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公共图书馆读者存包制度的思考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5 23:42:00

王改清

(南京图书馆,江苏南京210029)

关键词:公共图书馆;读者存包;读者权利

摘要:文章基于当前公共图书馆存包制度弊端的思考,提出科学安排存包柜位置、制度与技术并求、做好读者带包进馆后的引导服务及借鉴超市的运作理念等改善措施。

中图分类号:G251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1588(2016)05-0002-02

1目前公共图书馆存包的现状

几乎所有的公共图书馆都制定了存包制度。大部分公共图书馆是强制规定所有包裹和与借阅无关的物品都要存入存包柜。如南京图书馆规定:随身携带的物品寄放到免费存包处,勿将包和自带书刊等带入阅览室。还有一些公共图书馆规定一定尺寸的包必须存入存包柜。如国家图书馆规定:大尺码箱包(大于18.4cm×13cm)及其他与借阅无关的物品可凭有效读者卡或身份证免费寄存至存包处。公共图书馆的存包规定,给读者带来了许多不便,也在不同程度上侵害了读者愉悦便利地使用图书馆的权利,造成一部分读者的流失。

1.1嫌存包麻烦

大部分的公共图书馆存包柜和借阅室不在一个地方。读者大老远赶到图书馆看书,却在阅览室门口被拦下,要求返回到还要打听半天的某个地方去存包,因而懊恼不悦,常见的做法是读者直接把包放在借阅室外,这不仅影响美观,也存在丢失隐患。有的读者嫌麻烦,直接退证,有的读者甚至直接硬闯进入。存包制度对老年读者更是造成不便,致使读者的阅读兴趣及对图书馆的好感大减。

1.2贵重物品存放纠纷

在要求存包的过程中,读者经常以包里有贵重物品而拒绝存包。通常是在多番争执,经工作人员通融后让其带包进入。

1.3存包尺寸纠纷

有些公共图书馆规定大包及背包必须存入,小包及可折叠的袋子可以随身携带。但在包的大小标准界定上,读者和工作人员各执一词,都认为对方的标准不合理。

1.4因存包引起的读者之间的攀比

周六周日以及法定的节假日,读者入馆人数都要比平时翻一番,由于工作人员疏忽,导致一些读者带包进入,后来的读者经常以此为由与工作人员争吵,拒绝存包,并投诉工作人员管理不善、厚此薄彼。

1.5存包柜内的物品被冒领问题

存包柜的密码条比较小,每天都会发生读者因为密码条丢失而要求工作人员代为开柜的事情。只要工作人员稍有疏忽,便可能给读者造成重大损失。再者,密码条丢失,因按规定须核实情况而导致不能及时开柜时,读者又会产生种种不理解和投诉。总之,关于存包发生的不愉快事情,每天都会上演,因其产生的投诉不断,严重影响了读者看书的热情和公共图书馆的形象,降低了公共图书馆的吸引力。

2当前公共图书馆存包制度带来的负面影响

2.1读者权利无法得到保证

《图书馆服务宣言》第一条规定:图书馆是一个开放的知识与信息中心,图书馆以公益性服务为基本原则,以实现和保障公民基本阅读权利为天职,以读者需求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第三条规定:图书馆在服务与管理中体现人文关怀,图书馆致力于消除弱势群体利用图书馆的困难,为全体读者提供人性化、便利化的服务。

很多公共图书馆都强调“读者第一”,但更多的做法是如何支配、管理读者而非服务读者。在读者带包进馆这个问题上,大部分公共图书馆采取的措施归根到底是以有利于图书馆管理为出发点的。笔者认为,在存包这个问题上,在不影响其他读者的情况下,读者以何种形式、是否带包进入图书馆,应该是他们的自由,也是他们应享有的权利。禁止读者带包进入公共图书馆借阅室,这种做法是对读者的不信任与不尊重,也是阻止读者正常使用图书馆权利的行为。

著名教育家蔡元培先生曾指出:“教育不在学校,学校之外还有许多机关,第一是图书馆。”[1]也就是说,公共图书馆对每一个到馆的读者都有社会教育的义务。简单粗暴地禁止读者带包进入,与公共图书馆开展社会教育的基本精神相背离,不利于公共图书馆社会教育职能的实现。

2.2降低公共图书馆的利用率

公共图书馆有着良好的学习环境、丰富的文献资源以及专职的服务人员,它理应成为社会人士终身教育的最好场所。但由于各种新型传媒的大量涌现、网络信息的增多以及公共图书馆提供的服务与读者需求之间还存在一定差距等原因,如存包问题、带证件阅览问题,都会使读者降低进馆的热情和积极性,造成一部分读者的流失,降低公共图书馆的利用率。因为公共图书馆事业的发展,追求的不仅是图书馆服务网络的完备、数量的增多,更追求的是每一个图书馆的利用率,读者的利用永远是图书馆存在的基石和发展的前提。[2]因此,公共图书馆做出任何决定都应以最大限度为读者服务、提高公共图书馆的利用率为目标。

 1/3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我的读书情缘
下一篇:基于读者决策采购的高校图书馆馆藏资源建设研究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