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图书馆30余万册古籍加速衰老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3-03-05 09:56:01     来源: 搜狐公司



  据国家图书馆统计,全国拥有古籍总量超过5000万册,而2006年时,全国图书馆古籍修复人员不足100人,最快也需近千年才能完成1000万册的修复工作。

  “欠账太多”不被重视

  珍贵古籍百年难修完

  2007年,“中华古籍保护计划”启动,国家图书馆开设了纸质文物修复培训班培训专业人才,博物馆、图书馆内部的专业古籍修复人员增长到了400余人,但与大量亟待修复的破损古籍的数量相比,人数还是显得太少,远远无法达到供需平衡。数百修复人员应对千万册古书,谁来接力这场与时间的“赛跑”成了最大的难题。

  造成这样的问题,也许是因为历史上“欠账太多”。“我们从2007年才开始摸家底,全国大规模地普查、清点古籍数量,从时间上讲确实滞后了。”梁晋保说。此外,这与有关方面对古籍保护的重视力度不够也不无关系。

  修补那些经过千百年岁月沉淀的古籍,更像是给脆弱的古籍做一场外科手术。比如说,修复人员最终补在破洞上的棉质补片,边缘仅能比破洞大1.2毫米。可即便是细致严谨到如此程度,与国外的修复水平相比仍有很大差距。梁晋保介绍,国外修复专家学历、素质都极高,大多拥有硕士、博士学位,对待那些百年以上的古籍,他们讲究修旧如旧,破损处的纸质成分尽量与原书保持一致,用肉眼看不出修补痕迹。“我们都留着修补痕迹,古书中的字迹有空缺也只能空着” 。

  专业技术缺乏认证

  行当被神秘边缘化

  让一部残破古籍变得平整光洁、恢复元气,最关键的就是心细如发、手法精准。因为过硬的绘画功底,西安美院油画系毕业的薛继民在年轻一辈中,修复技术算是很好的,修书非常得心应手。但在梁晋保看来,修书不能只做修修补补的修书匠,还需要对历史知识、古文内涵、古籍版本有一定程度的研究,才能在这一领域提升水平,真正成为古籍保护专家。

  在国内诸多图书馆年轻古籍修复人才断档问题相当严重之时,陕西的情况还比较令人欣慰,30岁出头的年轻人约占一半,不少人都是精力充沛的“80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重复劳动,年轻人能耐得住寂寞冷清很不容易。不过,大多数人还在修书匠的初级阶段停留着,距离那种懂得分辨书籍的年代、历史、门类的古籍版本识别专家还差得很远。省图书馆特藏文献部主任杨居让堪称古籍识别专家,能很快识别出古籍的年代版本等信息。但从整体水平来看,省内对古籍版本及修复等相关理论研究一直相当弱势。

  目前,省图书馆古籍修复人员来源多是高校历史专业本科生及研究生,可以说,国内所有古籍修复人员都是拥有特殊技术的人才。遗憾的是,目前国家却没有给他们设置相应的技术职称评定等级,这一领域的空白,使得古籍修复人员无法参评职称,无法得到社会认可,这也成为制约修复人才后续发展的关键一环。梁晋保呼吁,希望国家尽快建立文献修复师的资格认证机制和职称评定机制,制定出规范的行业标准,使得整个古籍修复不再那么神秘和边缘化。 记者 职茵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收藏界的立场,也不代表收藏界的价值判断。
 2/2   首页 上一页

上一篇:武汉图书馆“学雷锋、三关爱”志愿活动
下一篇:百余大学生为占座图书馆睡一夜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