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藏书楼封闭性与开放性刍议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7 19:42:42     来源: 《河南图书馆学刊》2010003期

黄幼菲

(西安铁路职业技术学院,陕西 西安 710014)

关键词:藏书楼;封闭性;开放性

摘 要:中国古代藏书楼是华夏文明的一枝奇葩,虽然具有很大的封闭性,“书藏”思想一直占据主导地位,但它并非绝对封闭保守,也具有一定程度的开放性,具备近现代图书馆“收藏图书与提供使用”的基本功能和本质属性。它作为社会和时代的产物,自然无法离开其母体的遗传基因而呈现出一个强健的开放形态,我们绝不能因为它的封闭性,就否定它的开放性。

中图分类号:G25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1588(2010)03-0023-03

1 中国古代藏书楼演进历程

1.1 中国古代藏书楼的“四次变革”

  我国古代藏书楼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期间,文献收藏史共有四次大的变革。殷周两朝,藏书是“官守其书”,广大民众与图书无缘;春秋末年,孔子通过毕生努力,变“学在官府”为“学在民间”,使众多平民有了拥有和阅读图书的可能;秦汉时期,大力修建宫廷藏书处所,藏书楼初具规模,这是第一次大变革。东汉之后,纸张出现并逐渐成为图书文献的主要载体,图书的传抄和普及变得容易,社会上有了官府藏书之外的各种文献收藏,藏书楼进入快速发展时期,这是第二次大变革。唐宋至明清之际,雕版印刷术发明并在全社会普及,经济文化不断发展,促进了书籍的生产和流通,致使图书的收藏和利用水平大大提高,各种类型的藏书楼骤然增多,藏书楼进入繁荣和鼎盛时期,这是第三次大变革。这三次大变革,改变的只是“社会上图书和图书收藏者的数量,却没有根本改变文献收藏的基本性质”,“重藏轻用”的“书藏”思想并未彻底改观。清末,西风东渐,封建自然经济解体,近代图书馆的出现,这是第四次大变革,这场变革直接导致古代藏书楼的衰落和近代图书馆的诞生。

1.2 如何认识中国古代藏书楼的封闭性

  人们之所以把古代藏书机构统称为“藏书楼”,“主要是由于古代的藏书机构‘重藏轻用’(请注意:是‘轻用’,而不是‘不用’)”,但它们已具备图书馆的最基本特征:收藏图书和利用图书。用历史的观点看问题,这一切都是正常的、必然的,是与当时社会需要相适应的。“今天的图书馆人用当代的标准苛求古人,就象成年的父母嘲笑幼儿的无知一样”。

“过去我们谈到古代藏书楼的封闭性,过多地责备藏书家自私自利,是不公平的,因为古代藏书楼的封闭性是由不少客观原因造成的”。从文献传播的角度来看,古代藏书家是整个文献传播链条中承上启下的一个环节。没有这个环节,文献传播就可能中断。他们为文献传播作出的贡献不可磨灭。“大凡世上之物都有其发展的规律和特定的历史条件,以现代人之标准来衡量分析古代的藏书楼不免有牵强的嫌疑,现代图书馆很强调文献的开发和利用,‘以人为本’的服务观念,恐怕百年之前的西方也很少有人提及”。要研究中国藏书楼就必须考察其发展的特定历史条件,分析其社会和时代背景。

2 中国古代藏书楼封闭性的成因

2.1 狭隘自私的小农意识是其思想基础

  中国古代是农业大国,以低水平的家庭为单位的小农业生产是中国社会的主要生产方式;自给自足的个体农业经济限制了商业的发展,进而又限制个体农业经济形态的转变。封建社会长期的自给自足小农经济,使广大民众滋生了狭隘自私的小农意识,藏书家也不例外。

  藏书人的“自私”主要表现在:“秘惜所藏”。它是中国古代私家藏书的重要特征。清末的王韬曾经指出:清代嗜古力学之士虽然“雅喜藏书”,但是“皆私藏而非公储”,“若其一邑一里之中,群好学者输资购书,藏庋公库,俾远方异旅皆得入而搜讨,此惟欧洲诸国为然,中土向来未之有也”。藏书吾之私有,不借他人天经地义。明代范钦就明确表示,“书不借人,书不出阁”。唐杜暹在藏书题记中也说:“清俸买来手自校,子孙读之知圣道,鬻及借人为不孝。”清代王昶更是认为借书于他人“是非人,犬家类。屏出族,加鞭箠”。

  藏书人的“自利”主要表现是:借书不还、损毁污染、据为己有。应该承认在古代读书人中,确有一些优秀读者,例如宋代杜鼎升“凡借本校勘,有缝拆蠹损之处,必粘背而归之;或彼此有错误之处,则书札改正而归之”。明代宋濂借书必“计日以还”,“走送之,不敢稍逾约”。但是在古代读书人、藏书人中,也有不少读者和藏书人思想素质不高,借人图书或据为己有,或损毁污染。正如北齐颜之推所说:“狼藉几案,分散部轶,多为幼童牌妾之所点污,风雨虫鼠之所毁伤”。宋代颖川一个读书人“《九经》各有数十部,皆有题记,为借人不还者,每炫本多”。这种自私自利的小农意识严重限制了藏书的流通和利用,阻碍了藏书楼开放和发展。

 1/4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中国古代图书的当代文化价值
下一篇:新时期馆藏文献资源建设政策的探讨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