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宝权与三家图书馆的不解情缘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5 22:34:01     来源: 《河南图书馆学刊》2016001期

姚敏,张承凯

(东台市图书馆,江苏东台 224200)

关键词:戈宝权;图书馆;情缘

摘要:戈宝权一生读书、爱书、藏书,重道义轻私利以及把一生藏书三次捐赠给图书馆,彰显了戈宝权惠及万邦、德被后世的高尚情操,真正做到了“立德、立言、立功”,戈宝权是真正意义上的大写的人。

中图分类号:G25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1588(2016)01-0139 - 02

收稿日期:2015-12-03

作者简介:姚敏(1967- ),东台市图书馆馆员;张承凯(1965- ),东台市图书馆副研究馆员。

著名的翻译家戈宝权(1913-2000)出生于江苏东台的一个教育世家,良好的家庭教育使他从小就接触到各种图书,曾在家乡母里师范读书,19岁毕业于上海大夏大学。在大夏大学求学时,他读的虽然是经济专业,却自学了英语、法语、日语和世界语。1932年他又开始学习俄语,是我国最早研究中外文学关系的学者之一。戈宝权的研究工作虽晚于陈寅恪等人,但却起始于我国比较文学复兴之前,他是我国中外文学关系的研究先驱,在外国文学方面取得的成就和做出的贡献也非常突出。在外国文学翻译方面,他是世界文化交流的使者,先后出版了50余种外国文学作品。戈宝权不仅是普希金和谢甫琴科作品的杰出翻译家,还把文学翻译和研究的范围扩大到了东欧、南欧和亚非拉美的一些国家。因他有英、俄、法、日等语言基础,再学习其他语言便触类旁通,他学习过德语、捷克语、波兰语、塞尔维亚语、保加利亚语。在20世纪60年代初期,戈宝权学习过拉丁文,70年代为编写《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中的希腊罗马神话典故》一书,他还认真研究过希腊文。由于他孜孜不倦的辛勤耕耘,当代许多诗人和作家的作品都先后被他翻译介绍到国内,为中国的外国文学百花园增添了许多艳丽的花朵。

著作等身的戈宝权之所以能有如此丰硕的学术成果以及在中国翻译史、中外文学史上的不朽建树,是因为他一生勤奋好学,埋首于中外浩如烟海的典籍之中。他曾激动地回忆他博览群书的启蒙者——叔父戈公振,由于叔父的启发、开导,戈宝权在童年时代就养成了读书好学的好习惯。据说,叔父曾在送给他的一盒积木的盒盖上写下这样两句话:“房子是一块砖头一块砖头造成的,知识却是一本书一本书读成的。”这对幼小的戈宝权触动很大,使他渐渐地爱上了读书、买书、藏书。由于历史的原因,戈宝权的藏书曾多次遭到损毁,但他不灰心,通过节衣缩食、长期积累和多方搜寻,慢慢地又把藏书填补起来。

1 戈宝权与上海图书馆的情缘

戈宝权做学问除了利用自身学识和自家的藏书之外,每到一地讲学、考察、参观、访问,都忘不了去书店、图书馆访书、查书,寻找自己研究过程中的未解之谜,一生都是如此。他深深懂得图书乃社会之公器,务必与众人共享的道理。新中国成立之初,戈宝权就和上海图书馆保持密切联系,每次出差到上海,他都要到上海图书馆去拜望熟识的同志,还要到徐家汇藏书楼查阅旧报纸杂志。他平时也常与上海图书馆群众工作部有书信往来,请他们代查资料或借书报刊物,这一切促成了后来戈宝权捐赠叔父戈公振藏书给上海图书馆的义举。

戈公振的藏书主要是关于新闻学和报业的。1929年春天,戈公振在上海法租界淞云别墅租了一栋三层楼房,他自己住在三层楼上,靠左的墙壁放着四五个五层的书架,上面摆满了书籍和报刊,有中文、英文和日文的,先放在中华学艺社,后又寄存在亲戚家。日本侵略军进入上海租界后,为了这批书的安全,由戈公振的儿子戈宝树存放到了上海徐汇公学的仓库里。戈宝权想起叔父戈公振为了编写《中国报学史》这本专著,常向私人和公家图书馆借用书籍,也曾经在上海徐家汇天主教堂藏书楼刻苦研读,并且和对藏书很有研究的徐家汇天主教堂的徐宗泽修士结下了深厚友谊(徐著有《中国天主教传教史概论》《明清间耶稣会士译著提要》等书)。戈宝权和姑母戈绍怡商量,考虑到这些书刊资料对研究新闻学和中国报学史的参考价值,不宜由自家收藏,加之戈公振多年来在上海新闻界工作以及与徐家汇藏书楼的关系,毅然决定捐赠给上海图书馆珍藏保存。20世纪60年代初,上海图书馆编成了《戈公振先生藏书目录》,记载共计1,533册、156份、1,748张、1盒、16包、7扎、22袋书籍资料,这其中还包括戈宝权先后送来的新发现的戈公振藏书以及上海图书馆误收进去的戈宝权放在叔父戈公振藏书中的书。

 1/3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媒体融合背景下图书馆多元化服务模式研究
下一篇:张心澂和郑良树的辩伪成就*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