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丕烈与版本目录学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7 11:55:15     来源: 《河南图书馆学刊》2011003期

范 伟

(延津县图书馆,河南 延津 453200)

关键词:黄丕烈;版本目录;目录学

摘 要:黄丕烈清代著名的藏书家、目录学家、版本学家、校勘学家、出版家。为此,结合黄丕烈的版本目录学最初实践,论及其目录学思想,他创立的许多古籍整理方法,开辟了许多版本目录方法的先河,对后世目录学发展有着重大的影响。

中图分类号:G25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1588(2011)03-0163-03

1 黄丕烈其人

黄丕烈(1763—1825),字绍武,又字荛圃、荛翁等,号有抱守老人、荛圃主人、士礼居主人等,长洲(今江苏苏州)人,是清代著名的藏书家、目录学家、版本学家、校勘学家、出版家。其室名有百宋一廛、学耕堂、县(悬)桥小隐、学圃堂等。乾隆五十三年(1788)黄丕烈二十六岁时考取南京举人。嘉庆六年(1801)三十九岁入都,后归故里。[1]黄丕烈一生酷爱古本书,不仅喜欢读书,买书、藏书,同时还校书。他的藏书斋室楼名极多,先是有学耕堂,以后又陆续有百宋一厘、土礼居、求占居、陶陶室、学山海居、读未见书斋等。黄丕烈好宋刻,所藏宋版多达百部,顾莼颜其室曰:“百宋一廛赋”,顾千里为作《百宋一廛赋》,并雅称黄为“佞宋主人”,黄丕烈欣然认可,且以自号,由此引起藏书史上无数趣闻轶事:先是海宁吴骞欲以“千元”敌黄丕烈之“百宋”,故名其斋为“千元十驾”,然犹以无足够宋刻本为遗憾,后吴氏觅得宋版“临安三志”百卷,遂镌“临安志百卷人家”一印以自慰。同时他还建荛圃,广招四方与其志同道合的名士,象钱大昕、段玉裁等,“相与谈讌其间。”黄丕烈读书不仅精纯,且以六经为根底,加以和同好商讨目录学家。尤其于目录学上的成就更为突出。

2 黄丕烈版本目录学思想

版本目录是古籍版本鉴定工作的总结和记录,是古籍整理成果的结晶。黄丕烈对于这种目录体例的确立和发展,有着突出的贡献。[2]黄丕烈非常重视版本目录的编撰。“藏书不可无目,且不可不载何代之刻、何时之钞,俾后人有所征信也。”可见黄丕烈业已把编撰目录当做了藏书家的责任,并认为编撰目录的目的在于“俾后人有所征信”。①广搜异本,勤于校勘。每若获得一书,便日夜校雠,详细研索,认真订正。他说:“今人校书多据宋本,亦有高下之别。即如《说文》,汲古阁校刊据宋本,而钱君(景开)所据以校汲古阁本者又为麻沙本。是二本者,安知不有瑕瑜耶?金坛段君玉裁,为今之名儒,取钱君校本于宋本之谬者旁末之,诚为有识。然余将近时传本展阅,亦有一二可据,何必过信汲古阁之本而没有其善也。”这种择善以从的主张,正是其独见之处。黄丕烈精于鉴别,经其判明先后,甄别真伪,殆可不凿而定,因此他被洪亮吉举为清代“赏鉴”一派藏书家的代表人物,后世以此为特征的藏书家莫不奉黄为宗。如王欣夫先生评曰:“黄丕烈的流派,先有常熟之张,又分为瞿、杨、丁、陆四大藏书家。”[3]而其余脉,更有缪荃孙、潘祖荫、莫友芝、叶昌炽、邓邦述等,影响纷延至今,甚至占有主导地位。所以黄丕烈的贡献已远远超出他的丰富收藏和精熟鉴赏力。②校书三原则。黄丕烈从二十八岁开始校书,至终校的不下百数十种,成为校勘札记的有:《周礼札记》、《国语札记》、《战国策札记》、《山海经校勘记》、《伤寒总病论札记》等。为了把书校精,还制订了三条原则。第一,过临校记,即把各家对某书的校勘所得,集中在一起,以供参考;第二,严守家法。采取以“死校”为主的传统方法,兼之以“活校”;第三,借助他山。善于运用专家之长不己之短,经常请教名流学者为之校书,或共相参订。由此可见,黄丕烈于校勘工作,下过一番功夫,继承了先贤并加以发展。王大隆(1900-1966)辑《荛圃藏书题识续录跋》四卷杂著一卷,收录黄丕烈散记于各书中的题识,王氏学礼斋民国廿二年(1933)刊蓝印本。该书中记载“(黄丕烈)每得一书,必丹黄点勘,孜孜不倦,务为善本留真,以待后人之研讨,存古之功,自不可没。”此论实属公允。黄丕烈在长期读书、藏书、校书和刊书的实践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鉴别古籍版本的经验与理论,这些都容纳在他撰的大量题跋、题识里。经其题跋的书,计有九百种以上。他说“识书之道,在广见博闻,所以多留重本”。黄荛圃题跋与众不同的最大特点是喜谈藏书授受源流和得书经过。余嘉锡讥之为“卖绢牙郎”,对这种风格持批评或贬责态度的人不少,认为他与骨董商、掠贩家无异。其实黄跋的这方面独特内容和风格还是有意义和价值的。黄跋不仅喜详述得书经过,而且还尽情地表现自己的心态,以及日常生活起居中的琐事,多一时兴到之语,尽管无规无矩,但读毕细想,终究还是围绕着书在谈。③“古书原委,必借他书以证明之。”凡旧版模糊处,最忌以新版填补”。另外值得称道的,他还刻过《士礼居丛书》十九种,计一百九十四卷。其中宋本《郑氏周礼》、《仪礼》、天圣明道本《国语》、剡川姚氏本《国策》,皆为罕见之书。卷后所附札记,诠释音义,纠正谬误,尤为校勘学家所翘楚。黄丕烈在编制书录和撰写题跋方面的成就素为学者所重视。尤其所撰题跋,可谓独树一帜。

 1/3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典籍中的“高山流水”
下一篇:论公共图书馆文献资源建设的优化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