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图书馆创客空间发展策略研究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6 01:07:50     来源: 《河南图书馆学刊》2015012期

2.2创客空间在中国的发展

2010年,创客空间进入中国,到目前为止,我国已建立多个创客空间,如北京创客空间、上海的新车间、深圳的柴火创客空间和杭州的洋葱胶囊等。他们大部分都位于写字楼里,或多或少都遇到了经费紧张问题。如果图书馆能为创客空间无偿提供场所,创客空间就能有更多的经费用于设备的扩充与升级。

为有效利用既有空间资源,鼓励公众参与文化互动、体验创新服务,上海图书馆将一个原有的800 平方米的专利标准检索工具阅览室改造成集“设计师家园”“极客先锋空间”“创客天地”于一体的全新开放式创意阅览室——“创·新空间”,并于2013 年5 月27 日正式启用,这是我国图书馆开展创客空间服务的首次大胆尝试。长沙图书馆新三角创客空间(Triangle Space)是以公共图书馆为基地的创客空间,其名称“新三角”寓意着“科技+文化+创意”甚至更多可能元素的碰撞组合[5]。它为长沙的创客们提供了场地、工具、技术资料以及交流展示的平台,其活动版块包括创意制作、创意培训、创意体验、创意展览。

创客们是一个紧密团结的群体,他们开放包容,乐于分享,并且热爱自己所从事的事情,这与优秀的图书馆人精神高度一致。同时,因为创客们有着不同的知识背景,通过相互学习、分享资源和工具,能够推动和促进其工具的改进,从而大大降低空间的构建成本。图书馆长久以来营造的学习环境具有构建创客空间的得天独厚的优势,是孕育和发展创客文化的理想平台。

3创客空间建设中的问题

3.1定位不清晰,形式大于内容

图书馆建设创客空间,起初因为耳目一新,确实能起到吸引眼球的作用,喧嚣过后往往发现,很多创客项目与图书馆传统的科普讲座、小读者手工制作等活动有重合,是“新瓶装旧酒”。读者参与的创客空间项目,是一次性的还是长期的;各个图书馆从自身的情况和发展的角度出发,根据自己掌握的资源,倾向何种门类的项目;项目本身的性质与图书馆的主要业务方向是否一致等问题往往决定了图书馆林林总总的创客空间主营项目的区别。

3.2经费支撑不足,缺乏长效保障

众所周知,公共图书馆作为一类公益文化事业单位,全部运行经费来源于当地财政拨款。沿海地区和中西部地区对公共图书馆的投入水平有很大差别,因此各个图书馆的软硬件设施差距较大。资金充足的图书馆配置了先进的软硬件设施,可以引进最流行的钻孔铣床、 激光切割机、 数控机床、 光控装置、 3D 打印机等,而且还能时刻紧跟技术潮流定期更新换代;而有的图书馆则囊中羞涩,只能具备最传统、最基础的软硬件配置。配置条件的好坏影响了图书馆的信心,也限制了图书馆创客空间的未来服务范围和水平。

3.3运营规范待加强,深层次服务乏力

图书馆在人们的印象里一直是一个安静、整洁、有序的组织机构,并且有禁止喧哗、不得携带食物背包等一系列读者须知规范,这与创客空间呈现的相对嘈杂的特征相冲突。创客空间是一个协作的、交流的、以团队活动为主的、具备各类制造工具的加工车间、实验室。对这种嘈杂环境的预期接受能力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一个图书馆开辟创客空间的主观意愿。创客空间一旦入驻图书馆,无序随意的创客空间氛围势必颠覆图书馆原有的空间环境,对图书馆传统服务产生一定的影响,因此空间的秩序、运营管理亟待规范和加强。另外,图书馆创客空间的实践项目大多过于专业,普通图书馆员很难在这个过程中发挥作用,暴露了图书馆自身的短板,急需这方面的信息创新人才参与项目管理。

4图书馆创客空间可持续发展的策略思考

4.1明确建设定位,避免一哄而上

从美国图书馆创客空间建设现状来看,公共图书馆创客空间一般面向社区群众,正如韦斯特波特公共图书馆所说:“Makerspace 新空间设置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想在社区培养企业家的创新精神,希望图书馆成为一个鼓励发明创造的地方”。美国公共图书馆创客空间一般为创客们提供技术培训、3D 打印、信息服务等,涉及项目多种多样。我国公共图书馆创客空间的主要服务对象为大学生、青年创业者,项目设置应与年轻人的兴趣爱好一致,便于成果转化,服务服从于自助创新、创业等目的。同时,公共图书馆应与政府相关部门密切对接或与相关机构、企业密切沟通,使创客空间成为科技创新的一个孵化基地。

 2/4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智慧图书馆的构建与服务途径实现吴海茹
下一篇:欠发达地区县级图书馆延伸服务的思考与实践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