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质量管理视野下图书分类质量反馈体系的建立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7 20:40:44     来源: 《河南图书馆学刊》2010002期

汤 骅

(西华师范大学图书馆,四川 南充637002)

关键词:全面质量管理;分类;图书分类质量反馈体系

摘要:分类是图书馆最重要的基础工作之一。图书分类不但需要掌控分类过程中的质量,还需加强图书分类质量的后控制,即图书分类质量反馈体系。在全面质量管理思想指导下,重视和建立分类质量反馈体系,可促进分类质量得到进一步改进和提高。

中图分类号:G25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1588(2010)02-0099-03

1 常见图书分类错误类型及影响

1.1 书次号取法不规范:人物传记,在以责任者取书次号的情况下,有时被传者(特别是历史人物)有字、有名、有号。由于工作人员的学识限制,不能将以不同名或字或号出现的同一被传者,归于同一人,使得同一被传者的图书被分散。如孙中山的传记,书名有时以孙中山出现,有时以孙逸仙出现。如不知这两者是同一人,其书次号取为两个号,那么有关孙中山传记的书将会排架在不同的地方。这就体现不出分类排架的优越性,使性质相同的书不能联系在一起,达不到为读者提供优质服务的目的。

1.2分类标引深度不统一:同类书标引深度不同,例如《朱自清讲国学》、《章太炎讲国学》,分别分在2126和2126.77,同类书分在不同的地方,容易引起读者思维的混乱,怀疑图书馆工作人员的专业水平,引发 不信任感。

1.3 机读数据与书标数据不符:这种情况可分为两种表现形式:一种书标是计算机打印的,原因是程序不规范:另一种书标是手写的,是书写错误。

程序不规范:造成这种情况主要有两种原因,其一是编目工作流程有误,有时由于工作人员进程快慢不同,编目完成之后,未经校对,就进行了打标签,贴书标的阶段。后经总校发现分类错误,只单纯地修改计算机中的错误,未告诉后面贴书标的同志,书就送到流通、阅览等地。第二种情况是在流通、阅览过程中,发现分类有误,经分编同志将计算机中数据修改后,由于图书放错位置,或者书被借出,未及时修正书上标签,时间久了这事就忘了,从而造成计算机中编目数据与图书打印标签数据不符。例如《侵占犯罪定罪量刑案例评析》(臧冬斌等)编的这本书,书标打印的分类号为G924.355.而计算机器内显示的该书分类号为D924.355。

书写错误:这错误不是编目部门产生的,是在流通、阅览中出现的。图书使用过程中,书标签脱落工作人员重新补图书标签时,误将D书写为O,或者把B012中的0漏掉.使重新书写的标签分类与原来的分类相差甚远。如《性爱的性文化》周作人,山西人民出版社。计算机中数据为B823.3(恋爱道德),后手写的标签误为D823.3 (D823边界问题,并无D823.3)。读者虽然在计算机中查到该书数据,即使书未流通出去,但在书架相应位置上也找不到该书,使其成为死书。

1.4同书异号,异书同号:这两种结果都是由于分类人员不负责任的态度造成的。同书异号是没有严格按照分类程序对图书进行书名查重工作,直接对图书进行分类.造成图书的二次分类而导致同书异号现象的发生。第二种情况是图书分类之后没有进行分类号查重,造成异书同号。

1.5标签张冠李戴:由于工作人员的疏忽大意,没有认真核实图书与标签是否是一套,将两本书甚至多本图书标签贴错,发生连环错误。导致几本书都无法正常使用。

1.6有书无数据,有数据无书:这种情况,一般发生在建馆时间比较长的图书馆.在回溯建库时产生的。以前的分类工作是手工操作,其结果是卡片式目录。在建立计算机书目数据库的转化过程中,数字化的书目数据一般都是依照卡片式目录或书袋片录入的。虽然在建库之前,工作人员进行了大量的前期工作,但由于工作量巨大,有时仍不能保证达到书片一一对应。有的图书在架,而目录片遗失,从而就造成了有书无数据:有的图书遗失,目录片未能及时剔除,造成有数据无书的现象。当然这种情况产生是有历史原因的,但它的修正也还是属于编目部门,所以也归于问题之一。

当然还有由于学识水平限制,归错类耳。或者在计算机上按错键造成误录入的情况:如将分类号O误录成阿拉伯数字的O,或者将分类号D误录为O,没被发现而直接进入流通、阅览环节的。造成一本书利用计算机检索从分类途径查找不到。

 1/4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虚拟图书馆的信息采集和组织管理
下一篇:论农家书屋的可持续发展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