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儿图书馆在孩子阅读中的作用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7 01:38:19     来源: 《河南图书馆学刊》2012005期

蒋焕琴,冯瑛

(金华市少年儿童图书馆,浙江 金华 321000;金华市图书馆,浙江金华321000)

关键词:少年儿童图书馆;儿童阅读

摘要:文章从一名少年儿童图书馆工作人员的视角,来探讨如果帮助少年儿童培养阅读的兴趣,如何让孩子们快乐阅读,在阅读中获取知识和为人处事的道理。

中图分类号:G258.7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1588(2012)05-0112-03

收稿日期:2012-09-11

作者简介:蒋焕琴(1963—),金华市少年儿童图书馆副研究馆员;冯 瑛(1967—),金华市图书馆助理馆员。

1儿童教育的问题

从学理的角度来说,目前,有关少年儿童教育的研究大致沿着两种颇为不同但又紧密联系的视角来展开。这两种视角把少年儿童摆在了不同的位置:关注少年儿童作为人类文明继承者和传播者的学者们习惯从群体的角度来看待少年儿童的教育问题,这样的学者习惯于把儿童教育与整个人类的进步和进化联系在一起,从而给儿童教育注入了一种崇高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这样的群体视角不仅体现在把少年儿童看做是人类进步的希望,也体现在把少年儿童看成是国家发展或者社会进步的希望等等。而另一些学者则采取了一种截然不同的研究径路,他们关注少年儿童作为个体的存在,更加强调教育作为儿童本身寻求快乐和未来发展的需要,他们主张:“儿童虽然不是成人,但也不是成人的宠物和玩物。儿童首先作为‘人’而具有人的根本特性。正是这种人的本性,成为儿童今后发展和成长的前提。”

然而,笔者需要指出的是,无论是采取群体的视角还是个体的视角,都并不是一个严格的区分,换句话来说,这两种不同的研究视角并不是截然相反或者对立的,实际上它们分享了许多共同的话题,而其中最核心的问题就是如何给儿童最好的教育。无论是把教育看成培养国家、社会或者某个团体的未来接班人,还是从儿童自身发展的需要来说,这个问题显然都是教育研究者和教育工作者们必须首先予以解答的问题。但正是在这个最关键的问题上,目前的教育状况显得力不从心、差强人意。

2并不快乐的小读者们

今天的儿童教育正面临着拔苗助长的危险和南辕北辙的尴尬。如果说儿童教育的核心是怎样给孩子们最好的教育,而教育的关键就在于帮助少年儿童获取知识和学会为人处世的道理,那么,我们显然就必须回答,要通过什么样的途径来帮助少年儿童学习知识、学习为人处世的道理,尽管有许许多多不同的学习方法和途径,但阅读无疑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种重要方式。笔者在中国期刊网中输入关键词“儿童阅读”,检索到的相关内容多达316条,而如果把关键词放宽到“阅读”,检索出来的结果则有20万条之多,这就足以见出人们对阅读这种传统的获取知识方式的重视。但是,与此并不相称的是,在整个社会高速运转、知识普及多元化与竞争日趋低龄化的背景下,作为少年儿童图书馆的一名员工,笔者如今更多地观察到的是孩子们消极、并不快乐的阅读状态。这种阅读状态甚至已经影响到了他们对少年儿童图书馆的认知态度,本来应该成为孩子们知识乐园的少年儿童图书馆,在他们心目中正在转变成课后补习的第二课堂。为什么会如此呢?笔者认为,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逐渐多元化的知识普及方式对传统的文本阅读方式提出了挑战。科技的日新月异使得知识储存与传播的媒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知识可以承载于传统的纸质文本当中,也可以蕴含于图片,乃至于动画和影视作品之中,现如今,互联网的日益发达,更是方便了人们获取各种信息和知识。这些新的变化无疑是对传统纸质文本提出的挑战,从而也就对储藏各类书籍的图书馆提出了新的挑战和要求,特别是少年儿童图书馆。

相较于成人而言,少年儿童获取知识的方式更加灵活,并且对新鲜事物也更加敏感,所以他们往往更愿意接受图片、电视和互联网等更加生动的知识获取方式,这是有充分的事实根据的。“据尼尔森公司对1980年秋冬季收视情况做出的估计,在美国,2岁至11岁的儿童平均每周收看电视的时间为28小时,12岁至19岁的青少年平均每周收看电视的时间是23小时,当一个美国的青年人在高中毕业时,他已经看过大约2万4千小时的电视节目了。与此同时,他们大约上过1万2千小时的正式课程,也就是说,电视对他们进行的教育比起正规的教育整整多出了一倍。”[6]随着知识普及方式的逐步多元化,获取知识的途径变得越来越多,电视、多媒体等鲜活的方式往往更受少年儿童们的青睐,在这种背景下,孩子们对传统阅读的方式、专程前往少年儿童图书馆进行阅读的态度逐渐变得消极也就不足为奇了。

 1/3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图书馆开展少儿艺术教育活动探析
下一篇:坚持送书下乡工程促进少儿阅读工作一以金华市少儿图书馆为例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