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诉讼案带给学校图书馆的思考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5 20:36:51     来源: 《图书馆学刊(辽宁)》2013004期

马卫平

(北京服装学院图书馆,北京100029)

[摘 要]著作权保护与文献利用是建设复合型图书馆面临的问题之一。作家毕淑敏著作权案两次结果迥异的判决,带给我们哪些思考及应对办法呢?通过该案并结合法律法规回答以上问题。希望能在对法律法规的理解与利用以及如何规避侵权,进而充分发挥文献的使用效益等方面,给广大同仁一点启示。同时对现有法规提出修改建议。

[关键词]著作权 合理使用 学校图书馆

[分类号]G259.20

1 案情回放

2008年4月,作家毕淑敏因其小说《红处方》被淮北市实验高级中学网站刊载,作者认为其作品著作权受到侵害,遂将该校告上了法庭,要求学校停止侵权,向其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

2008年11月18日,淮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了一审判决,一审判决认为,毕淑敏是《红处方》作品的著作权人,其权益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被告学校作为以教学为目的的公益性教育机构,在其网站上刊载《红处方》作品的宗旨,是为充实本校网站数字图书馆的内容,仅供本校特定教研人员阅读和下载使用,并非以传播作品和获利为目的。况且,被告学校也对数字图书馆的相关作品采取了输入用户名和密码方能使用的必要保密措施,限定了使用作品的人员范围。因此,法院认定被告学校的上述行为属于合理使用,没有侵犯毕淑敏的著作权,从而驳回了原告毕淑敏的全部诉讼请求。毕淑敏不服一审判决,遂向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2009年9月底,二审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在终审判决中认定,淮北市实验高级中学的行为不属于对他人作品的“合理使用”,因而侵犯了毕淑敏的著作权。法院认为,校方不构成合理使用行为的原因是,安徽淮北实验高中把毕淑敏的小说《红处方》放到学校网站上,不管是课堂上学习这部作品的学生,也不管是校内清洁工还是行政人员,均能够观看和下载该作品,这明显已超越了“为学校课堂教学或者科学研究”的范围,不符合法律关于“合理使用”的规定,是一种侵犯著作权的行为。二审判决学校承担赔礼道歉的民事责任,并赔偿著作权人2.6万元[1]。

2 合理使用与判决依据

著作权法中的“合理使用”制度是一个法学学理上的概念,我国《著作权法》第22条列举了属于“合理使用”的12种情况。《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第6条也列举了在通过信息网络传播提供他人作品时属于“合理使用”的8种情况。

二审法院判定“校方不构成合理使用行为”的法律依据即为《条例》第6条。该条规定:“通过信息网络提供他人作品,属于下列情形的,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为学校课堂教学或者科学研究,向少数教学、科研人员通过信息网络提供他人少量已经发表的作品[2]。”

尽管被告学校对使用网络数字文献的人员采取了输入用户名和密码等限定措施,但二审依然认定学校违反了《条例》第6条的规定。

3 《条例》第7条的解读与利用

《条例》中赋予图书馆等公益机构合理使用规定还有第7条。即图书馆、档案馆、纪念馆、博物馆、美术馆等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通过信息网络向本馆馆舍内服务对象提供本馆收藏的合法出版的数字作品和依法为陈列或者保存版本的需要以数字化形式复制的作品,不向其支付报酬,但不得直接或者间接获得经济利益。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2]。

《条例》第7条是针对图书馆等机构的专门规定,即图书馆等机构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通过信息网络向本馆馆舍内服务对象提供本馆收藏的合法出版物。

相比第6条,第7条虽然在传播过程、传播空间及读者对象等方面做了一定的限制,但仍视其为合理使用的规定。二审法院认定校方行为有悖于第6条,那么是否也违反第7条呢?试分析如下。

《条例》第7条对馆内欲传播电子文献的前提要求之一是“合法出版的数字作品”。显然,此前提若不能满足,则无权传播和利用。

合法出版的数字作品是指:国家批准的出版单位,出版的内容是在社会公开发行且符合国家《出版管理条例》的数字作品。否则视为非法出版的数字作品。

由于作品数字化的过程并不产生新作品,数字化作品的著作权仍归作品的作者享有;数字化作品与传统作品作为著作权法保护的客体也并无区别,故著作权法第10条规定的著作权的各项权利内容,同样适用于数字化作品的著作权[3]。

 1/4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人文服务理念在图书馆读者服务中的体现
下一篇:图书馆学科化服务评价与反馈机制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