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期河南的儿童图书馆掠影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7 12:24:12     来源: 《河南图书馆学刊》2011006期

陶善耕

(河南省图书馆,河南 郑州 450052)

关键词:民国;河南;儿童图书馆

摘 要:本文依据史料,论证民国时期河南的儿童图书馆业态,包括儿童阅览室的萌生和独立建制的儿童图书馆的发端;分析相关理论研究动向,及其儿童图书馆掠影消逝的原因。

中图分类号:G258 文献标识码:G 文章编号:1003-1588(2011)06-0091-05

1898年,汲县知识界创办读书组织“经正书舍”。发起人李时灿在《约目》中写道,“将来入会诸友或出仕游学,及有故不能与会,准其子弟入会”。[1]可以揣想,“子弟”中应有未成年者。当然,河南公共性质的儿童图书馆从无到有的突破,则发生于民国时期。

1 公共图书馆设置儿童阅览室

1924年创立的南阳县立第一图书馆,是河南首家同时设置普通阅览室和儿童阅览室的公共图书馆。[2]这与创办人张嘉谋的社会教育理念密切相关。1917年,张嘉谋向省参议会提出《陈请扩充图书馆案》,强调“应参照”重视儿童阅览的“京津章程”。[3]据当时媒体披露,所谓“京津章程”的核心,就是向包括儿童在内的所有读者开放。譬如京师通俗图书馆,“添木牌二十四块,以儿童所阅书目裱于牌上”。一方面,培养小读者“领书必循次序,阅览必须正坐,放置必须整齐”的习惯;另一方面,根据“儿童阅览以名胜写真幼樨对画为最多,童话教育画次之,小说传记又次之”的调研结果,来充盈陈列。[4]

南阳县立第一图书馆效仿的就是“京津章程”,在关注成人阅览的同时,也重视儿童阅览室的宣传和管理。后来成为大学问家的南阳人董作宾,曾撰写《读书与吃饭》的文章,引导在学和失学儿童到图书馆阅览。不久,他又担当儿童阅览室的义务管理员,热情辅导小读者读书。[5]

1927年,河南省主席冯玉祥指令将省政府大门以内、二门以外辟为平民公园,以显示北伐胜利后官民屏障的冲决。内设的平民图书馆,有普通、儿童、妇女三个阅览室。其《儿童阅览室规则》晓示:“本室备有关于儿童之图书,自七岁至十四岁之儿童,均可入室阅览”,“阅览人欲阅何种图书,须向指导员领取,阅毕后仍交指导员收回”;告知:“阅览人所阅之图书,当加意爱护,如有损失,应负赔偿之责”,“在阅览室内,不得高声朗诵,不得任意喧哗”,“不得任意涕唾,不得任意食物”,“无论何种图书,不得涂抹,不得私自取去”。[6]当时,管理平民公园及平民图书馆的只有三人,为省政府编制,着统一的蓝色制服。省立第一女师毕业的秦婉如为其中之一,她很可能是河南第一位儿童阅览室的女性管理员。[7]

河南图书馆的单设儿童阅览室,则经历了一番跌宕。1928年,何日章馆长考虑到“以天真烂漫之儿童,与严重静默之成人同居一处,双方均感不便”,在开封文庙街的阅览处(与河南学生第一图书馆同址)开辟儿童阅览室,并以“初学儿童经一小时训练即能检字”的四角号码法编制书目。[8]同年,河南学生第一图书馆改办河南市民图书馆,[9]儿童阅览室随之消失。1932年8月赴任的井俊起馆长认为,“以性喜活泼之儿童,与成人同室阅览,诸感不便”,于是年11月“将儿童阅览室重新恢复”,并“添购新书,以供儿童之阅读”。[10]

自此,儿童阅览室一直是河南图书馆的常设窗口。需要提及的是,开封沦陷后,日伪拼凑的伪河南图书馆,仍存有儿童阅览室。[11]

当然,从总体看,民国时期河南的公共图书馆设置儿童阅览室的比例甚微,许多馆甚至毫无儿童读物。诸如“新书全缺”[12]的批评,“应订报纸杂志及儿童读物”[13]的忠告,在1932至1933年的教育视察报告中屡见不鲜。此后,情况有所好转,不少县级图书馆或民众教育馆陆续购置儿童读物。如宝丰县图书馆,“有‘万有文库’、‘小学生文库’、‘乙种词源’及社会教育、小说等4000余册”;[14]夏邑县民众教育馆图书部,“近更增添小学生文库一部,民众万有丛书一百册,及浅近之民众读物多种”。[15]

2 设立独立建制的儿童图书馆

在“五四”运动的影响下,1920年,开封的“河南少年宣讲团”公开声明,“以普及教育起见”,“办各种平民义务学校,并立阅书报社”。[16]这个“阅书报社”,应是河南依靠社会力量创办公共性质的儿童图书馆的首次尝试。

1922年,河南省教育厅为规范学务,在开封孔庙前院设立“河南学生第一图书馆”,“专供各校学生之浏览”。1923年,该馆奉令筹备博物馆,征集“碑帖,标本丝绸,五谷以及各地之特产”。[17]前后存在六年的“河南学生第一图书馆”,虽不为儿童专办,但毕竟为小学生敞开了阅读之门。其辅以实物陈列的做法,为当今儿童图书馆的运作提供了借鉴。

 1/5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构建盘锦少儿图书馆区域性文献资源联盟之构想
下一篇:论新环境下少儿图书馆服务创新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