终如一,清浊分明。盏盗参赞,有不及忠良臣子之处。

 2/2   首页 上一页

上一篇:北齊書:之 - 卷二十一(李百药)
下一篇:北齊書:之 - 卷二十三(李百药)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