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图书馆学研究对象的困惑与反思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09-01-11 19:34:51     来源: studa.net


由此看来,图书馆学基础理论被人们所关注,也仅仅只有50余年的历史,而这50余年中近20年为最活跃期。那么这20余年图书馆学基础理论研究又是什么样呢(注:这里的图书馆学基础理论与其研究对象是不可分的)《对图书馆学研究对象认识的分析》一文认为:“20世纪80年代的图书馆学基础研究由于没能(实际上也不可能)解决图书馆事业发展所面临的困境,要求理论研究从思辨玄空落到现实中来的呼声急切,人们自觉或不自觉地放弃了对科学理性的追求,图书馆学基础研究从此陷入低迷徘徊的境地。短暂而略有建树的实践应用研究(如发展战略研究、文献资源建设研究等),由于只是图书馆学人的‘纸上谈兵’和‘一厢情愿’,并引起政府甚至同行的认可和践行,因而这个所谓的‘结合点’实际上并没有解决好图书馆理论与图书馆实践的有机结合问题,更不消奢望能解决图书馆学的学科建设问题,事实上也没解决好图书馆事业发展的大计问题,图书馆固有的模式和运用方式都未见有根本的转变。”[10]图书馆学研究的技术化倾向甚嚣尘上,基础研究被技术的迷信和狂热所湮没。然而在新世纪黎明醒来的每一个有学术良知、有理性的图书馆学人都不会否认这样一个现实“技
术手段无论如何先进,功能如何强大都不能解决图书馆学生存与发展所面临的严重危机,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图书馆事业生存与发展所面临的严峻挑战。图书馆学理性的回归是历史的启迪和现实对我们的呼唤。我们有必要对图书馆学的认识历程进行重新认识和反思。”[10]
由于图书馆学基础理论一直生活在一种技术化、技能化的环境当中,一直被所谓“指导图书馆实践”的绳子所束缚,对理性、对思辨、对精神的探求被认为是脱离实际,很少有人觉悟到图书馆学应该基础理论研究与实际应用研究并重,融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于一炉,因为图书馆学不仅是“馆”学,而且是“人”学。21世纪的今天,人们还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这不能不说是图书馆学的一个悲剧。2003年10月23日,中国图书馆学会第四次图书馆学理论研究讨论会在郑州大学举行,会议争论的一个焦点就是图书馆学研究是否与实践相脱节,并形成了明显的两派人马、两种观点。一方是以图书馆工作人士为主的“实践派”,他们认为当前的图书馆学理论研究不能指导实践,理论脱离实际;另一方被称为“学院派”,以来自于学校者居多,他们认为理论不存在脱离实践之说。
今天的图书馆学研究对象之争,其实质就是图书馆学基础理论问题的再现。应该说,这场争论是非常好的,是符合客观规律的。不但不应该“搁置”,而是应该进一步扩大。并以此为契机,彻底解决一些图书馆学基础理论中悬而未决和模糊的认识,为图书馆学的发展扫清障碍。

 4/4   首页 上一页

上一篇:图书馆学研究的现状、问题及发展趋势探析
下一篇:2001-2004年儿童图书馆学研究述评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