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俭目录学思想分析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8 12:24:03     来源: 《河南图书馆学刊》2010001期

《七略》之《辑略》实际是六略的说明,或日小序的汇辑,故只有六部。王俭认为“六艺”不足以包括儒家全部经书,故改为“经典”:“诸子”之名未变:以“兵”字浅薄,“军”字深广,故改“兵书”为“军书”:以“诗赋”之名不能包括其它文学形式.故改“诗赋”为“文翰”:以“数术”之称繁杂,故改为“阴阳”:以“方技”无典可据,故改为“术艺”。

图书分类体系是以学术分类为基础.并根据图书发展情况和社会形势的需要来确立的。虽然它仅仅是一个框架.却最能够体现目录编者的学术思想,对一代学术概貌、各科学术流派的地位、渊源及其与现实的联系等方面的认识。王俭《七志》的分类体系,显然体现出其对粗劣的四部法的不满,而竭力借用刘氏父子的《七略》分类体系,来纠正这种浮旷之风。但是王俭并不全然墨守.而是根据需要作了不少变通,类名的更改是其一。其二,是《图谱志》的增加,显示出其对谱学的重视。南朝以前的书目收录谱牒很少,更无谱牒专类。王俭《七志》的分类体系虽准刘歆,然却于六部之外,又立图谱一志,专门著录地图和谱牒,从历史的发展和整个学术体系上,肯定了谱学的兴起.确认谱学已为“专门之学”.并给予一个相当突出的地位。这一切,显然是为了适应谱牒学、地图学的发展需要。其三,两个附录的内容,一个是晋《中经薄》以前各目录书的阙书目,其中有漏列的,也有是后出的,这正是《今书七志》之名的由来。《七志》著录“今书”,扩大了著录范围,而且也为后世提供了检核南齐以前典籍存佚的方便:另一个附录则是道、佛经录。

3 《七志》开创了“传录体提要”新体制

王俭《七志》的体制也和当时官修书目决然不同。魏晋南北朝官修书目,除分类采取刚刚草创的四部法外,晋《中经薄》和它以后的官修目录都没有解题,都只是简单地著录书名.无题要叙录,故谓之宫廷书库之“薄录”。王俭编《七志》大体以刘歆叙录体提要目录为准,每书撰有提要,各类皆有序例。其叙录“不述作者之意,但于书名之下每立一传。而又作九篇条例,编乎卷首之中”。可见,卷首条例相当于《七略》之“辑略”,书下叙录以“传”名,开创了中国古代书目提要的一种新体制“传录体提要”。王俭在官修目录采用简单著录方式盛行的时代,能够撷取文章志和其它解题目录中的长处.把传录体叙录使用到综合性系统目录中来.提高了系统目录的参考使用价值,仍不失为一种创新。

从东晋渡江到《七志》完成约有170年的时间,在这170年中.渡江以前的书籍日就散亡,新的著作大量产生。更兼刘裕从北朝得来的4000余卷文化典籍中,有的是江南所没有的旧籍,有的是北朝人士的新著。在这样的大变革中,极需要有一部新的全国综合性目录来集中著录这些现实书籍,并反映它们的内容。王俭的《七志》正好完成了这一任务,所以在王俭以后的四、五百年中,对于南齐以前的文化典籍来说,《七志》是最有参考使用价值的一部书目。梁贺纵曾为《七志》作注达70卷,唐初马怀素整理宫廷图书时,还提出过续补《七志》的建议。可见,《七志》在当时和后世都产生过巨大影响。

综上所述,王俭出身于世家大族,他与一般士子不求学问进取、一味放纵旷大、谈玄吹嘘不同,不但热衷于政治,而且在学术上也颇有造诣。他的《七志》虽有类例不明、论辩不足等缺略,但其私人编目、著录今书、创立传录都是前人所无。《七志》和后来受其影响而编成的《七录》是这一时期内“最有影响的目录巨著,压倒了这一时期内一切的官修目录”。

参考文献:

[1]乔卫平,中华文明史[M].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1994.

[2] 阮孝绪,古今书最[M].中华书局,1958.

[3][5][9]魏征.隋书[M].中华书局,1973.

[4][7]任防.王文宪集序,昭明文选卷46.

[6] 南齐书卷23王俭传.

[8] 阮孝绪.七录序[M].中华书局,1958.

[10][11]王重民,中国目录学史论丛[M].北京:中华书局,1984.



 2/2   首页 上一页

上一篇:>分类体例浅谈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