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体例浅谈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7 22:51:41     来源: 《河南图书馆学刊》2009002期

关键词:四库全书总目;分类;体例

摘 要:《四库全书总目》是《四库全书》的解题目录,它总结了我国古代书目分类的方法和经验,建立了系统的图书分类体例。为达到“古为今用”的目的,本文试从乾隆“圣谕”分析入手,对《四库全书总目》的分类体例的特点作一初步探索。

中图分类号:G25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1588(2009)02-0121-02 《四库全书总目》是我国封建时代规模最为庞大、编制最为出色的一部官修图书总目,所收之书有10254种、172860卷,是一部卷帙浩繁、内容丰富的大型目录著作,不仅把《四库全书》著录、存目上的万种典籍统括为一个有机整体,而且对《四库全书》所采典籍的内容要旨、学术渊源等都作了简明概括和昭示。

乾隆十分注重其分类体例,做到了具体指导,层层把关,并对历代目录分类作了比较分析,认为“康熙年间所修《图书集成》,全部兼收并录”,“引用诸编,率属因类取裁,势不能悉载全文,使阅者沿流溯源,一一徵其来处”,而《永乐大典》却“躇驳乖离,于体例未能允协”[1],于是决定:“盖远师刘向之《序录》、《别录》而缜密尤过之”。[2]

按照乾隆的旨意,四库官臣们对自《七略》以来历代目录的分类“加以厘定,择善而从”的分析和总结,确定“总目”的分类体例:“是书以经史子集提纲刊目。经部分十类,史部分十五类,子部分十四类,集部分五类或流别繁碎者又分子部,使条理分明。”[1]‘‘总目”分编体例分部、类、属三级,以经、史、子、集提纲列目。同时,为了“特创新规”,“总目”在类目的设立上考虑到现实需要“文章流别,历代增新。古来有是一家,即应立是一类。作者有是一体,即应备是一格。”面对“自隋志以下,门目大同小异,互有出入,亦各具得失”的情况,“今择善而从。如诏令奏议,文献通考入集部。今以其事关国政,诏令从唐志,例入史部。奏议从汉志,例入史部,东都事略之属不可入正史,而亦不可入杂史者,从宋史例,立别史门”[l]。“总目”分类设目,归属得当,恰如其分。或以图书内容,以义立类;或辨体类目,以体裁立目;或书随人定,以书类人。对某些书目设置子目过于繁杂,有“短钉为嫌”者,便加以删、调。对只重书名而循名失实者,则一一考核,以文献内容为据,加以正确分类。同时,“总目”还根据某些书的具体情况.在四部分类法的基础上又增设了新的类别。如名家、墨家、纵横家等著作保存下来的很少,分类难度较大。《汉志·诸子略》认为:“杂家者流,盖出于议论官,兼儒墨,合名法。”而《隋志-诸子》却认为“诸子为经籍之鼓吹”是“为治之具”。“总目”将杂家的概念视为“杂义之广,无所不包”。于是在子部杂家类设立了杂学、杂考、杂说等六属。这样分类,科学系统,准确合理,既尊旧制,又创新规。

“总目”体例完备,准确详尽。其卷首云:“四部之首各冠以总序,撮述其源流正变,以挈纲领。四十三类之首各冠以小序,详述其分并改隶,以析条目。如其义有未尽,例有未该,则或于子目之末,或于本条之下,附注案语,以明通变之由。”[1]。“总目”的编纂体例具在卷首凡例中,其有功学术、有重要参考价值者在于序、录。它具备部有总序、类有小序和各书有提要等完备的传统目录体制。这是一部具有很高学术价值的目录学原著,是清代目录事业上的一大成就。

“总目”冠以四部之首的总序,多着眼于撮述其学术要旨、源流正变、派别分支。如《四库全书总目·经部总序》“自汉京以后,垂二千年”,“要其归宿,则不过汉学宋学两家互为胜负。夫汉学具有根柢,讲学者以浅陋轻之,不足服汉儒也。宋学具有精微,读书者以空疏薄之,亦不足服宋儒也。消融门户之见而各取所长,私心去而公理出,公理出而经义明矣!”[1]

“总目”为各类卷首撰写的小序.或论其分类改隶,学术流派;或析其性质得失,立目依据。如《四库全书总目·总集类一》小序指出:“文籍日兴,散无统纪,于是总集作焉。一则网罗放佚,使零章残什并有所归;一则删汰繁芜,使莠稗咸除精华毕出。是固文章之衡鉴,著作之渊薮也”。因为“总目”是当时集中各方面的专才所撰成,如戴震、邵晋涵、周永年都分别承担了经史子各部类的专责,而以博闻强记的纪昀总其成,所以“总目”凡卷弟之繁富,门类之允当,考证之精审,议论之公平,莫有过于是编矣。

 1/3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英国图书馆使用著作权的豁免规则
下一篇:王俭目录学思想分析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