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数字图书馆发展现状看云计算的意义*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5 22:40:36     来源: 《河南图书馆学刊》2016010期

关键词:云计算;数字图书馆;个性化信息服务;资源共享

摘 要:文章介绍了云计算的含义和特征,深入分析了数字图书馆在发展过程中呈现出的局限性,并从数字图书馆建设、资源共享、个性化信息服务和网络建设等几个方面,探讨了云计算对数字图书馆发展的价值和意义。

中图分类号:G250.7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1588(2016)10-0100-03

2006年8月9日,Google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在搜索引擎大会首次提出“云计算”的概念[1]。此后,云计算开始成为IT领域的新的研究热点,全球大公司如Google、Amazon、IBM、微软等,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规模推动云计算技术和产品的普及。2007年,IBM首次发布云计算商业解决方案,推出“蓝云”计划;2008年,Salesforce.推出了随需应变平台DevForce,Force.平台,是世界上第一个“平台即服务”的应用[2];2010年初,Microsoft正式发布Microsoft Azure云平台服务等。2015年,英特尔公布云愿景:发展与挑战并存,便捷、高效、安全为首要目标。同时,云计算是互联网的一场重大信息技术革命,给互联网的运作和服务模式带来全新理念,也给数字图书馆带来新的发展机遇。1 云计算的含义

云计算是一种基于互联网的超级计算模式,是分布式处理、并行处理和网格计算的发展融合,它把分布在各种服务器、个人电脑甚至移动电话和其他设备上的大量软硬件资源和应用服务集成在一起协同工作。用户所需的应用程序运行在云数据中,用户所处理的数据也保存在云数据中心。一方面,云计算中心提供超强的计算能力和超大的存储空间,保证用户在任何时间、地点,通过计算机、手机或者其他终端设备实现超级存储和超级计算。另一方面,云计算平台系统稳定、功能完善、安全可靠,它具有超大规模,支持大规模计算资源的虚拟化,为存储和管理数据提供了广泛空间;它有超强的计算能力,可灵活扩展、伸缩自如,提高应用程序部署速度,促进创新,降低成本,增强业务运作的敏捷性;云计算使用方便,它是一种新型IT服务模式,类似水电一样,使用者只需根据服务本身进行选择,按需付费;云计算以用户为中心,对用户的终端设备没有特殊要求,用户可以在任何时间、地点获取应用服务。

2 数字图书馆发展的现状

1990年年初,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和航空航天局共同发起“数字图书馆计划”,计划建立名为“数字图书馆系统”的开放架构,支持分布在不同地理位置上的用户访问以机读形式存在的分布式的信息资源。经过二十余年的发展,数字图书馆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但是在它发展过程中所呈现出的局限性也越来越明显。

2.1用户流失严重

网络的普及、深入和延伸,给数字图书馆带来了巨大冲击。互联网开放、自由和共享等特征使得用户能够又快又方便地查找和获得知识信息,信息的检索和传递呈现出直接、普遍和智能化的趋势。数字图书馆虽然也提供了网络查询,但由于有IP地址限制、检索通道不畅、检索内容庞大等因素,很多高校师生宁愿选择互联网。搜索引擎日渐取代了传统图书资料的查询,图书馆渐渐湮没在互联网大潮中。2004年,Web2.0的提出和兴起,更加颠覆了传统受众的概念,Web2.0为用户提供了一个集信息收集、创建、发布、管理、分享和合作为一体的开放式交流平台,直接影响到人们在虚拟网络空间的行为模式,以网络为基础的数字化阅读、学习和科研方式蓬勃兴起。相比之下,数字图书馆建立在固定馆藏信息资源基础之上的文献检索和传递服务和以提供僵化、表层的文献资源为主的服务模式,已经不能满足用户多元化、深层次的信息需求,用户对网络的热衷程度大大超过了数字图书馆。虽然一些图书馆试图将Web2.0应用融合到具体的服务实践中,但终究竞争不过社会网络,大多只是昙花一现、热闹一时,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用户快速流失的事实。

2.2 研究脱离于网络研究之外

2003年6月,“泛在知识环境”研讨会对美国数字图书馆研究和建设方面的投入进行了反省和总结。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Stephen Downie教授认为,美国数字图书馆的研究是“爬行式渐进”的,数字图书馆项目太过于面向课题,且缺乏第三方评估,缺少“大思想”或“革命性的、影响深远的成就”,从而导致了数字图书馆计划研究对社会影响不大[3]。同样,我国数字图书馆研究也存在相同的问题。20世纪90年代以来,技术热潮席卷了图书馆界,数字化的过程过于注重自动化系统及硬件设施的升级换代,缺乏对用户应用的研究,使图书馆提供的一些以技术为出发点的服务华丽而僵化。如:知识信息智能推送服务并不符合用户的实际需求,反而对用户造成干扰。康奈尔大学Carl Lagoze教授认为,数字图书馆计划开始于网络时代之前,造成了网络研究与数字图书馆研究的人为分离[4],以至于数字图书馆孤立地、分布式地呈现,没有融入整个社会网络之中,给数字图书馆的整个研究领域带来不良影响。由于大局观的缺失,网络的研究与实践缺乏沟通合作,导致数字图书馆脱离于社会网络之外,成为一个又一个“信息孤岛”,不便于用户的访问和利用,也不利于数字图书馆的持续发展。而数字图书馆的终极目标,是协同其他信息服务机构,协同知识基础设施,共同致力于创建泛在知识环境;数字图书馆不应是单一、孤立的信息资源库,而应是整个信息空间的一个重要的知识节点。

 1/3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移动APP应用于手机图书馆的实践和思考
下一篇:图书馆电子业务文档长期保存方案研究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