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金吾藏书及其目录学成就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6 01:29:54

李巧玲

(南通大学图书馆,江苏南通226001)

关键词:张金吾;藏书活动;《爱日精庐藏书志》;目录学

摘要:张金吾是清代著名的藏书家,文章结合张金吾的生平及著述,介绍其藏书理念、藏书来源、藏书实践、藏书特色以及著作《爱日精庐藏书志》的主要内容,详细论述了张金吾的目录学思想,指出《爱日精庐藏书志》的文献学价值,对当今仍有一定的参考作用。

中图分类号:G250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1588(2015)12-0139-02

收稿日期:2015-10-18

作者简介:李巧玲(1966—),南通大学图书馆副研究馆员。

张金吾(1787年—1829年),字慎旃,号月霄,江苏常熟人,生于藏书世家,为明武邑教谕张懋之后,祖父张仁济,父亲张光基,都是县诸生。他自幼博览群书,酷爱考据之学,加之其叔父张海鹏在学业上不断予以精心辅导,识见为之大增,在二十二岁便补为博士弟子员。但他省试落榜,遴弃科举之业,一心向乡资先辈汲古阁的毛晋、述古堂的钱曾学习其藏书遗风,决心在家藏的基础上,锐意访求、抄写、校刊,先后经过几十年的辛勤积累,藏书竟达八万多卷,堪称藏书名家。由于张金吾博览约取,平生著述颇富,据估计有几百卷,主要有《爱日精庐藏书志》四十卷、《两汉五经博士考》三卷、《广释名》二卷、《育旧录》一卷、《金文最》一百二十卷、《十七史经说》十二卷、《治经堂续经解》一千二百余卷,著《释冕》《广释名》《五经博士考》《十七史引经考》《白虎通注》等,总二百余卷,皆贯穿详核。

1藏书小大汇收,今古并蓄

张金吾在先人藏书的基础上,兼收并蓄,积至八万卷,取曾子“爱日以学”之语,名其楼曰“爱日精庐”,别名诒经堂、世德斋、青藜仙馆、诗史阁、异轩、求旧书庄、墨香小艇。张金吾不是为藏书而藏书,他认为“藏书而不知读书,犹弗藏也,读书而不知研精覃思,随性分所近,成专门绝业,犹劳读也。”在这一思想指导下,张金吾“少学为诗,稍长读书照旷阁与校《太平御览》诸书,为校雠之学者有年,其后,泛滥六籍,为考证之学者有年。又其后,究心经术,尊汉学,申古义,为声音、训诂之学者又有年,继而讲求古籍,考核源流,则杂以簿录之学,纂辑经说,采辑金文,则杂以汇萃之学”。由于他“篝镫深夜,寒暑不辍……抽书寻讨,质难迭生,读书间举传注旧解,或古今异读,辄取垫本作夹注,行间几满……所学益蕲深邃”。[1]阮元(文达)《虞山张氏诒经堂记》:“张氏金吾,世传家学,代有藏书,不仅多藏至八万卷。且撰书至二百余卷,刻书至千数百卷。古人实赖此与后人接见也,后人亦赖此及见古人也。是诒经堂、诗史阁、求旧书庄诸地,皆罗列古今人,使后人共见之地也。此于古人谓之有功,于己谓之有福。世之有金者无所不为,独不肯用之于书,是谓无福。若在己无学术,则虽有之肯之,亦无能用之,若是者亦谓之无福。”叶昌炽《藏书纪事诗》:“三世同耕不税田,后贤功可及先贤。谁为有福谁无福,此语可为知者传。”[2]

张金吾藏书有显著的特点:①强调藏书是为了读书。“人有愚智贤不肖之异者,学不学之所致也。然欲致力于学者,必先读书,欲读书者,必先藏书,藏书者诵读之资,而学问之本也。”“藏书而不知读书,犹弗藏读也。”这些观点是颇发人深省的。②不秘藏自己的书。在今天这也是值得一些单位和个人借鉴的。有的图书馆收藏有不少秘本,珍惜它自然是应该的,但完全不让它与读者见面是不应该的。[3]

张金吾的晚年,家境艰难。为了买书,他负下了累累巨债。到了道光六年(1826年)七月二十九日,爱日精庐的全部藏书被他的从子张承涣豪夺而去。张金吾的藏书被夺去之后,夫妇二人非常伤心。尤其是妻子季氏,一面内心忧愤,一面还要强作笑颜安慰其丈夫,因此抑郁致疾,第二年就离开了人世。张金吾在书散妻逝之后,更是触目伤心,整天以诵读和抄写佛经度日。妻死后的次年,他也在穷愁忧郁中死去。[4]李兆洛概括张金吾一生有三个特点:“爱书甚挚,读书甚勤,校雠纂辑甚富。”

2张金吾与《爱日精庐藏书志》

“爱日精庐”为张金吾的读书、藏书之所,所藏书有“张印月霄”“张金吾藏”“爱日精庐藏书”“诒经堂张氏珍藏”等钤记。张金吾撰《爱日精庐藏书志》,只收录所藏宋元旧椠及有关实学罕见抄本,共765部,其中宋本约26种,抄本中文澜阁传抄本80种,余为汲古阁、文瑞楼、澹生堂、述古堂等名抄。此目创制了藏书志新体制,著录详细,每种书著录书名、卷数、版本(包括收藏情况)、作者、解题(包括考订刊刻源流、比勘板本异同优劣和内容评价)、历代书目著录、原书序跋、后人题识等。因体例最善,后来藏书志多仿效。[5]

 1/3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大数据对图书馆转型发展的影响研究
下一篇:县级公共图书馆未成年人阅读推广实践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