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界高速道口3天劝返3251人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20-02-14 09:58:55     来源: 上海市人民政府网

省界高速道口3天劝返3251人

  “请出示身份证件,目的是什么,住在哪里?”

  “我回上海工作的,这是填写‘健康云’的二维码,这是公司快递给我的开工证明。”

  昨天14时许,G60沪昆高速公安检查站,民警正对一辆小客车进行检查。医护人员测体温的同时,民警用警务PDA核验车上人员信息,辅警和志愿者要求驾驶员打开后备厢检查。

  检查一辆车至少5分钟,等待的车辆渐渐排起长约一公里的队,检查站迎来一天的客流高峰——尽管如此,道口车流量比去年同比仍然下降了一半。

  道口8条车道全开,每一辆车、车上每一个人,必须全部检查。从2月10日0时至2月13日0时,上海9个省界高速检查站已累计劝返车辆1781辆、人员3251人。

  有序复工,专开货车检查车道

  “有口罩吗?你先把口罩戴起来!”14时许,一辆浙A号牌的货车驶入检查站,车上只有一名司机。松江公安分局新桥派出所增援道口民警要求司机出示证件,卫生防疫人员上前测量体温。

  “到上海干什么?”

  “来运货的。”

  “到哪里去运?”

  “嘉定吧,老板给了我一个地址,一路导航过来的,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前两天刚上班,这是第一次来上海。”

  “你先把车停到前面应急车道,给你的老板打电话问清楚。”民警用警务PDA查验了驾驶员何先生的身份信息,发现他在上海没有任何居住和登记信息。

  车辆被引导进入复查点。打完电话,何先生终于报出具体地址:“老板说我们之前报备过了,具体情况我真不清楚。”

  “你有运输通行证吗?”在民警提醒下,何先生才想起随车有张“上海市物资保障通行证”,随后还拿出来途经其他省市的相关证明文件。核实完文书,货厢被要求打开。民警登进货厢,检查确认只堆着几排装货的空框。15分钟后,这辆货车被放行,民警还提醒何先生把通行证放在车前,装货时“一定要戴好口罩”。

  8条车道上,无论大货车还是小轿车,每辆车都在执行同样的检查程序。道口升起的无人机,正实时传输道口周边车辆排队的情况。各大高速入沪道口的防疫查控工作连日来不断升级。除检查入沪人员在“健康云”上填报信息、查验身份证件、测量体温之外,后备厢、货厢也成为必查项。

  三天前,就在这里查获了上海首例藏在轿车后备厢企图躲避检查进入上海的人员。G60沪昆高速公安检查站副站长顾振说,发生这样的案例也说明道口检查必须“不遗漏一个安全死角”。

  “这个标志处是500米,现在车流已经排到后方,整体排队长度将近1000米。”14时30分许,道口进入一天中的车流高峰,顾振在检查站指挥室内查看周边交通情况:“去年春节后,这个道口一天最高流量能达到3万辆,今年最高也就去年的一半,平时才五六千辆。”

  随着企业有序复工,排队的车流中,各类货运车辆较记者此前在道口采访时明显增加。顾振也确认了这样的变化,“检查一辆货车的时间肯定比轿车长,所以我们专门开辟了两根货车检查车道,减少对其他车辆通行影响。”

  一前一后护送劝返车辆出省界

  14时20分许,一辆浙江号牌车辆进入检查站。驾驶员陈先生由浙江临海返沪,他在松江开了一家小型加工厂,车上共载5人,全是厂里员工。

  核验相关证件和陈先生提供的工厂执照、租房合同等文书后,为便于卫生防疫人员检查,民警让乘客下车逐一测温。坐在副驾驶的女乘客体温略偏高。“你在旁边站一会儿我们再测一次。”卫生防疫人员安抚这名不断重复“我肯定没发烧”的中年女子:“你们是一路开着空调过来的吧?我们平时检查这样的情况不少,等下再测一次。”几分钟后再测,体温正常,车辆放行。

  根据规定,上海在道口对“无固定居所、无明确工作人员”劝返。在道口,入沪车上的人们提供的证明文件五花八门:有些企业提前准备敲上公章的“复工证明”快递给员工随身携带,有些公司则开具了缴纳社保证明,还有些人干脆连租房合同也带在身边。对于林林总总各类文书证件,只要道口民警核验后与警务PDA登记的相关信息匹配,都认。“但外地开具的健康证明我们没办法确认,毕竟新冠肺炎有潜伏期,提前开具的健康证明很难保证。”

  严查不等于无情。入沪车辆中,有些是父母带孩子或年轻人带老人的情况。“警务PDA能查询证实他们的亲属关系,我们不要求老人或孩子有固定居所或明确工作的证明,这既不现实也没必要,户籍关系可以证明。”

  14时30分许,一辆皖牌轿车驶入检查车道。“到上海干什么?”“上班的。”“居住地在哪里?”“隆昌路660号。”司机的回答很流利。但民警用系统查验了他的身份证以后,发现他在上海没有任何居住和登记信息。按照规定,民警对他进行了劝返。

  当这辆车折返时,在检查站一旁待命的警车和城管车辆迅速发动,一前一后护送这辆车到前方道口下高速调头驶出上海省界。“劝返时大部分人理解,但也有不配合的。”顾振告诉记者,之前有一名湖北籍货车司机,听到进上海后要隔离14天,产生抵触情绪。“两个民警给他做工作,后来联系他老板,反复折腾了4个小时,他才同意离开。”

来源:上海市人民政府网

上一篇:适症药物候选疫苗加速“冲刺” 上海实施6个应急科技攻关项目
下一篇:沉甸甸的清单不只是数字 全球多个友城向上海捐赠防疫物资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