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图书馆在1914~1916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7 19:13:07

这时,已任河南图书馆经理的裴希度,提出了一个办法一一“假前图书馆地址(旧学务公所)组织一通俗书报社”。也就是说,在河南图书馆馆址再挂一块“通俗书报社”(其后,称“通俗图书馆”)的牌子。这个方案既顺应社会舆论,又解脱当局难堪.很快就获得批准。

需要说明的是,民国之初,“图书馆”的称谓尚不规范。既有书肆、印坊叫“图书馆”的,也有图书馆叫“书报社”或“书报馆”的。直至1914年11月,河南省公署转发内务部电咨.还在要求各县“选择时事最新小说及各项报纸”,“设立通俗书报馆”。

谁料两馆的共设竟给裴希度带来麻烦。一方面,由于共用一个阅书室,引发河南图书馆的老读者,尤其是“通士文人”的不满。另一方面,新设的通俗图书馆陈列有专门到上海购办的“改良普通小说、各种教科书籍”,“入内参观者颇形拥挤”.“中区阅报社”的读者也“日不下百人”,反衬得河南图书馆分外冷清。

教育司长史宝安获悉此情,旋即下令改两馆共设为分设,让河南图书馆挪于学务公所旧址“西后偏院”,“另设阅书室”,对外称“高等图书馆”,以区别“通俗图书馆”。

于是,裴希度又开始操忙两馆的分设,却耽误了其他馆务。譬如没有按时向省公署报送1913年1至6月的月报(严格意义上讲,这个时段的月报属前任之事),受到“切勿玩延”的训令;又如没有妥善整理因搬迁造成的“零乱参差”的馆藏.被责令“大加整顿”。正因为如此,他被免去河南图书馆经理职务,于1914年2月改任教育司科员。

或许裴希度与前任教育司长李时灿的交往过于密切,随着李时灿受“乱党”案牵连而失势,他也就离开了教育行政岗位,到安阳中学教书。1916年,省视学视察该校,听过他的课,给予“讲演清切,考据颇详”的评价。1917年,李时灿等发起河南同文社(以“拥护共和,保持统一”,“提倡国民道德,增进社会幸福”,“促进教育,振兴学术”为宗旨),裴希度担任秘书部干事(后来的河南图书馆馆长王静澜、齐真如、井俊起,分别为该社总务部副主任、评议部评议员和政务部干事)。3王静澜主事的河南图书馆

王静澜(用吉)曾为“中州夜校讲习课教员”,后供职教育司。他与河南图书馆的结缘,源于裴希度的“整顿”遗留。起初,他只是以“教育股员”身份,奉命行使“督同该馆司事,认真从事补修,并将新旧书籍略为增添,以飨阅者”的职责。至1914年6月教育司裁撤,改为省公署教育科,他仍是第一股的助理员。1914年8月,还以教育科代表的身份,赴“师范夜班讲习所”,“监视毕业”。可见,《中国省市图书馆概况(一九一九一一九四五)》说他1914年2月已是河南图书馆馆长,似应商榷。

依据查得的资料.媒体以“河南图书馆经理”称呼王静澜,是在1914年9月;称其为馆长,是在同年lO月,即巡按使田文烈巡察学务公所旧址之后。就是这次巡察.让这位行政长官了解了“河南图书馆内中藏书甚多,所有各项收存书版及图画彝器等件亦存储颇富”,还“暂行存放”着前清行宫的各种古物.并且知道了这些贵重物品“多有损坏之处”。媒体报道,田文烈鉴于行宫物品“理应保重”,专门召见王静澜,要求“迅将此项各种物件逐一详细开单,呈报查核”,指示“俟图书馆迁移二曾祠后,即将各种彝器、图画、古玩分别陈列,以供游人参观”。

无论是“督饬”、“整顿”阶段,还是经理、馆长任中.王静澜始终是一位勤勉的实干家。河南图书馆的几项创始性馆务,皆在他的主持下推进。

譬如川豫两省的古籍互换。此事由川省巡按使发起,豫省巡按使响应,旨在“提倡国学”、“阐明国粹”。川省以尊经、锦江两书院的五种文献——《鹤山文钞》、《蜀典诗粹》、《明蜀诗话》、《锦里新编》、《蜀学编》,交换河南图书馆“所存有关国学之未刊家藏钞本、文集”。据查,这是河南图书馆建馆以来的首次省际文献交流。

譬如省内各地碑碣拓片及书版的收藏。旧时的学务调查显明,仅1914年11月至1915年2月,就有陈留的黉学古碑、修武的孔子问礼碑、获嘉的卜子墓碑、商丘的禹王碑和八关斋碑、鹿邑的太后赞明道碑、郾城的许叔重墓碑、临颍的钟繇碑和白衣阁三绝碑、延津的赵书长明灯碑、禹县的六棱魏碑、许昌的三绝碑、长葛的敬史君碑等碑碣的拓片,以及新郑等地的书版,人藏河南图书馆。

 2/5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图书馆实时网上咨询服务研究
下一篇:从图书馆借阅资料来分析提高图书流通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