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图书馆编目外包模式实践研究以韩山师范学院图书馆为例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7 13:07:01

郑喜胜

(韩山师范学院图书馆,广东潮州521041)

关键词:高校图书馆;编目外包;实践研究

摘要:高校图书馆编目业务外包是一种趋势,如何充分发挥其优势,外包模式是关键。本文以韩山师范学院图书馆为例,对其在编目业务外包过程中采用的模式及其出现的问题进行剖析,提出相应解决的措施。

中图分类号:G254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1588(2012)03-0098-03

1高校图书馆编目业务外包及模式概述

图书馆编目业务外包,就是指图书馆和供应商之间,事先签订合同,把原来编目部门完全由自己从事的数目数据的制作、加工任务外包给专业数据商或图书供应商来完成,同时组织人员到实地帮助图书馆完成验收、典藏、加工、上架等业务工作。我国图书馆编目业务外包开始于21世纪初。近几年来,编目业务外包在多数高校图书馆不同程度地实施,如有学者专门对广东省和上海市各20所高校图书馆的编目业务外包情况的调查显示,有70%(14所)和100%(20所)的图书馆正在实行编目业务外包。编目业务外包具有降低图书馆的运作成本、提高图书馆的工作效率、增强图书馆的整体竞争能力、促进编目工作标准化的进程等优点,该管理方法早已被美国图书馆界吸收和采用并受到普遍的欢迎。如何充分发挥编目业务外包的优势,编目业务外包模式的选择是关键。目前,对编目业务外包模式的分类方法研究多种多样,有按外包范围、外包深度、外包场地、外包费用分的;有按初等层次、中等层次、高等层次分的;有按图书加工外包、分类外包、编目数据外包分的;有按加工地点和加工深度分的;等等。笔者较支持把编目业务外包模式分为部分外包和完全外包两种。部分外包指的是把编目业务中图书前期加工部分(包括粘贴磁条和条形码、盖馆藏章)由供应商完成,并提供标准的CNMARC格式的书目数据,图书到馆后的验收、分编、典藏和上架等业务由图书馆自己完成;完全外包指的是供应商不仅要完成编目数据,磁条的粘贴、条形码的粘贴、盖馆藏章等业务,新书到馆后还要实地帮助图书馆完成验收、典藏和上架等业务工作。

2韩山师范学院图书馆编目业务外包模式实践

韩山师范学院图书馆(下以“我馆”代替)是广东省一所地方本科院校图书馆,位于潮州市,离省城广州市有480多公里的路程。我馆从2004年起开始采用编目业务外包,其模式从部分外包到全部外包,其过程中取得了不少成绩,也存在着大量问题。通过这几年的工作实践探索,最终寻求到较适合本馆条件的外包模式。希望通过我馆的例子,能为同类型的高等院校图书馆提供一些参考。

2.1韩山师范学院图书馆编目业务外包的模式

2.1.1部分外包模式。2004至2007年6月,采用的是部分外包模式,要求较简单,只要求供应商提供标准的CNMARC编目数据和粘贴磁条、条形码,其他的编目业务由我馆完成。

2.1.2全部外包模式。2007年6月起,由于为了评估达标,学院加大图书的采购力度,图书数量猛增,但我馆的编目人员却没有相应增加,在这种特殊情况下,为了完成所有图书的编目任务,通过本馆馆务会决定,编目业务外包采用全部外包模式。2008年评估后购书经费恢复正常,但我馆的编目业务外包仍然采用全部外包模式。虽然都是全部外包模式,但各年的实践过程还是有所不同。2007年6月至2008年7月,通过省政府招标,有三个图书供应商中标,在承包合同中,我们要求所有供应商在编目业务方面全部外包,即要求他们到馆对所有图书进行图书加工及图书上架;配送标准的CNMARC编目数据,把编目数据转入本馆数据库后,由供应商外派编目人员到馆进行数据修改同时取索书号及典藏分配,部分没有数据的还得进行原始编目。在其过程中,部分供应商因我馆离其驻地距离较远,只派送编目数据加工人员,把其中的图书加工及上架部分雇用本地一些社会人员给予完成。郑喜胜:高校图书馆编目外包模式实践研究——以韩山师范学院图书馆为例郑喜胜:高校图书馆编目外包模式实践研究——以韩山师范学院图书馆为例2008年9月至2011年7月,评估过后,我馆购书经费恢复正常状态,每年通过省政府招标,各有两家供应商中标,每次的编目业务外包仍然走全部外包模式。同样因本馆与他们办公驻地距离较远的原因,各家供应商都只派编目人员到馆负责编目数据加工等工作,其他图书加工及上架部分,在本地雇用人员帮他们完成,其中有一年把到馆编目加工及图书加工(除粘贴磁条、盖馆藏单外)及上架都包给本馆予以完成。

 1/3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关于高校图书馆虚拟参考咨询发展困境的思考
下一篇:高校残疾大学生利用图书馆服务调查分析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