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性浪潮中的图书馆后现代性研究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5 21:32:15

2非理性的批判:后现代图书馆的执着与超越

把图书馆作为一种文化底蕴来看待时,它应是社会的,是人类的文化所思和所产的。文化的反理性思维具有一种对现实的超越意识作用,后现代主义把二元价值的对立性进行批判与消解,其实就是对文化价值多元化的超验性的肯定。文化价值多元化是后现代主义对现实社会批判的结果,也是对现代图书馆文化价值内涵现实分析和价值观定位的结果。这种超越理性的价值观是对图书馆工作内涵的一种扬弃,就是通过批判的继承,在继承中创新发展。后现代主义给图书馆学设定的后现代发展之路,把图书馆推向了后现代图书馆框架与理念的建设之中,这是历史的必然,也是超越理性的、具有进步意义的价值观取向的必然。

后现代图书馆出现的必然是对现实社会文化进行批判所形成的一种文化机构的高度认可,是通过意识反思、行为反思所达到的对图书馆学现代理论的批判与继承。自启蒙运动以来,图书馆作为直接服务民众的教育文化机构,其启蒙与教育民众的话语权是在政治意志的权威下围绕中心主题进行的,其服务的本质性具有工具理性的色彩。图书馆是具有阶级性的,在国家意志的“监督”下,图书馆失去了展现个性的“天空”,被理性建构的意志“大厦”遮蔽在阴暗处,成为理性工具的代名词。这种发挥理性工具作用的意义已经偏离了图书馆产生的原始意义,也必将会促使人们通过反思去芜存真。从认识论上讲,去芜过程是一种认识思潮的形成过程,把图书馆放置在后现代主义思潮的风口浪尖上,其实就是在既去芜又存真,因为作为文化批判的后现代主义思潮,恰恰把理性价值观一分为二地进行了批判,在科学意义的层面践行了多元价值的实质本色。这不断促成了后现代图书馆的产生。以后现代主义的认识观为基础,对图书馆进行后现代性改造的首发点是文化话语权的批判。文化话语权应是现代图书馆学的核心话语,但是现代图书馆在话语权培养上处于被动、迟缓的状态,一直没有发挥应有的话语作用,直到后现代图书馆出现,才重新恢复核心话语的地位。话语权的回归是图书馆恢复正常理性的根本所在,尽管后现代主义始终扛举着“超验思维”的非理性主义的大旗,但是后现代的非理性主义是对社会的现实性批判,并非一刀切的批判。我们看待图书馆的后现代表现是在于情感的释放,是对现实中因理性因素所导致的意识精神走形的扭正,并非诋毁一切理性的东西。

客观地说,理性大厦不会全部倒塌的,只是部分进行重新建构,后现代图书馆学建构是具有建设性的,其实是对理性茫然的一种非理性地重构。在后现代图书馆学理论框架中,由于教化—控制的话语权被解构,个性解放、开放自由、关注边缘、扶弱济贫的多元化价值观被置于核心话语所关心的地位,使得现代图书馆所注重的中心意志、同质化运作因不利于人的发展而被束之高阁。后现代主义对人性的解读也成为图书馆自信发展的必要理由。长期以来,我们把主体对客体的开发与利用作为图书馆运作的中心任务,在形式上特别注重客体资源的工具化效用,文献信息资源大规模地电子化、知识管理的网络化以及业务流程的自动程序化。这种具有工具理性色彩的组织活动在价值观上忽视了人的主体作用,人被机器所代替,快速运转的“信息高速公路”输送了用户需求的信息文本,但是这种高速、计算机化、网络化的交流是理性方式,它对人的作用是一种物质能力对主体的客观印证,在人性培养上缺乏主观的能动价值性。我们建设后现代图书馆,构建后现代图书馆学,在建设本质上讲是对现代图书馆学二元价值观的一种批判,即为一种非理性的批判。在方法论上建立主体间性的人性教育论,把人的归属感作为一种执着的理念诉求,这应是对后现代图书馆学价值观的真实写照,也是后现代图书馆学理论建设的责任和贡献。

罗赛峰:现代性浪潮中的图书馆后现代性研究

3继进趋势的反映:现代与后现代的传承与发展

后现代主义是一种超验思维的文化思潮,它与现代之间并非时间线性上的逻辑延续,而是思维观念上的传承与递进。理性之上的现代图书馆强调对科学和知识的崇尚,把知识视为认识论的整体性和同一性。在现代图书馆活动中,作为理性主体的人服从客观世界的普遍性规律,在对客体进行实践中促进知识的为人所用。知识、科学在现代图书馆中成为了实现人的独立自主的最大需要。然而,现代图书馆所持有的这种促进人的独立自主的现实精神却走向了精神的反面,理性追求的图书馆价值目标的整体性和自主自给的理论体系导致了精神的僵化危机,也表示着批判与自由创造的约束。主体性本身体现自主性和自由性,然而现代图书馆学所实施的“主体—客体”关系的发展,促使了主体性进入了人的中心主义的范畴,征服物质资源、使客体为人所用的主体性反而被扭转为被客体所奴役。现代图书馆的工具理性抹杀了人的情感、欲念、本能等人性的方面,使得本源上以人为本的价值理念被信息化、媒体化、网络化所代替,而且这种信息化、媒体化、网络化所带来的结果是图书馆内在的知识性、真理性与外在的权力相结合,迫使图书馆在制度理性和工具理性的掣肘中运作。种种情况已经表明,理性批判、自由创造的现代图书馆存在着运作与发展的种种弊端,需要批评与改造。正如匈牙利思想家赫勒所说:“后现代性并不是现代性之后到来的一个阶段,它不是对现代性的补救——它是现代性的。更确切地说,后现代视角也许最好被描述为现代性意识本身的自我反思。”后现代性是隐含在现代性中的理性批判和自由创造的彻底批判和继承,后现代主义对现实的批判,不是简单的对现代性的拆拼,而是对现代性的超越发展。

 2/3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多途径开展高校图书馆文化建设 
下一篇:高校图书馆样本库管理服务模式研究综述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