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蛀古籍及其修复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6 00:07:19     来源: 《河南图书馆学刊》2016003期

收稿日期:2016-02-04

作者简介:张珊珊(1980—),中山大学图书馆助理馆员。

本文系2015年广东省本科高校质量工程建设项目“文献保护与修复课程教学团队”的阶段性研究成果之一。

张珊珊

(中山大学图书馆,广东广州510275)

关键词:古籍修复;蛀洞修补;残片拼对

摘要:文章梳理了虫蛀现象的成因及古人避蠹的方式,就虫蛀文献的修复步骤,即修复前的清理和书页分离、蛀洞的修补和书页托裱、虫蛀残片的拼对、中西方在蛀洞修补上修复观念的差异等进行了论述。

中图分类号:G253.6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1588(2016)03-0135-03

絮化、鼠啮、虫蛀、烬毁、老化、霉蚀、缺损、粘连、酸化等,是传世古籍破损的常见原因。其中,虫蛀是指昆虫蛀食对古籍造成的损坏。南方地区温湿度较高,气候条件较符合食书害虫的生长发育,害虫繁殖能力强、生长周期短、年内世代数多,古籍遭受虫蛀的现象尤为普遍。按《古籍特藏破损定级标准》规定:只要古籍存在虫蛀现象,即定为四级破损;单张书页虫蛀面积达到50%以上,且虫蛀书页达到整册书页的80%以上,定为一级破损。

1古籍虫蛀现象的发生

古籍遭受虫害威胁,与其载体的材料特征有关。古籍及其装具中的纸张、板材、糨糊等材料含有淀粉、纤维素、蛋白质等,为虫蠹提供了食物源。一旦古籍存放地的温湿度符合害虫的生长需要,再加上古籍长期堆积、无人问津,为虫子的繁殖提供了较安定的环境,蛀虫就可以在书上“安营扎寨”,蛀食书页、大饱口福。

据调查,我国的档案害虫有54种,分属于6目19科,其中危害最大的是档案窃蠹、烟草甲、药草甲、毛衣鱼、黑胸散白蚁[1]。不同种类的害虫对不同的纸张、涂料、黏合剂的喜好程度各不相同,对古籍的破坏方式及程度也不尽相同。有些害虫喜食纤维素,有些害虫会在书上留下虫茧、虫屎、虫的分泌物;有些害虫在书页上留下圆形蛀洞,有些蛀洞呈曲线形;有些蛀洞从书的首页一直贯穿到最后一页,有些古籍则封面、书芯完好,而护页被虫蛀成筛网。有些古籍本想用封面板(或函套)保护书籍、增加耐磨性,但使用的板材不当,不仅没起到保护作用,反而成为虫蛀的重灾区;有些古籍曾经被修复,破损的页面进行了全托处理,若干年后,其他书页的变化不大,托了的书页反被虫蛀得千疮百孔,殃及与之相邻的页面。虫蛀是书籍的硬伤,絮化、焦脆等破损尚能通过加固纸张保存纸上的各类信息,但被害虫蛀食的部分则是永远的缺失。古代藏书家对此既痛心又无奈,明代文人张岱写下《讨蠹鱼檄》,称蠹鱼之害“比火焚更惨,何异于坟典于秦坑;较土掩犹凶,谁复发周书于汲冢”[2]。

为使书籍远离虫害侵扰,古人采取了各种方法防蠹灭虫。古代用于文献保护防蠹的植物有芸香草、烟草、木瓜、荷叶、芥草、香蒿、莽草、秦椒、蜀椒、百郭草、苦楝子、黄蘖、皂荚等[3]。将这些植物放在橱柜中,或夹在书页间,或燃烧以香烟缭绕,都能起到一定的避蠹效果。古人还在造纸时利用气味或毒性避免昆虫蛀蚀纸张,如:以黄蘖、靛蓝、椒染纸等。写书、印书用的墨也同样考究,为了增加墨的防腐防蛀功效,古人会在墨里加上丁香、樟脑、麝香等。在熬制糨糊时,也会加入藿香、藜芦、茅香、椒汁、楮树汁等,以期驱虫防蠹。这些技术手段在16世纪中期以前运用得比较多,当时人们保护文献的基本方法还是以制作优良的文献材料为主,注重文献自身的保护。16世纪中期后,文献数量快速增长,纸墨质量下降,书籍装订制作变得廉价粗糙,防蠹糨糊也只在修复时使用。文献质量的变化,也是明清古籍常见虫蛀现象的客观原因。

图书馆收藏的古籍,主要以各类普通线装书为主。从藏书家到大型公藏机构,这些书饱经流转,存藏环境参差不齐,虫蛀威胁不断。1988年广西图书馆和北京图书馆曾对广西14个图书馆进行调查,虫损率100%的有1个馆,虫损率90%以上的有5个馆,只有2个馆虫损率低于50%,遭虫损的图书高达抽查总数的81%[4]。虽然随着各地古籍库房条件的不断完善,虫害会逐步减少并得到有效抑制,但此前业已遭受虫损的古籍并不会因此而减少。因此,修复虫蛀文献是各地古籍保护和修复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2虫蛀古籍的修复

经虫蛀食的古籍,书页上留下圆形或曲线形蛀洞,不管是不是从首页贯穿到最后一页,都已造成不可逆转的破损。蛀洞不仅使记载的信息缺失,蛀洞周围的虫的分泌物还会使书页粘连,影响书籍使用。有些蛀洞恰好在纸捻或订线附近,使书籍散页;有些蛀洞连成一片,书页被分解为若干残片,书籍的完整性堪忧。虽然大部分的蛀洞并不会继续恶化下去,但为保障读者使用和保护书籍完整性,应尽早对虫蛀古籍进行修复处理。

 1/4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2015年河南省公共图书馆服务经验交流会在南阳召开
下一篇:大数据:图书馆服务发展前瞻*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