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汉书·艺文志》看汉代经学之流变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7 19:39:26     来源: 《河南图书馆学刊》2010003期

马 琨1,严令耕2

(1西藏民族学院政法学院,陕西 咸阳 712082;2南京中医药大学图书馆,江苏 南京 210046)

关键词:《汉书·艺文志》;汉代经学;流变

摘 要:《汉书·艺文志》是我国首部史志目录,它以目录体的独特形式对汉代经学进行了一次全面、系统、深入的历史性总结。本文特以此作为研究汉代经学的切入点,考据所涉及的经学源流、发展和演变,以期对汉代经学的起源、发展、特点、价值等做一全面系统的梳理。

中图分类号:G25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1588(2010)03-0158-03

国学术史源远流长,其研究方法和形式也丰富多样,而就学术史研究要素而言,主要在于“学者和著述”二者。史传重在记载“学者”,而目录则重在记载“著述”。“艺文志”是我国纪传体史书中记载当代图书典籍的目录。班固之《汉书》首着《艺文志》而成为我国首部史志目录,同时也是我国现存最早的系统性图书目录。

经学,原是指研究儒家经典,解释其字面意义、阐明其蕴含义理的学问。在汉代,经学是学术的主流。汉代学者们把经书及其传记作为真理的载体,加以解说、发挥,从中研读出适合统治者实现大一统政治需要的思想。

《汉书·艺文志》作为《汉书》十志之一,是根据刘歆《七略》增删改撰而成的,仍存六艺、诸子、诗赋、兵书、术数、方技六略三十八种的分类体系,总共著录图书三十八种,五百九十六家,一万三千二百六十九卷.正如余嘉锡所言:“目录者,学术之史也。”《汉书·艺文志》以目录体的独特形式对汉代经学的著述做了系统、全面的历史性总结,通过《汉书·艺文志》的研究,我们可以窥探到汉代经学的发展源流,了解到经学发展与演变的轨迹与特点。

1 汉代经学发展的历史背景

任一学术的发展与其所处的历史背景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正如恩格斯所说:“历史从哪里开始,思想进程也应从哪里开始,而思想进程的进一步发展不过是历史过程在抽象的理论上前后一贯的形式上的反映;这种反映是经过修正的,然而是按照现实的历史过程本身的规律修正的。”根据《汉书·艺文志》置于志首的总序,我们可对汉代经学产生和发展的历史背景有一大体的了解。

1.1 秦始皇“焚书”

《汉书·艺文志》说“至秦患之,乃燔灭文章,以愚黔首”。秦始皇采纳丞相李斯的建议,下令焚烧《秦记》以外的列国史记和私藏民间的《诗》、《书》,以统一原六国人民思想,巩固其政权。

1.2 出于“大一统”的需要

为了适应汉朝政府大一统的政治局面和加强中央集权统治的需要,统治者采纳董仲舒的建议将儒学作为其政治指导思想。《汉书·艺文志》开篇说道,“昔仲尼没而微言绝”。又说,“儒家者流,盖出于司徒之官,助人君顺阴阳明教化者也。游文于六经之中,留意于仁义之际,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宗师仲尼,以重其言,于道最为高。”意思是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这个流派,奉行上古三代的王官学说,任务是协助国君顺从阴阳变化、教化人民.建元五年,汉武帝下令置五经博士,《诗》、《书》、《礼》、易》、《春秋》五部儒学著作成为最高统治者钦定的经典,标志着儒学正式成为官学。

1.3 利于汉统治者对经学的收集和整理工作

据《汉书·艺文志》记载,刘成帝深感很多经书的散亡,便派谒者陈农向全天下收集遗书,同时命令光禄大夫刘向等校勘群书,《汉书艺文志》载:“诏光禄大夫刘向校经传诸子诗赋,步兵校尉任宏校兵书,太史令尹咸校数术,侍医李柱国校方技。”而每当一书完成之后,刘向都会写一“书目提要”,列明书名、篇数、作者、版本等内容,有时也涉及对作者生卒、学说的考证与辨析,即“辄条其篇目,撮其指意,录而奏之。”刘向死之后,哀帝又派刘向的儿子刘歆继续完成其父亲的工作。

2 汉代经学的独尊

2.1 汉代经学思想的特点

2.1.1 汉代儒学是融百家之长之儒学

汉武帝接受大儒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建议,结束了先秦诸子百家争鸣的局面,确立了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经学的独尊地位。但这并不是要去除儒学以外其它诸子百家的学说,也不是简单传承先秦儒学的内容,而是吸收融合先秦儒、道、墨、法、名、阴阳等各家学说基础上的一个再创造。《汉书·艺文志》载:“若能修六艺之术,而观此九家之言,舍短取长,则可以通万方之略矣。”儒学经学兼容其它学术之长不仅是出于现实的社会政治服务的需要,同时也是巩固儒学官学之独尊地位的需要。《汉书·艺文志》载:“今异家者各推所长,穷知究虑,以明其指,虽有蔽短,合其要归,亦六经之支与流裔。使其人遭明王圣主,得其所折中,皆股肱之材已。”由此可知,融合诸子百家之长的儒学是汉代经学最突出的特点。

 1/3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基于ASP.NET的古籍书目检索系统研究与开发
下一篇:文献资源共享的发展及其对当代大学生的影响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