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员去职业化现状及对策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5 19:30:04

孙恒韬

(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图书馆,辽宁 阜新 123000)

[摘 要]去职业化已成为我国高校图书馆职业发展的一种趋向。图书馆法的不完备、核心业务的外包、图书馆从业人员专业水准的降低、图书馆员职业精神的削弱等现象体现了我国高校图书馆去职业化问题。为防止高校图书馆去职业化,有必要建立相关的图书馆法及图书馆员职业资格认证等制度,并重建适应信息时代的高校图书馆核心业务。

[关键词]去职业化 图书馆员 专业教育 核心价值

[分类号]G250

1 引言

在发达国家图书馆员职业化的相关制度、机制已经达到完备的时候,我国图书馆员职业化道路还没有实现,去职业化的趋势却已经逐渐显现出来。所谓去职业化,行业内比较认同的是陈莹、李树林提出的定义,即由于劳动组织和劳工关系的市场化,工作从职业导向转为过程导向,工作内容不再取决于职业,而取决于任务,从而打破了传统职业的界限划分,为完成任务,可以跨越职业的门槛[1]。

2 图书馆员去职业化现状及原因

2.1 图书馆员去职业化现状

2.1.1 核心业务的转移与外包

信息技术为专业控制和标准化管理提供了强大的工具,图书馆学专业的核心知识变得越来越模糊,甚至已经产生不了深奥的知识,图书馆大量核心业务外包。业务外包分为专业性业务外包和非专业性业务外包。专业性业务是指:对满足读者需求,实现用户价值和图书馆生存发展起决定作用的业务;对图书馆最终服务和产品的质量及水平具有关键作用的业务;有助于图书馆实现可持续发展的业务;具有增值性或竞争优势,能够促进图书馆提高核心竞争力的业务;富有技术进步或技术含量较高,体现图书馆职(专)业特点或馆员核心业务能力的业务[2],如图书采访编目、图书加工、报刊装订、书目数据库建设、现代化技术。非专业性业务如图书上架、整架、公共卫生、安全、消防、绿化、设备的保养维护和管理等。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国外图书馆普遍将非专业业务外包,而目前,许多图书馆将专业业务的相关工作交给一些专业公司来做,或者选择人力资源成本更低的兼职人员、非专业人员、临时工等来从事图书馆工作,从而加强了图书馆员的去职业化。

2.1.2 图书馆员专业力量的降低

图书情报专业毕业生从事非专业工作比例增加,图书馆低层次工作人员数量上升。非图书馆学专业出身的人员正在占据或顶替大量原有的图书馆员岗位,如美国公共图书馆聘用非专业人员从事图书馆的核心工作,从总体上看正在削弱专业人员的力量,专业生涯的吸引力不断下降。根据日本图书馆协会公布的数据,日本每年通过司书课程和司书讲习获得专业职务资格者超过1万人,但2000年真正在图书馆就业的,全国只有200多人,仅占2%左右。图书馆员职业采用人事代理制度,图书馆对非本专业人员需求增强。

2.1.3 图书馆职业精神的削弱

图书馆业务内容单一,重复性的工作较多,久而久之,馆员很容易产生疲倦感,缺乏创新精神,单调重复的工作容易使人缺少工作激情,漠视职责,怠慢读者,图书馆的服务质量降低,自身的竞争力减弱。专业队伍还存在着较严重的知识结构老化和学科结构失衡的问题,馆员知识结构单一、知识水平参差不齐。在继续学习深造上,一方面管理层重视和支持的力度不够,另一方面馆员个体进修的意识也不强,“读者第一”、“服务至上”的职业理念和“爱岗敬业”的职业精神严重削弱。

2.2 图书馆员去职业化的原因

2.2.1 图书馆法规不健全,无图书馆员资格认证

1956年美国颁布全国性《图书馆服务法》;1950年日本颁布《图书馆法》与《图书馆法实施规则》。我国1955年文化部抄发中华全国总工会《关于工会图书馆工作的规程》,1956年高等教育部颁发《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学校图书馆试行条例(草案)》,1987年中国科学院颁发《中国科学院图书情报工作暂行条例》,1981年教育部颁发《普通高等学校图书馆规程》,1982年文化部颁布《省(自治区、市)图书馆工作条例》。图书馆法的主要作用是保证、监督和规范图书馆事业的发展,而我国没有一部真正的图书馆法。我国图书馆界至今仍存在馆员上岗无行业统一资格标准、专业人员与非专业人员界限不清、继续教育缺乏激励机制、图书馆学教育与图书馆实际相脱离等问题,使图书馆服务质量难以保证与提高,中国图书馆工作的国际化受到影响[3]。专家表示,我国真正的图书馆法出台还需要很长时间,及时制定图书馆法,缓解图书馆去职业化的趋势,是保证图书馆职业化的根本。

 1/3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我国学科馆员与学科服务发展研究论文计量分析
下一篇:高职院校图书馆学科馆员制度建设实证研究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