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馆藏民国年鉴看我国早期年鉴的发展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8 11:54:54

我馆民国年鉴的收藏率占民国时期我国出版的各种年鉴总数的93.2%(据2003年李维民前辈、肖东发教授等《中国年鉴概览》一书统计我国民国时期出版年鉴总数是207种)。上表所列年鉴中,《图画年鉴》、《暹罗经济年鉴》、《闵侯医师公会第一届年鉴》和《西堤年鉴》等20种,目前在我国年鉴研究领域中没有被统计和提及过,尚属首次发现。

《西堤年鉴》1949年5月出版,西堤年鉴编著委员会编。本书指出了西堤联区的整个华侨社会,如何经营业务,如何辛勤工作,如何进行设立文化及慈善机构。全书分历史、地理、人民、宗教、机关团体、领事馆、华侨会馆公所、同乡会、法令、税则、经济、财政、银行、保险、文化、教育、体育、艺术、卫生、慈善、商会、行商工会、各行业、工会、交通、邮电、旅行、娱乐、杂录和大事记30章节,汜述西堤联区情况。

《图画年鉴》是唯一一本以副标题形式出现、以图片集的形式出版的年鉴。1931由上海良友图书公司出版。介绍1930年中国概况。分美术、政治、军备、教育、农工商、交通、名胜、都市、建筑、家庭、妇女、儿童、体育、电影、戏剧、社会等16类,收照片干余幅。

《闽侯医师公会第一届年鉴》1935年由福州闽侯医师公会编。内有该会会章、法规、医师信条、本届职员表、议案、事略及文件等。

《暹罗经济年鉴》,1948年由新加坡大南洋文化事业公司出版。该年鉴目录丰富,首先用彩页标识正文之前的目录,肖像、题词、序、例言等;到正文时,再编有正文目录:然后列有图表目次。全书分概述、暹罗经济之自然基础、暹罗经济之社会基础、交通、财政与金融、贸易、商业、工业、农林业、畜牧业、矿业、水产业、附录等。

这些馆藏民国年鉴涉及哲学宗教、政党、外交、华侨、教育、经济、商贸、统计、地方制度、行政制度、交通运输、史地、法律、军事、社会问题、艺术、文学、医药、总记等众多门类。

馆藏民国年鉴收藏1919年以前12种,1920年到1929年32种.1930年到1939年94种,1940年到1949年55种;除《申报年鉴》收藏15册,《中国经济年鉴》收藏10册,《中华基督教青年会年鉴》收藏8册,《第一次中国教育年鉴原稿》收藏7册外,其余年鉴大多是收藏1至5册不等。

这些年鉴大多寿命不长,或因政局变化,或因编纂经费来源短缺等各种原因未能连续出版,有的甚至只出了一两本就夭折了。这些年鉴在编纂质量、资料来源、装帧形式等方面虽然存在不少问题和不足之处,但在内容上毕竟是当时中国现状的记录,为人们了解和研究中国近现代史,提供了不少难得的历史资料。

2馆藏民国年鉴反应了我国早期年鉴编纂思想的形成与发展脉络

2.1 年鉴事业开创者对年鉴功能及实用价值的认识

在《新译世界统计年鉴》等第一批出版的年鉴序言中,卢靖认为统计年鉴是“合世界万有之现象,条理而贯串之,放之则弥六合,卷之则缩为一册,不出户庭而周知天下。”这是年鉴事业开创者对年鉴功能及实用价值的最为朴实、直观的认识。

2.2《中国年鉴》为我国年鉴体例的最终形成,奠定了基础

20世纪20年代.年鉴业者在重视并充分利用统计年鉴优势的同时,逐渐意识到这类年鉴的局限性。阮湘在他主编的《中国年鉴》中,“各门内容,特措意于数字统计,篇幅逾全书三分之二;而于各种典制沿革,以及凡百近况,加以简要说明,以补统计之不足。”所以《中国年鉴》是由数据资料与文字资料相结合,共同构成了我国年鉴发展史上的第一部综合性年鉴。这种形式的年鉴信息量大,内容宽泛,资料类型多样,为年鉴编纂形式的创新开了先河,也为我国年鉴体例的最终形成,奠定了基础。因此,无论其在资料价值上,还是在社会价值上,都比统计类年鉴更胜一筹,具有深远意义。

2.3对年鉴的记述模式与功能有新的认识

到20世纪30年代.对于年鉴的记述模式与功能又有了新的认识。《中国劳动年鉴》将每段资料的来源加以注明,以便读者判断资料的价值,开始注意年鉴资料在记述事物过程中的完整性及对于读者的实用性。《铁道年鉴》已经意识到年鉴的资政与存史作用,并且进一步探索通过合理有序的资料编排,使年鉴资料得到有机整合,年鉴功能得以更大发挥。

 1/2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论多重馆藏模式下的数字图书馆建设问题
下一篇:基于流通借阅过程的馆藏图书读者评价研究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