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建设中国当代地方文献资源体系的再思考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0-07-22 18:03:30     来源: 《图书馆》

[摘要]无论从当代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来看,还是从地方文献工作自身改革的需要着眼,地方文献工作者必须改变传统观念,把握社会需求,转换专业视角,运用法规武器,整合社会资源,统一工作思路。当代地方文献多角度地呈现出自己的文献特点和时代特征,具有较高的应用价值和宽广的受众群体,地方文献工作者需要走出“围墙”,在《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等法规指导下,与全社会共同构筑地方文献资源体系。

    笔者曾在2003年发表《构建当代地方文献体系的几点思考》, 提出了地方文献工作在进人信息化时代后如何应变经济社会的发展而须更新自己的几个观点。嗣后,在试图搭建当代地方文献体系的资源框架时,又进一步梳理了许多实际问题,从而意识到,要建成充满时代活力,适应时代需要的文献服务体系,地方文献工作必须进行自身的改革,系统构建跳出传统概念的新的资源体系。
1凝聚对于地方文献的现代认识
1.1认识扭曲的关键是“厚古薄今”
    “地方文献”一直是中国图书馆人一个矛盾交集的心结。在地方文献的定义和收藏指导原则方面,民国时期杜定友提出的地方文献资源的本地“内容、人物、出版物”三原则影响延续至今,解放后对此争论很多,但至今尚没有统一的认识。然而在定义之外,一个更通常的问题却让我们视而不见。在图书馆的工作门类分布中,地方文献常常被人们分在占籍的大类里,通常称做“古籍和地方文献”,许多图书馆也把地方文献工作归在古籍部或特藏文献部里。2004年
10月,国家图书馆在北京举办了首届“地方文献国际学术研讨会”其主办者,是国家图书馆古籍部,在会议论文集的前言里更是明确其定义为“以地方志和家谱为主要代表的地方文献”。一个实践性很强的学科分支,不吸收时代与实践的发展成果,闭着眼睛依然遵循着七、八十年以前的“古训”研究当代问题,可悲可叹!笔者认为,社会已经发展到人们可以借助各种现代工具和方法重新审视自身的历史和生存环境的时代了,观时滚滚丽来的文献大潮的后面可能还有更大的源流蓄势待发,如果我们没有这样的宏观视野和思想准备,眼睛依然盯着古籍中的家谱和方志,图书馆的“边缘化”必然加剧。在地方文献领域里,尤其足资源和研究方面,“厚古薄今”的思想就象藏书楼观念一样根深蒂固。2007年lO月国家图书馆古籍部在第二届地方文献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编印的《论文汇编》收文98篇(包括3篇提要),其中研究内容完全在占籍(指民国以前)范围内的文章达59篇,其余39篇文章中22篇是工作方法手段的研究,14篇泛论古今中外文献资源的研究,2篇是理论研究,只有1篇名为《特殊年代之特殊方志》的文章研究指向是20世纪5O年代的“新修方志”。文章的作者有一段发人深思的话:“回顾我国近代方志纂修的历史时,5O年代的这段方志似乎被淡忘了,连同它那简单而朴素(的)载体,被后人遗忘在尘封的档案中。”作者说得比较客气,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是地方文献研究领域中学术精英们的惰性和偏执;二是以往年代里现代研究中的众多雷区把人们的研究思维不自觉地禁锢了起来,这种“保险”思维延续至今。今天我们打开窗户看看,社会生产的文献堆积如山,无论形式还是内容,其丰富程度令人目不暇接,如果我们依然不准备把它纳入研究视野,这就不是科学态度,而是逃避现实逃避困难的一种借口。
1.2认识偏差的其他表现
    除了“厚古薄今”的认识之外,对于地方文献资源,界内还有许多认识的偏差。一是“宁缺勿滥”。许多单位文献征集范围非常狭隘,只收历史性文献而不收现实性资料,只收记录性文献而不收实用性资料,只收静态的综合性文献而不收动态的连续出版物。更有些馆除了方志、年鉴、统计材料和谱牒等综合文献之外,其余一概拒绝这就使大批充满泥土味的新鲜材料与图书馆失之交臂,这种颇为清高的抱残守缺观念除了把大批读者拒之门外还能得到什么?二是“宽泛无度”。把本地籍贯作者的作品大批收来束之高阁,而不论其“用”;把本地的出版物也拢括到一起上架,而不究其“便”。这样设置的“地方文献专架”,实质上就把读者利用文献的权利给剥夺了三是“供而不用”。笔者曾做过调查,不少图书馆将地方文献用展览形式呈现给公众,或是给名人设置专架,在文献和读者之间隔着一层华丽而严密的墙,让读者敬而远之,如同社会普遍存在的“作秀”一样。上述这些认识和做法都抹杀了地方文献的生命力,是藏书楼观念的复萌。

 1/4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广西壮族自治区图书馆地方文献资源数字化建设中的几个问题
下一篇:关于建立地方文献专题库的构想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