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图书馆为视障者服务的版权立法若干问题探讨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6 15:16:18     来源: 《河南图书馆学刊》2014007期

樊玮

(新乡日报社资料室,河南新乡453003)

关键词:图书馆;视障者;版权;立法

摘要:我国图书馆为视障者服务遇到了诸多版权障碍。为此,应以《马拉喀什条约》的缔结为契机,从利于视障者获取和使用作品出发,对版权法作出新的调整,使图书馆有可资依据的清晰的版权使用规则与较为宽松的版权合理使用权利。

中图分类号:G250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1588(2014)07-0056-03

收稿日期:2014-05-09

作者简介:樊玮(1963-),新乡日报社资料室馆员。

“视障者”是需要得到国家与全社会特别关照的弱势群体。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研究,全球视障者超过3.14亿[1]。图书馆是为视障者提供服务的重要组织。然而,图书馆向视障者传递知识信息职能的发挥,有赖于版权法律制度的保障。近年来,许多国家纷纷对版权法作出调整,力求清除视障者享有图书馆服务遭遇的版权障碍。比如,2002年,英国颁布《版权·视障者法案》,赋予视障者未经授权复制已出版或未出版作品的权利[2]。又比如,2005年,日本修改后的版权法规定,无论出于营利或非营利目的,都允许对作品进行盲文翻译,允许数字化存储与网络传播[3]。比较而言,我国对视障者版权立法不健全。鉴于2013年6月《关于为盲人、视力障碍者或其他印刷品阅读障碍者获得已出版作品提供便利的马拉喀什条约》(以下简称《马拉喀什条约》)已明确要求各国为视障者获取已发表作品开展国内版权限制立法,而我国又是该条约的首批缔约国,所以有必要借《著作权法》第三次修订之机,向立法机关阐述图书馆的诉求。

1图书馆适用合理使用权利的资格

在版权法中,合理使用权利只适用于特定主体,目的是在私人利益与公共利益之间寻求平衡。适用于视障者获取作品的权利限制与例外主体通常包括三种类型,即:视障者、代理人(看护人、照顾者等),以及法定辅助人(又称“被授权实体”)。“被授权实体”是视障者版权限制与例外立法的重要内容。比如,按照英国《版权·视障者法案》的规定,合理使用的主体是“政府教育部门”。澳大利亚《版权法》规定,“协助无法阅读印刷本之人的机构”必须由教育机构或司法部长指定。美国《版权法》则规定,“被授权实体”是指“经法律授权的团体”。法律之所以将“被授权实体”当成视障者版权限制与例外的适格主体,是因为制作和提供视障者可以感知的出版物(无障碍格式版),是一种专业工作,视障者不具备相关知识与技术。加之,制作无障碍格式版往往需付出大量资金,也是视障者及其代理人无法承受的。

《马拉喀针条约》第二条第三款明确了“被授权实体”的概念:政府授权或承认,以非营利方式向受益人提供教育、指导培训、适应性阅读或者信息渠道的实体,或者其主要活动或机构义务之一是向受益人提供相同服务的政府机构或非营利组织。从此定义可以看出,“被授权实体”的适格条件主要有三项,即政府授权或认可、非营利性运作、主要责任是向视障者提供教育、培训、阅读服务。

我国《著作权法》中没有关于“被授权实体”的规定。《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第十二款规定,“将已经发表的作品改成盲文出版”可以不经许可。从此规定可以看出,只有中国盲文出版社是适格主体,而中国盲文图书馆在实践中也被当成适格主体来对待。我国视障者占全球视障者总数的20%左右[4]。显然,只有中国盲文出版社、中国盲文图书馆为视障者提供服务是远远满足不了需求的。我国公益性图书馆(公共图书馆、公立高校图书馆等)是国家主办的以政府名义行使公共文化职能的非营利机构,许多图书馆虽然并没有被《著作权法》明确纳入为视障者服务适用权利限制与例外的主体范围,但事实上设立了无障碍阅览室、盲人视听室,建设了相当数量和多类型的盲文资源,开展了相关服务,积累了日益丰富的服务经验。为了使图书馆为视障者提供服务有坚实的法律基础,有必要对“被授权实体”的资格条件、认定程序等问题开展立法。

2图书馆合理使用权利的主要内容

图书馆为视障者服务适用的版权限制与例外的权利内容在各国和地区版权法中都不尽相同。比如,加拿大《版权法》规定,基于视障者的版权限制与例外不适用于视听作品,也不包括作品的大字本,对于已经有专供视障者的出版物在市场上销售时,也不能适用合理使用条款。英国《版权·视障者法案》规定,版权限制与例外适用于已出版和未出版的作品的单份复制,而日本《版权法》则规定复制只适用于已出版作品。还有许多国家的版权法在为视障者提供服务适用权利限制与例外是否需要付费等问题的规定方面,差别较大。

 1/3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探讨公共图书馆对残疾人信息素养教育权保障
下一篇:基于社会学视角下图书馆交往功能的探讨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