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图书馆服务规范》在公共图书馆阅读推广视角下的解读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7 00:37:09     来源: 《河南图书馆学刊》2014001期

马英

(东莞图书馆,广东东莞523071)

关键词:公共图书馆服务规范;公共图书馆;阅读推广

摘要:文章试图从公共图书馆阅读推广的视角对《规范》进行阐述和分析研究,并提出了一些思考。

中图分类号:G258.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1588(2014)01-0018-03

收稿日期:2013-12-10

作者简介:马英(1980-),东莞图书馆馆员。

《公共图书馆服务规范》(以下简称《规范》)从2008年1月立项启动,至2011年10月定稿,前后经历了近4年左右的时间,最终由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于2011年底批准发布,于2012年5月1日起正式实施。它填补了当前我国图书馆规范体系中服务类标准规范的空白,是中国公共图书馆界的一件大事,也是中国公共图书馆业界颁布的重要国家标准。《规范》的框架结构由前言和八个部分组成,八个部分是:范围、规范性引用文件、术语和定义、总则、服务资源、服务效能、服务宣传、服务监督与反馈等。[1]它不仅对公共图书馆服务提出了全国的统一标准,让公共图书馆服务有了评估依据,同时也给全国公共图书馆界如火如荼进行的阅读推广事业带来了诸多的利好因素。

1《规范》迎合了公共图书馆阅读推广法制化进程的需要

公共图书馆作为阅读推广事业的重要有生力量,它工作的开展就非常需要良好的法制环境来做支撑,而这个法制环境是由图书馆法律体系的多个方面组成的,主要有图书馆专门法、图书馆相关法、图书馆行业自律规范、与图书馆活动相关的国家法或集团宣言等几个方面。在国外公共图书馆阅读推广法制完备的国家,阅读推广的相关法律法规和专门立法互相补充,共同构建了较完备的公共图书馆阅读推广的法律体系。同国外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公共图书馆阅读推广法制化还存在差距,尚在进行之中,《规范》不仅填补了我国图书馆规范体系中服务类标准规范的空白,同时也为我国阅读推广的法制化进步做出了一定贡献,因为其中的许多规定都会对公共图书馆开展阅读推广工作产生积极影响,例如:在服务资源中有关公共图书馆人财物的保障性规定、服务效能中关于开展流动和总分馆服务,以及引用新的信息技术手段开展拓展服务的规定、服务宣传中通过联合媒体和采取各种形式手段来吸引读者进行活动推广的标准规定等。

1.1国外公共图书馆的阅读推广法制化情况

在国外,有的国家为公共图书馆的全民阅读推广专门立法,有的国家还在相关法律中做出规范,例如:美国、英国、丹麦以及亚洲的日本和韩国等许多国家都通过专门立法来规范政府和相关组织在图书馆开展全民阅读中的责任和义务,为阅读推广提供环境和条件保障,这些法律内容全面、规定详细,几乎涉及了图书馆阅读推广工作的方方面面,包括图书馆的目标、资源建设、管理机构、部门设置、运行研究、经费补贴、图书馆员工、职业认证、存储图书馆、图书馆的服务和图书馆网的建立等。例如:丹麦早在1920年就制定了图书馆法。2000年5月,一部新的图书馆法——《图书馆服务法》(Act Regarding Library Service)由议会审议通过。根据新图书馆法的要求,每一个城市都有义务独自或者与其他城市联合建设一所面向所有公民的公共图书馆[2];韩国现行的《图书馆法》第四章(公共图书馆)一章中,规定支持地区图书馆的协作、确立及实施读书生活化计划、组织或召开演讲会、展示会、读书会、文化活动以及终生教育的相关内容为主要业务等。各个国家的相关法律也有很多对公共图书馆开展阅读推广活动的政策和规定,例如:美国的《版权法》《高等教育法》中涉及图书馆资源利用、阅读推广人员培训等内容;2005年颁布的《英国公共图书馆服务标准》要求扩大图书馆网的覆盖率,规定在绝大部分地区,用户居住地两公里之内必须要有图书馆;还有韩国在1994年颁布的《图书馆及读书振兴法》;日本的《关于推进儿童读书活动的法律》和《文字·印刷文化振兴法》等。这些阅读推广的相关法律法规和专门立法互相补充,共同构建了公共图书馆阅读推广的法律体系,从经费、服务和人员等多方面对公共图书馆的阅读推广事业发展提供制度保障。

1.2国内公共图书馆的阅读推广法制化情况

我国的文化源远流长,图书馆也有着悠久的历史,但我国最早的图书馆法规始于清宣统年间的《京师图书馆条例》,只是对政府责任、图书馆运行方式提出了要求,并没有对阅读推广提出要求。除了1916年借鉴欧美经验颁布了正式的出版物图书馆缴送制度外,新中国成立以来一直都没有“图书馆法”,[3]当然也就没有以《图书馆法》做支撑的阅读推广方面的法律保障。如今,我国的《公共图书馆法》正在加紧制订之中,同时地方层面的立法成果比较丰富,显露了中国图书馆事业法治建设的一个基本趋势——“地方先行”。有业内人士将这一现象形象地比喻为“中国图书馆立法的农村包围城市”。[4]这些根据本地特点,大胆探索制订的相对符合各地特色的地方性图书馆专门立法也为当地图书馆阅读推广事业的开展提供了支持和保障。当前《规范》的实施正好迎合了我国公共图书馆阅读推广法制化需要大繁荣、大发展的现实情况,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同时也标志着我国图书馆阅读推广法制化建设所取得的成绩和与国外差距的缩小。

 1/3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河南省图书馆联盟建设研究
下一篇:经典阅读网络平台建设研究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