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计算、图书馆和著作权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6 19:21:47     来源: 《河南图书馆学刊》2013012期

秦珂

(新乡学院图书馆,河南新乡453003)

关键词:图书馆;云计算;著作权;侵权责任;著作权合同

摘要:以云计算为代表的新技术引领下的图书馆创新遇到了诸多以前未曾接触的非常棘手的著作权问题,使图书馆领域远未解决好的利益矛盾与权利冲突变得更加纷纭复杂。基于立法的滞后性和不确定性,以及图书馆著作权诉讼案件频繁发生的现状,应该把云计算环境中图书馆的法律风险与责任承担作为研究和实践的重点。理论与现实表明,建构以博弈性协作为理念,以订立和履行合同为核心内容的权益分配与利益平衡机制将成为云计算环境中图书馆开展著作权管理的必然选择、主要策略与可行路径。

中图分类号:G251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1588(2013)12-0069-04

创新是所有智力财富的源泉,是发展的动力。因此,人们务必支持他[1]。图书馆对云计算(Cloud Computing)的敏感反应和快速接纳再次印证了他是靠脚踏实地的技术实践不断推动创新的重要角色。然而,云计算不会、也不可能摆脱任何一项新技术的运用都会对既有的著作权利益平衡机制形成扰动的历史规律,图书馆向“云端”迈进不可避免地将迎来新一轮的权利博弈,使远未解决的被称为“知识产权里的哥德巴赫猜想的网络著作权问题”[2]变得更加纷纭复杂,这引起了图书馆界部分学者的警觉与担忧。图书馆的“云变革”方兴未艾,“云雾缭绕”之中尚无法认清被称为“革命性的计算模型”的云计算的面目,不可能前瞻其给图书馆著作权管理带来的全部影响。但是,图书馆的确需要“为云筹谋”,以在思想、策略和措施等方面作好应对云计算环境中的著作权矛盾与利益冲突的充分准备。

1云计算来敲门:图书馆著作权问题再受关注

普遍认为,“云梦想”肇始自1961年美国斯坦福大学著名教授John McCarthy对于计算资源与新型工业基础关系的论断。云计算的实用萌芽则是2001年Salesforce推出的第一个云计算案例——CRM在线系统,2006年,Google首席执行官Eric Schmidt对“Cloud Computing”概念的率先阐述,预示着人类社会将真正迎来“云行天下”的时代。按照《美国国家标准和技术研究院之云计算定义》的分类,云计算包括“基础设施即服务”(IaaS)、“平台即服务”(PaaS)、“软件即服务”(SaaS)等三种类型,可见云计算渗透的核心理念是“Everything as a Service”,即把各种资源(信息、软件、平台等)当成服务随时向不同地域的用户提供。作为最新的传播技术,如同以往的先进技术一样,云计算必然会掀起新的著作权纷争的波澜,这不只是理论上的推演,而是已经发生的社会现实。比如:国外的“Megaupload案”、“Hotfile案”,国内的“百度文库案”等。此类诉讼影射出立法的滞后性,考验着法官的智慧,而面对部分无法可依的云计算著作权问题,尤其是原本不是著作权客体的操作方法、软件逻辑结构、功能设计在云计算中的重要作用及其对著作权保护范围与对象的直接影响时,法官往往感到茫然不知所措。

2009年5月,在国际图书馆界有“追云领头羊”美誉之称的联机计算图书馆中心(Online Computer Library Center,OCLC)出台《WorldCat记录使用与传递政策》,试图取代沿用了数十年的《OCLC衍生记录使用与传递指南》,最终因为各方意见分歧而作罢。这场在“云端”同著作权的首次遭遇战,使图书馆界认识到,“彩云”和“祥云”之间并非可以直接划等号,“彩云”下面掩盖的可能正是法律的陷阱。2012年11月,鉴于著作权对“云图书馆”建设的制约,美国众议院共和党研究委员会(RSC)在报告中指出,现行著作权制度对新的市场模式和创新极具破坏性,扼杀了公共图书馆的活力,呼吁为了促进包括云计算在内的新技术的应用,开展著作权保护改革[3]。我国有学者认为著作权问题是云计算对图书馆管理的主要挑战之一,还有学者分析了云计算环境中图书馆领域著作权冲突与协调模式,阐述了立法、技术措施和监管等问题。

就目前的理论研究与实践成果,无法尽举云计算环境中图书馆涉及的著作权问题,但是从下面的例子中其复杂性可窥一斑:在IaaS模式中,图书馆将自己的资源交给云服务提供者托管后是否还享有对这部分资源的著作权或支配权?图书馆本身的数据是否可以被云服务提供者筛选、整理后提供给新的用户使用?新的用户对这些数据的使用会否影响到图书馆享有的著作权?如何维系这种多方的利益平衡关系?比如,OCLC就利用WorldCat中的馆藏数据开发出了“大学与研究图书馆推荐书目”等新的信息产品,那么相关图书馆能否从其收益中“分得一杯羹”呢?在SaaS模式中,图书馆得到的是软件服务,而非软件复制件,这种利用方法是否受到著作权法调整呢?在PaaS模式中,图书馆很难明悉云服务提供者和软件开发者之间的合作与权益分配情况,不仅弄不清软件的著作权状态,而且在使用软件缴费上产生模糊,不知该向谁缴费。云计算环境中,图书馆信息资源国际共享具有了更加便利的条件,一旦发生纠纷司法管辖权也是一个难题,因为“云端”随时在动,传统的侵权行为地、侵权设备所在地、侵权人所在地的判断标准还能继续适用吗?诸如此类问题,关乎图书馆本身的著作权利益和可能承担的法律责任。

 1/5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微信在图书馆信息服务中的应用
下一篇:手机阅读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