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博物馆图书馆RFID项目实践及问题研究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5 19:33:10

关键词:RFID技术;图书馆;实施方案;应用

摘要:文章简要叙述了中国国家博物馆图书馆引进RFID技术的实施方案,以及在使用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问题和相应的解决方法,为今后其他图书馆引进RFID技术提供参考。

中图分类号:G252.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 -1588(2016)11-0086 -03

RFID即射频识别技术,又称电子标签、无线射频识别,是一种非接触式的自动识别技术,它通过射频信号自动识别目标对象并获取相关数据,也通过无线电讯号识别特定目标并读写相关数据,无须在识别系统与特定目标之间建立机械或光学接触。RFID系统一般由电子标签、阅读器和应用软件系统三大部分组成。在我国,基于RFID技术的图书馆应用已经步入快速发展阶段,2006年厦门集美大学诚毅图书馆成为国内第一家使用RFID技术的图书馆[1]。2006年6月,深圳图书馆新馆引进国外TAGSYS技术,成为国内第一家全面使用RFID技术的公共图书馆,开启了中国图书馆RFID的新局面【2】。

l 中国国家博物馆图书馆引进RFID项目的必要性分析

1.1接轨信息时代

RFID技术在国内图书馆界已经被大规模地引进,其技术发展也日趋成熟。中国国家博物馆图书馆作为一家专业图书馆,不仅要在馆藏方面突出特色,更要在信息技术、智能化管理方面同国际先进技术接轨,与中国国家博物馆“国内领先、国际一流”的办馆方针相结合,打造馆藏突出、服务一流、技术领先的专业图书馆。

l.2提高智能服务效率

中国国家博物馆图书馆原先使用的是白助磁条借还机,不但操作过程烦琐,有时还会由于充消磁系统的不稳定给读者带来麻烦;同时,由于在图书的上架、剔除、下架和盘点等操作中仍大量使用人工,不但增加了重复的工作量还影响T作效率。引进RFID技术后,能更加精确地管理图书馆资源,简化T作流程,扩展数字化智能管理功能。

1.3优化用户深层服务

中国国家博物馆图书馆使用RFID标签后,可实现批量借还图书,图书的盘点工作也可利用盘点车批量扫描读取RFID标签数据来进行;同时,RFID定位系统可帮助读者快速定位到所借图书的位置,不仅使馆员摆脱了全手工的借还书和盘点,工作,也为读者带来更加便捷的服务体验。馆员有更充裕的时间研究和深化信息服务工作.为读者提供更深层次的个性化服务,加快传统图书馆向智能图书馆转型的步伐。

2中国国家博物馆图书馆RFID项目的实施

2.1选择RFID技术

目前,应用在图书馆的RFID产品根据工作频率不同可分为高频和超高频两种,二者各有优势(见表1)[1],图书馆应结合各自的情况,选择适合的产品。中国国家博物馆图书馆的库房面积有限,每排书架相隔较近,若采用超高频技术,感应范围较广,在图书盘点和借还过程中容易出现误读现象,因此,基于操作性和实际性考虑最终选择了高频RFID。

2.2选择RFID厂家

目前,国内为图书馆提供RFID技术的三大主要供应商分别为远望谷、阿法迪和海恒‘3]。中国国家博物馆图书馆分别将其各自的白助借还机放在馆内进行为期一个月的试用,之后分别对读者使用情况、售后服务、外观和操作等多方因素进行比较考虑,最终选择了海恒公司作为供应商。

2.3选择RFID设备

RFID供应商提供的数据表明,图书馆要实现整体一体化智能要具备白助借还、智能查找、辅助盘点上架和安全检测功能[3],主要涉及的相关设备包括自助借还机、还书箱、盘点车、图书分拣系统、馆员工作站、智能书架和安全门。中国国家博物馆图书馆引进的设备包括白助借还机、还书箱、盘点车、馆员工作站和安全门。

2.4图书加工工作

中国国家博物馆图书馆采用磁条和标签共存的图书加工方式对图书进行分类加T,将馆藏分为四类:普通图书、期刊、报纸、古籍。对于期刊和报纸,将RFID标签粘贴在每一种类期刊的架子上,并不将标签粘贴于期刊上,因为期刊和报纸更新频率快,而且期刊大部分不外借,粘贴RFID标签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定位和保留数据;对阅览室内的古籍采取和普通书籍一样的RFID标签加工方式,即将RFID标签粘贴在古籍的最后一页;对闭架库中的善本古籍,为了更好地保护古籍不采用粘贴RFID标签的方式,只粘贴层架标用于定位。

2.5图书RFID标签加工工作

 1/3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面向用户的学科信息门户建设与实践
下一篇:公共图书馆弱势群体特色服务的实践与发展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