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人包”在图书馆用户信息素养教育中的实践研究术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6 00:50:16

陈几香

(北京联合大学图书馆,北京100101)

关键词:“懒人包”;信息素养教育;图书馆;微信

摘要:文章通过对国立台湾大学图书馆信息素养教育“懒人包”的实证研究,认为“懒人包”作为图书馆用户信息素养教育的工具可以满足用户不断增长的个性化、层次化需求;可以实现对信息资源高效、合理的开发与利用;有利于图书馆在信息爆炸的新形势下提高对用户信息素养教育的服务水平,同时对馆员和用户的信息素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中图分类号:G258.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1588(2016)02-0125-02

收稿日期:2015-12-29

作者简介:陈几香(1982—),北京联合大学图书馆馆员。

* 本文系北京联合大学2015年校级教研项目“本科生信息素养教育教学的调研及培养途径的研究”的阶段性成果之一,项目编号:JJ2015Y068;也系北京联合大学2015校级科研项目“我校本科学生课外阅读状况研究”的阶段性成果之一,项目编号:Sk90201510。

在全媒体时代,每天被海量信息包围的人们,要想全面了解一件事情,是很需要辨析和选择的。人们已经慢慢发展到“掌上看信息”,阅读也慢慢变成“跳跃式”阅读,因此“懒人包”应运而生。它切合时代发展的需要,大众只需花费几分钟的时间,就可以明白一个事件的全貌。

用户信息素养教育是图书馆重要工作之一。随着图书馆新技术的不断更新和信息资源的不断丰富,只有提高用户的信息素养,充分地利用这些技术、资源,才能实现图书馆信息资源的价值。目前,高校图书馆基于Web开展用户信息素养教育,但是部分读者并没有太多耐心精读。“懒人包”作为提高用户信息素养教育的工具,可以满足用户不断增长的个性化、层次化需求,既可以节约用户时间,又能够帮助用户在较短时间内学习到文献检索的要领,从而实现对信息资源高效、合理的开发利用。

1“懒人包”的内涵与来源

2009年4月,美国出现了一个很特别的“新闻懒人包”网站,这个“包”是“影片包”。“懒人包”是让没时间、没精力的懒人也能使用的封包,特指有人热心地将一个事件整理成简要、完整的说明,以利于一般人快速了解[1]。“懒人包”里面是高度浓缩的信息,可以让人在较短的时间内(一般只有3分钟)明白事情的全貌[2]。“懒人包”不是一个包罗万象的知识大集合,而是帮助普通人在最短时间内掌握事件的来龙去脉与核心问题的信息包。简而言之,其就是略去细节,只告诉普通人核心信息的超精炼写作[3]。“懒人包”最大的优势就是让人从海量、繁杂的网络信息中解脱出来,能轻松获取专业团队筛选的热点资讯,了解多元化的创意观点,实现轻松有趣的解读[4]。

受其启发,图书馆馆员为帮助用户尽快获得某个主题的信息,也可以制作文本或视频短片形式的“懒人包”,供用户参考或下载学习。

2图书馆用户信息素养教育采用“懒人包”的可行性

高校图书馆用户信息素养教育的对象主要是教师、科研人员及各层次的学生。信息素养教育的效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读者捕捉、判断和利用信息的自觉程度。信息载体、信息工具以及信息环境的变革对用户的信息素养要求越来越高,用户必须及时掌握核心的信息技巧来获取更为全面、关键的信息内容。因此,“懒人包”以用户需求为中心,针对不同层次用户的个性化需求,由馆员结合图书馆的数据资源进行整理开发,为开展图书馆用户信息素养教育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持,使得信息素养教育的个性化更加突出,用户信息实践能力进而得以强化。

2.1“懒人包”满足图书馆用户信息素养教育的多样性需求

“懒人包”以图书馆的数据资源为基础,打破了“信息孤岛”的界限,将信息素养教育内容按照用户的学习层次、专业背景,用户获取信息能力、深度,信息需求的范围、跨度进行分类整理,给予用户最大限度地支持,满足用户的多样性需求。

2.2“懒人包”满足图书馆用户信息素养教育的广泛性需求

高校图书馆用户信息素养教育的对象主要是教师、科研人员及各层次的学生。同时,高校正日益成为开放的没有围墙的大学,图书馆用户群在不断扩大。因此,图书馆利用“懒人包”可以充分开展用户信息素养教育,为用户提供高质量、全方位的信息服务,提高不同层次用户的信息素养。

 1/3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基于大数据环境的黄河文明文献资源数据库建设构想
下一篇:影响图书馆社会形象的加分之举与减分之举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