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融合背景下图书馆知识服务*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6 01:46:35

郑杰,李东鑫,韦春伊

(西南科技大学图书馆,四川 绵阳621000)

关键词:全媒体;知识服务;媒体融合

摘要:新媒体的发展促进了媒体融合,媒体融合会给图书馆的知识服务带来显著的影响。文章分析了新媒体与图书馆知识服务之间的关系,列举了知识服务深度融合的三个方面,提出了在媒体融合背景下知识服务的发展与转变的策略。

中图分类号:G250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1588(2016)09-0085-03

收稿日期:2016-08-02

作者简介:郑杰(1982—),西南科技大学图书馆助理馆员;李东鑫(1977—),西南科技大学图书馆助理馆员;韦春伊(1982—),西南科技大学图书馆助理研究员。

* 本文系2015年度西南科技大学图书馆科研基金项目“媒体融合背景下的图书馆知识服务研究”的阶段性成果之一,项目编号:TSG2015003。

随着互联网技术、移动通信技术的不断发展,人们获取和使用信息的方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电脑、平板电脑、智能手机大中小“三屏”成为展示信息的重要窗口。以此为契机,新兴的传播媒体正改变着传统的信息传播媒体一统天下的局面,它们利用传播速度快、互动性强的特点,逐渐成为人们的宠儿,并对传统的出版业、媒体业与图书馆业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图书馆应该开始顺应趋势,尝试利用新技术,使用新兴媒体向用户提供多种方式的信息知识服务。

媒体融合是近年来行业领域与学术界热烈讨论的课题,它影响着与信息的生产、组织、传播、保存相关的行业,包括图书馆业。图书馆以丰富的馆藏纸本资源与数字资源为基础,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加快媒体融合,给用户提供符合需求的信息与服务。

1媒体融合与知识服务

1.1媒体融合

在1983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伊契尔·索勒·普尔早在其著作《自由的科技》中提出了“传播形态融合”,预测了未来媒体会呈现一种多功能一体化的趋势[1]。此后国内外的学者从多个角度对媒体融合展开了研究,其中比较知名的有美国的安德森·纳奇森的媒介联盟论,他认为印刷型、音频、视频和互动数字媒体组织直接结合成为可操作的文化战略联盟就是融合媒介[2]。在李奇·高登的媒介融合的形态研究中,他认为根据不同的传播语境,媒体融合可以分为所有权融合、策略性融合、结构性融合、信息采集融合、新闻表达融合这些具体的形态[3]。国内学者李良荣定义媒体融合是各种媒体形态的边界逐渐消融,多功能复合媒体逐渐占据优势的过程和趋势,是全方面、深度的融合[4]。蔡雯则提出了媒介融合的手段,媒介融合包含了内容的融合、渠道的融合、终端的融合三个方面[5]。2014年,我国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了《关于推动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了强化互联网思维、使用先进技术、加强内容建设是媒体融合的基础,内容、渠道、平台、经营、管理是媒体融合的着力点,构建立体多样、融合发展的现代传播体系是媒体融合的目标。

国内外学者在研究的过程中,多从传统的媒体行业的角度来解读媒体融合,重点放在了媒体融合平台的构建、信息生产传播的过程改进等方面。对于图书馆,理解媒体融合是构建新形态图书馆知识服务的关键因素之一。

1.2图书馆知识服务

知识服务是图书馆为适应知识经济与网络数字化信息传播的冲击,依靠自身的优势,开展的新型图书馆的核心服务。张晓林认为知识服务是以信息知识的搜寻、组织、分析、重组的知识能力为基础,根据用户的问题和环境,融入用户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提供有效支持知识应用和知识创新的服务[6]。他还提出与传统的信息服务相比,知识服务无论在观念还是服务方式上都是全新的工作方式[7]。经过近二十年的研究与发展,知识服务不论是在理论层面还是实践层面都取得了丰硕的成果。研究者普遍认为图书馆知识服务是以现代信息技术为依托,以用户需求为导向,利用自身的馆藏信息资源与丰富的网络信息资源,为用户提供知识产品或解决方案的高级服务形态。

2拥抱新媒体的知识服务

2.1知识服务与新媒体

长期以来,图书馆依托纸本信息资源向用户提供信息服务。伴随新技术的出现,新形态媒体极大地影响了用户的信息行为,“桌面+移动互联网”占用了人们过半的媒体消费时间,人们利用微博讨论重大事件,快速传播信息;利用微信阅读文章,了解新信息。图书馆在巨变中应顺应趋势,积极拥抱新媒体。据黄国凡等统计,截至2014年8月,省级、副省级公共馆中有超过1/2开通了移动图书馆、超过3/4开通了微博、超过1/4开通了微信;“211工程”高校中有近4/5开通了移动图书馆、超过1/2开通了微博、超过1/4开通了微信[8]。

 1/3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试论清代台州藏书家关注乡邦文献的特点
下一篇:浅谈wifi时代图书馆网络安全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