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少儿图书馆读者服务内容的比较分析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6 02:19:00     来源: 《河南图书馆学刊》2016007期

钟文

(深圳少年儿童图书馆,广东深圳518000)

关键词:中国;日本;少儿图书馆;读者服务;比较分析

摘要:文章在概述中日少儿图书馆读者服务发展现状的基础上,采用比较分析法,以中日少儿图书馆的服务内容为对象,对读者借阅服务、馆际合作交流服务及特殊群体服务等三方面做出比较分析,进一步提出积极推广少儿阅读活动、重视多元化少儿图书馆合作与交流及加强特殊群体服务等建议。

中图分类号:G258.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 -1588(2016)07 -0139 -02

l 中日少儿图书馆读者服务的发展现状

中国少儿图书馆读者服务起步较晚,从1914年北京建立第一家少儿阅览室“京师通俗图书馆少儿阅览室”至今,到目前已有3,000多个少儿图书馆。而日本少儿图书馆读者服务起步相比中国较早,从1887年建立第一家少儿图书馆“东京神田教育会设立的小学部”至今,到目前已有4,000多家少儿图书馆。目前,日本少儿图书馆服务发展方向在宏观上对县内各少儿图书馆服务进行了总体规划,市级以上的少儿图书馆则以借阅服务为主,向少儿群体提供个性化图书馆服务。为了对中日两国少儿图书馆读者服务内容进行比较分析,笔者对日本国立国会国际少儿图书馆、京都市少儿图书馆、广岛市少儿图书馆及向岛少儿图书馆等多家日本少儿图书馆展开深入探究。以期发现中日少儿图书馆读者服务的异同。

2 中日少儿图书馆读者服务内容的比较分析

中日少儿图书馆服务内容主要围绕“读者借阅服务、馆际合作交流服务及特殊群体服务”三方面进行比较分析,其主体框架见图l。

2.1中日少儿图书馆读者借阅服务的比较分析

中日少儿图书馆读者借阅服务在开馆时间与服务窗口方面具有不同之处,中日两国少儿图书馆读者借阅服务都有着自身的优势与不足(见表1)。

由表l可以看出,中日两国在少儿图书馆读者借阅服务方面,开馆时间相差不大,而在少儿读者借阅服务窗口上存在一定程度的差异性。通过中日两国少儿图书馆读者借阅服务比较得出,我国的少儿图书馆更注重图书借阅服务,而日本图书馆则重视图书馆和读者之间的互动活动。所以,在注重我国少儿图书馆读者借阅服务的同时,还应借鉴日本的图书馆员与读者之间的互动活动。

2.2中日少儿图书馆馆际合作交流服务的比较分析

中日少儿图书馆馆际合作交流服务存在一定程度的差异性,其内容呈现多样化,需要进一步深入挖掘。我国少儿图书馆为少儿读者提供了多样化的图书服务,丰富了他们的课余文化生活。通过中日少儿图书馆馆际合作交流服务中的合作方与具体内容比较,日本少儿图书馆的馆际合作交流服务更加系统化,无论是学校图书馆、幼儿园还是其他少儿机构,甚至涉及保健中心,都与他们达成了相应的合作关系;而我国合作群体相对较少,大多数是与学校、少儿图书机构交流合作。因此,图书馆应当重视多元化馆际之间的交流合作,促进少儿图书信息资源知识共享,以满足现代读者个性化需求,提高服务效率(见表2)。

2.3中日少儿图书馆特殊群体服务的比较分析

1994年发布的《公共图书馆宣言》,倡导向所有人提供平等的服务,对于不能正常使用图书服务的人群,提供特殊的图书与文献服务。中日少儿图书馆特殊服务也呈现出差异化。从表l和表2得知,国家图书馆少儿图书馆、深圳少儿图书馆、上海少儿图书馆、厦门少儿图书馆、湖南少儿图书馆及杭州少儿图书馆等多家少儿图书馆,只有部分设置视障阅览室,而日本少儿图书馆比较重视特殊群体服务,如:日本国立国会国际少儿图书馆、京都市少儿图书馆、广岛市少儿图书馆及向岛少儿图书馆等多家少儿图书馆都制作了图书音译的录音与盲文资料、邮寄图书服务,配备有盲文资料及专用轮椅设施等。

3 完善我国少儿图书馆读者服务体系的建议

3.1积极推广少儿阅读活动

首先,制订可行性阅读计划。按照少儿不同年龄段及心智发育分级划分,制订可行性阅读计划,为其提供相应的图书服务。其次,开展亲子阅读。少儿处于未成年时期,让家长陪同孩子阅读,拉近父母与孩子之间的距离,开展家庭阅读教育工作,将其纳入少儿阅读推广计划中,提高少儿的阅读能力。最后,加强合作。加强少儿图书馆与学校、社区及其他少儿机构的合作,开展有关少儿阅读的展览与讲座,通过一些少儿读物等阅读活动,提高少儿对阅读及使用图书馆的认知度。

 1/2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读书是太阳下面最美好的事情
下一篇:浅谈微媒体时代开展少儿阅读推广活动的几点策略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