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杜定友对四库分类法的批判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7 10:27:52     来源: 《河南图书馆学刊》2011001期

杨恒平

(广州大学图书馆,广东 广州 510006)

关键词:杜定友;四库全书;分类法

摘 要:杜定友先生是我国近现代图书馆学的开创者,所著《校仇新义》是其代表作之一,书中对四库分类法的批判惹人瞩目,认为四库分类法过于囿于成见,以至于经无定义,子不成家,史不以时,集而无物,但他并未完全否定四库分类法,主张新的统一分类法必须考虑到中国古籍的特殊性,新旧合流,对四库分类法加以改造,使之更合乎图书分类的实际情况。

中图分类号:G25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1588(2011)01-0137-03

杜定友先生(1898-1967)祖籍广东南海,生于上海。他筚路蓝缕,屹屹穷年,一生专心于图书馆事业,笔耕不辍,著述甚富,是我国近现代图书馆学的开创者、奠基人,与刘国钧先生一起被世人称为“北刘南杜”,在图书馆基础理论、目录学、分类法、汉字排检及图书馆建筑等领域卓有建树。

在他丰富的图书馆学著述当中,《校仇新义》一直被认为是其极具有代表性的著作之一,该书的内容企图打破中国古代旧有的目录学思想桎梏,向世人灌输和宣扬西方崭新的图书馆学,其中对四库分类法的批判尤其惹人瞩目,甚至可以用“尖刻”来形容。他认为四库分类法脱离了图书分类原则,不详尽,不概括,没有预见学科的新发展,四库分类体系之所以得以自唐而后没有改者,并不是其分类体系如何之完善,而仅仅因为历代朝廷皆以此分类法颁行天下,属下官员又一向都是乐于奉行,惮于更易,故使四库分类法行之近千年而不张改。正是基于此,他针对四库分类各门目分别进行论之,辨其是非得失,给予了中国古代传统分类法一个较为客观公允的评价。

1 四库所部无乃繁博

我国古代的四库分类法源于西汉刘歆的《七略》,即《辑略》、《六艺略》、《诸子略》、《诗赋略》、《兵书略》、《术数略》和《方技略》,班固《汉书·艺文志》、刘宋王俭《七志》、梁阮孝绪《七录》皆承其绪,到西晋苟勖《晋中经簿》始分“甲、乙、丙、丁”四部,后李充重分四部,五经为甲部,史记为乙部,诸子为丙部,诗赋为丁部,始有以经、史、子、集(诗赋)之名冠于四部,自此至清《四库全书总目》,我国图书分类基本不出四部分类体系,而清《四库全书》所采用的四库分类法也是四库分类体系中最为成熟的代表。

事实上,四部分类法产生前后,就有学者对此分类法提出质疑,杜先生最为服膺的宋朝学者郑樵就认为:“《七略》所分自为苟简,四库所部无乃繁博”。杜定友先生认为四库分类法类目不够详尽,脱离了图书分类之本旨,尤其是随着晚清以来的西学东渐,近代从西方国家输入的新学科不断增加,图书种类也远非经、史、子、集之四部分类所能囊括。因此,他直斥四部之弊:“一日不详尽。以九十四类类《四库全书》可也,以九十四类类今日之群籍可乎?……二日不该括。近人为学,新旧兼治。图书内容,中外并陈。文字有中外之分,学术无国别之限,有旧而无新可乎?……三日不合理。释、道分割而名、墨不列家,《四书》入经而孔门弟子夷于门外。……四日无远虑。四部之法,以成书为根据,未为将来着想。新出之书,无可安插;后起之学,无所依归。……五日无标记。分类之法,最重标记。……而四部之分,各类分配,多寡异殊,组织系统,尚欠完密。”晚清以降,西学东渐,各种西方学术门类的图书也随之传人中国,学科门类也较中国古代复杂得多,四部分类法已远远不能适应社会学术文化的发展,打破四库分类法、建立新的图书分类体系已是大势所趋。

2 四库门目之论

四部分类体系到清朝乾隆皇帝编纂的《四库全书》才臻于成熟,被看作是四部分类法的代表,然而,杜定友先生则不是这么认为,痛陈四部分类体系之谬,“《七略》之法,在辨章学术,考镜源流,犹不失分类之本旨,而后世不察,妄分四部。学无门户,而强分内外。经为宏道,史以体尊,子为杂说,集为别体,一以尊崇圣道。以图书分类为褒贬之作,失其本旨远矣。”因此,杜定友先生认为四库分类过于囿于成见,部次州居,殊多牵强附会,以至于“经无定义,子不成家,史不以时,集而无物,不通甚矣!”。

2.1经无定义

经部原称为“六艺”,即:《易》、《诗》、《书》、《礼》、《乐》、《春秋》。后又有五经、七经、九经及十三经之说,包括:《易》、《诗》、《书》、《周礼》、《仪礼》、《礼记》、《左传》、《公羊传》、《谷梁传》、《孟子》、《论语》、《孝经》、《尔雅》。经学是中国古代传统学术的主体,是中国古代伦理思想的源泉,是儒家学说的核心组成部分。正如杜先生所认为的,“从来图书部类必先言经,经罗万有,为我国学术之源泉”,故所包括的内容非常复杂多样,对之如何较为科学地分类,历代皆因其所藏典籍之多少根据四部分类体系因地制宜,所分皆有不同之处。杜定友先生根据新图书馆学的图书分类体系,认为四部分类体系中经部的分类标准不清,“以《论语》列入经部,而论孔氏之书及孔子弟子均退居子部,岂明学术之类例哉?”。他认为应当分别归类:《易》从内容上看,基本属于哲学范畴,应人中国古代哲学类;《书》是中国古代史;《诗》是诗歌总集,应人文学诗歌类;《三礼》皆载礼仪、制度,当人政治制度类;《春秋三传》与《书》一样皆属于中国古代史;《五经总义》与《四书》皆属丛书性质;《孝经》则应属伦理学;《尔雅》则属于语言文字学的范围。

 1/3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阮孝绪在目录学领域中的贡献
下一篇:OPAC2.O与“辨章学术,考镜源流”传统的新生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