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图书馆赠书与交换工作存在的问题及其对策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6 02:04:46     来源: 《河南图书馆学刊》2016008期

黄芳

(中山大学图书馆,广东广州510275)

关键词:高校图书馆;赠书与交换工作;中山大学图书馆

摘要:基于高校图书馆赠书与交换工作的实践经验,文章分析探讨了新时期国内高校图书馆赠书与交换工作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并从中山大学图书馆的实践以及对高校图书馆整体了解出发,提出具体的对策和设想,以促进赠书与交换工作的发展,更好地为在校师生服务,同时促进国际合作与交流。

中图分类号:G250.76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1588(2016)08-0066-03

收稿日期:2016-07-19

作者简介:黄芳(1987—),中山大学图书馆助理馆员。

1研究背景

图书馆赠书与交换工作,包括图书捐赠以及图书交换两部分。所谓图书捐赠工作,是指图书收藏者将其保存的有价值的图书资料自愿赠送给图书馆,由图书馆长期收藏和管理,供广大读者使用[1]。图书交换工作主要是指和海内外文献收藏机构通过交换获得赠书,交换工作和捐赠工作密不可分。赠书与交换工作是图书馆丰富、补充馆藏的重要而有效的途径,是拓展图书馆与海内外文献收藏机构、学术机构交流与合作的重要桥梁,是扩大图书馆社会影响力、提高知名度和声誉的重要窗口,对图书馆的建设和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和信息时代的到来,高校图书馆接受的图书捐赠日益增多,与海内外单位的图书交换也迅速发展,赠书与交换工作面临许多挑战。因此,如何进一步促进赠书与交换工作的发展,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具有重要意义。中山大学图书馆一直以来都十分重视赠书与交换工作,并取得很大发展,已与海外200余家单位保持长期的交换和合作关系,近十年来每年接收的赠书都以数万册记。笔者以中山大学图书馆赠书与交换工作为例,分析探讨高校图书馆赠书与交换工作存在的主要问题,并从中山大学图书馆的成功经验以及对高校图书馆的了解,提出具体的对策和设想,以促进赠书与交换工作的发展。

2高校图书馆赠书与交换工作存在的问题

获取捐赠图书对图书馆和捐赠者而言都具有重要的意义[2]。对赠书者而言,不但扩大了文献资源的使用范围,而且能够起到弘扬文化和传承知识的作用[3];对图书馆而言则有利于丰富发展馆藏,促进本馆与其他馆以及文献收藏机构的联系和交流,同时也有利于提高图书馆的知名度和影响力。高校图书馆的赠书与交换工作已日益成为馆藏建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很多方面卓有成效,如赠书量、赠书种类不断增加,赠书来源扩大。高校图书馆大多指定专人负责赠书与交换事宜,也尝试通过多种形式提高海内外机构、个人的捐赠热情,但是随着信息时代的发展以及赠书量的不断增加,再加上工作内容多、任务重、要求高等,使得赠书与交换工作的进一步发展面临着许多问题。

2.1传统的工作模式制约着赠书与交换工作

图书馆传统的文献交换工作主要依赖于手工管理、传统邮寄信件[4]以及收发电子邮件。整个赠书交换过程花费的时间比较长,影响了交换的时效性,而且需要工作人员手工统计并根据“先来先得”的原则寄送文献,特别是对于交换单位较多的图书馆,这无疑是一个耗时繁重的工作,严重阻碍了赠书与交换工作的发展。对于接收的赠书一般都是用WORD或者EXCEL表格进行登记,不利于对赠书情况的全面把握;个别图书馆有专门的赠书网站,但是内容较单一。

2.2赠书与交换工作相对被动

很多高校图书馆赠书工作还处于“被动”状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认识上还停留在“施”与“受”的关系上,主要是被动接受赠书[5],一般很少主动征集馆藏所需赠书,也较少主动向社会介绍本馆的赠书与交换工作,很少“走出去”。二是为了不影响捐赠者特别是大批量赠书者的热情,同时由于挑选费时费力,图书馆对于赠书一般都是“来者不拒”。三是赠书的随意性、不可预见性和不确定性,使得赠书与交换工作相对被动,如捐赠者直接将书邮寄到馆或请人转交赠书等。这种被动局面,带来的是赠书质量的参差不齐,可能会出现赠书与图书馆定位不符、资源重复、赠书本身没有收藏价值、过于残旧破损等问题[6]。

2011—2015年中山大学图书馆大批量赠书情况见表1。从表1可以看出,从2011年到2015年每年赠书数万册,而且逐年增加。迄今为止,中山大学与海外200余家单位建立了赠书与交换关系,定期挑选和接收美国国会图书馆、日本岩波书店、台湾汉学研究中心、澳门理工学院图书馆、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等单位的赠书,此外还有不定期的、集中或者零散的大批量赠书如香港浸会大学图书馆、广州中大建筑设计研究院、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中山大学丘元禧教授赠书等。但是被动接收的大批量赠书,质量往往参差不齐,其中虽有很多有价值的赠书,但是不可避免也会出现特别陈旧、破损严重甚至没有收藏价值的赠书,在馆藏空间十分有限的情况下,这些赠书只能束之高阁。

 1/3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新时代环境下大学图书馆阅读推广研究
下一篇:高校图书馆新人职馆员职业认同感培育研究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