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图书馆空间与用户行为研究*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5 22:35:51     来源: 《河南图书馆学刊》2016009期

魏小贞

(河北经贸大学图书馆,河北 石家庄050061)

关键词:图书馆空间;高校图书馆;用户行为;因子分析

摘要:文章通过问卷调查和因子分析的方法,对图书馆空间及用户行为、态度和偏好进行研究,试图通过用户的行为偏好找出影响用户选择图书馆空间的隐含自变量,以期为图书馆空间改造升级提供指导,为新空间设计提供依据,为图书馆空间效果评价提供参考。

中图分类号:G258.6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1588(2016)09-0126-03

收稿日期:2016-08-23

作者简介:魏小贞(1991—),河北经贸大学图书馆助理馆员。

* 本文系2014年度河北省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基于危机理念的图书馆服务定位研究”的阶段性研究成果之一,项目编号:HB14TQ018。

1研究背景

1.1研究历程

1989年,美国社会学家雷·奥登伯格(Ray Oldenburg)在他撰写的《The Great Good Place》一书中提出了“第三空间”的概念:居住空间是第一空间,工作空间是第二空间,阅读、欣赏、交流与休闲等公共空间(如图书馆、博物馆、美术馆)是第三空间。图书馆作为第三空间重要的一部分,应重视对其空间布局的设计、开发及合理利用,提高整体审美感,以充分发挥其价值。国际图书馆界于2009年提出了“作为第三空间的图书馆”命题,在国内外掀起了一股图书馆空间的研究热潮[1]。

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教育理念的转变,高校的教学模式和用户的学习方式正在发生着改变。小组研讨、演示报告等新的学习需求,协作式自主学习、沉思式学习等多元化学习方式,以及用户不同的学习风格、研究习惯和使用需求等都对图书馆空间提出了新的要求。为应对这些转变给图书馆带来的危机,图书馆空间应在研究用户需求和行为的基础上实现其功能的多元化发展,兼具支持用户严肃学习、创新学习和寓教于乐的多种功能,从传统的馆藏阅读空间转变为辅助学习、激发思维、支持用户交流会友、放松心情及帮助用户找寻灵感和获取知识的新空间[2]。

高校图书馆空间研究源于对高等教育教学模式和学习方式的积极应对和支持,这也是高校图书馆服务模式转型的重要契机。其设计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为了有效地支持用户的学习研究活动,它会随着用户教学及研究方式的改变而不断改变。空间的设计和改造仅从图书馆操作和管理的角度考虑是远远不够的,在项目改造前期,图书馆要运用人类学、社会学领域的常用社会行为研究方法作为研究工具,全面调研用户的学习研究习惯、深入了解用户学习研究活动的特点,明确用户的学习习惯及需求。

1.2研究现状

目前对高校图书馆空间的研究大致可分为两种:对某特定高校图书馆空间利用的案例分析和对某类高校图书馆空间现状的调查统计。徐越人以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Hunt图书馆为例,介绍了其如何利用问卷调查、面谈活动、人物角色法、服务路径旅程图和原型模式检测进行空间和服务设计[3]。邹薇以广东药学院图书馆为例,从环保节能的绿色建筑、文化艺术设计、富有美感的家具、个人学习迷你研究厢、多人研讨间、休闲区及极具现代感和设计感的数字设备和丰富的数字资源等方面探讨了“以读者为中心”的高校图书馆空间设计[4]。马慧生等人通过剖析“悠·图书馆”的发展理念,指出高校图书馆空间设计与新馆建设应着重从“人的空间”的角度考虑,从“书的空间”向“人的空间”进行转变,对各种功能空间进行合理再安排,打造一种悠然、舒适的图书馆生活方式[5]。如:图书馆内设置咖啡吧,书香伴着茶香或浓浓的咖啡香,能使读者彻底放松下来,畅游于知识的海洋。文中指出,新西兰奥克兰大学图书馆具有较为完备的餐饮等商业设施,其目的就是为了增加更多的生活特色和情趣,使读者愿意来、坐得住、待得长,充分利用图书馆,享受图书馆丰富的知识与信息资源及多元化空间功能的服务。别立谦以美国加州大学图书馆的空间变革为例,探讨了大学图书馆空间布局的变革特点,如:灵活可变的学习空间、更多的电子设备支持、更长的开放时间、提供食物饮料服务、移动设备外借空间和支持数字媒体创作及演示的数字媒体实验空间等[6]。刘金涛用实地考察和文献调研的方法,详细介绍了香港城市大学、香港科技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三所高校图书馆在空间利用、设施配置和运作管理等方面的实践经验[7];王迪等运用文献调查、网络调查和实地调查方法,对“211工程”高校图书馆学习共享空间的组成要素、服务设施和服务项目进行调查对比,指出我国高校图书馆空间建设存在着空间紧张、经费短缺和观念有待改变等问题,对此给出了相应的解决对策和建议[8]。

 1/3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高校学生参与图书馆的影响因素及对策研究
下一篇:应用型民办大学图书馆的转型与创新服务研究*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