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名达:中国现代目录学之父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7 20:12:06     来源: 《河南图书馆学刊》2010003期

3 目录学方法

3.1 分类法

姚名达提出的分类原则:(1)分类的时代性。分类法“最重要的一个原则,是在乎能适应当时的著作界”。他指出,中国古时候曾经用七分法和四分法分类图书,而现代却用十分法,这是因为古今书籍的多寡不同,学术门类各异。(2)分类法的类目应“一如学术的分类”,“力求其细密”。每一部分分类法的类目都应当力求完备详尽,细密精确,大至“推而共之,共则有共,至于无共然后止”;小到“推而别之,别则有别,至于无别然后止”,这样,才能使书籍各归其类,各入其门,才能使“吾人一见类号即可知道其为何种书籍”。(4)分类的科学性。如阮孝绪的《七录》,将史部独立一门,将图潜等并人各类,“均是非常妥当的”; “类名要有显明突出的意义”,这也是分类法上的一个原则,是科学性的要求。姚名达认为,班固《汉志》删去辑略,而将之附人各略的“叙录”,盖因辑略并未能表示出一显明的特性之故。此外,类目排列应遵照逻辑顺序。

3.2 编目

在《目录学》编目一章中,姚名达详细阐述了编目的程序和方法。(1)编目的宗旨“是在乎阅者的便利,因此,编目时应时时注意阅者方面,注意详确明白,使检查者能于最短时间内寻获其所欲检阅的书籍”。(2)编目前“将同一著者所著的书籍,应汇集在一处”。(3)编目前“应先决定用何种书法”。(4)“编目的程式大小,都要有一定的准绳”。(5)编目时“不单独于一部分书应详细审查,并要注意目录的局部和全部,不致发生矛盾或插格”。(6)编目时“对于其所处的地位是大图书馆还是小图书馆,必须加以注意”。(7)编目时“应竭力避免主观的态度”。(8)编目时“应尽力求艺术化,不能很粗糙地着手,换言之,必须在‘真善美’三方面,俱能尽职”。这八条原则,体现了姚名达对编目工作的严格要求。在目录的形式方面,他提倡解题目录,并多次强调编目应该“精撰解题”。姚名达十分主张编制提要式目录。在《中国目录学史》一书中,姚名达曾立“解题之有无及其派别”一专题进行研究,论述自刘向撰《别录》对于撰人之履历、思想、书之内容、得失、校书之曲折,撮而奏之遂开解题风气之先,后世有完全接受者、撮取精华者和偏举局部者几派,言下之意,对精撰解题者十分赞赏。对于解题最详细的佛教目录《大藏经纲目指要录》,姚名达赞之曰:“皆能契要提纲,明法会旨。”“允推为至高无上之解题杰作。”用“此种解题工作,功效甚巨。”而对于《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他亦认为“其提要所示确实能指出一书的大意,虽有不少武断主观的,但大部分均甚精确。”仍不失为一部有参考价值的目录学著作。

参考文献:

[1] 申畅.中国目录学家传略[M].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87.

[2] 姚名达.目录学[M].北京:商务印书馆,1933.

[3] 姚名达.中国目录学史[M].上海:上海书店,1984.

[4] 姚名达.中国目录学年表[M].北京:商务印书馆,1940.

[5] 柯平.王重民与姚名达的目录学思想比较研究[J].图书与情报,2003,(4).

[6] 张春菊.论姚名达的编目思想[J].晋图学刊,2003,(3).



 2/2   首页 上一页

上一篇:公共图书馆如何发挥对青少年的教育职能
下一篇:公共图书馆如何开展服务补救工作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