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晓岚对文献学和目录学的贡献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5 17:41:34     来源: 《图书馆学刊(辽宁)》2013004期

田崇振

(河北工程技术高等专科学校图书馆,河北 沧州 061001)

[摘 要]清代乾隆年间著名学者纪晓岚主持编纂的《四库全书》、《四库全书总目》体现了文献学、目录学的成就。通过对以上二书的分析,阐明了纪晓岚对文献学和目录学所做出的突出贡献。

[关键词]纪晓岚 文献学 目录学

[分类号]G256

清代有一位在正史和野史中都很炫人耳目的人物,他不仅在正统的史传中占尽风光,而且在民间也有很好的口碑,这个人物便是乾隆时期执学术牛耳、成为一代文宗的纪晓岚。纪晓岚,本名纪昀,字晓岚,一字春帆,晚号石云,道号观弈道人。生于清雍正二年(1724)六月,卒于嘉庆十年(1805)二月,享年82岁。因其“敏而好学可为文,授之以政无不达”(嘉庆帝御赐碑文),故卒后谥号文达,乡里世称文达公。

1 纪晓岚对文献学的贡献

纪晓岚一生中最主要的业绩,是他的学术活动。他一直是官方学术工作的领导人,凡有编辑和修书的事情,其必在其中。他历任武英殿纂修官、“三通”馆提调兼纂修官、“功臣馆”总纂官、《胜国诸臣殉节录》总纂官、国史馆总纂官、方略馆总校、《四库全书》总纂官、《职官表》总纂官、《八旗通志》总纂官、实录馆副总裁官、会典馆副总裁官等。他先后参与纂辑《热河志》,重订《张为主客图》,辑《沈氏四声考》,重订史雪汀《风雅遗音》,著《南行杂詠》,删定《陈后山集》、《帝京景物略》、《史通削繁》,点勘了《瀛奎律髓》、《文心雕龙》、《王子安集》、《韩致尧集》、《唐诗鼓吹》等书。一生中他参与重要典籍的编修不计其数。

纪晓岚对文献学的最大贡献主要体现在《四库全书》的编纂上。他由衷地拥护乾隆皇帝维护国家统一、促进社会发展的决策,追随乾隆皇帝创建了盛世局面,在乾隆皇帝的支持下,充任《四库全书》总纂官,才能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完成了《四库全书》编纂的千古宏业。《四库全书》是一项旷古文化工程,纪晓岚入主四库馆10余年,“凡六经传注之得失,诸史记载之异同,子集之支分派别,罔不扶奥提纲,溯源彻尾”。著录书籍3461种,79309卷,几乎囊括了乾隆以前中国历史上的主要典籍。

纪晓岚之伟大,皆因其在文化专制的风声鹤唳之中入主《四库全书》纂修之事。乾隆朝六十年,文字狱有130余起,这是仅仅见诸于史册的记载,被湮灭者尚不在其数。乾隆朝的文字狱五花八门,受其株连也远远超过了《大清律》的规定。在种种文化专制的高压之下,纪晓岚从事开馆修《四库全书》这项工作的危险程度之大绝非耸人听闻。一方面,随着禁书政策的日益严厉,修书过程中不断有书籍被指控为违碍而遭禁毁,《四库全书》开馆期间的50余起文字狱,大多是从修书中得到的“眼线”。仅是乾隆四十五年,为了彻底清理“违碍”字句,乾隆帝传谕,四库馆对存目书及准备发还藏书家的书籍进行检索,总计查出了应毁书144部、抽毁书181部,数量之大令人瞠目。长达19年的禁书活动中,共禁毁图书3100余部,销毁书版8万块以上。该统计数字尚不包括民间自行销毁的书版。另一方面,虽然四库馆臣屡被恩宠,赏哈密瓜,赐千叟宴,然因缮写违制或校书讹错,动辄得咎。纪晓岗也因《古文尚书》、扬子《法言》等书多次获咎,出钱赔写过校错书籍,几次被罚往承德校书,颇有几番险象丛生。难能可贵的是,在这种种高压之下,纪晓岚还是尽力保护了一大批书籍免遭“秦火”。

纪晓岚的笔记小说《阅微草堂笔记》和《纪文达公遗集》对于人们认识他在学术及文献学上的贡献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阅微草堂笔记》共5种,24卷,自乾隆五十四年(1789)至嘉庆三年(1798)陆续写成。该书内容丰富,医卜星相、三教九流无不涉及;知识性强,语言质朴淡雅,风格亦庄亦谐,读来饶有兴味。不少篇章尖锐地揭露了当时的社会矛盾,揭穿了道学家的虚伪面目,对人民的悲惨遭遇寄予同情,对人民的勤劳智慧予以赞美,所以不失为一部有很高思想价值和学术价值的书籍。鲁迅先生对纪晓岚笔记小说的艺术风格给予很高的评价,称其“隽思妙语,时足解颐,间杂考辨,亦有灼见。叙述复雍容淡雅,天趣盎然,故后来无人能夺其席”。《纪文达公遗集》是纪晓岚的一部诗文总集,包括诗、文各16卷,为人作的墓志铭、碑文、祭文、序跋、书后等都在其中。此外还包括应子孙科举之需的馆课诗《我法集》,总之,多系应酬之作。另外,20岁以前,其在京治考证之学,遍读史籍,举其扼要,尚著有《史通削繁》多卷,为后人掌握和熟悉中国史典提供了方便。

 1/3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图书情报机构在网络信息服务业中的定位
下一篇:联合国文献查询历程及开放获取资源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