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科研社交需求的高校图书馆信息服务研究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5 15:53:06

陈晓彬

(广州工程技术职业学院,广东 广州510900)

关键词:高校图书馆;信息服务;研究

摘要:文章对科研社交及其发展历程做了详细的介绍,对科研社交发展存在的缺陷及科研社交在高校图书馆的应用方面做出系统的分析,并提出科研社交需求的高校图书馆信息服务对策,以期为高校图书馆今后的工作提供参考和借鉴。

中图分类号:G258.6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1588(2017)01-0042-03

收稿日期:2016-12-13

作者简介:陈晓彬(1982—),广州工程技术职业学院馆员。

1科研社交的概念

科研社交网络是一种社交网络工具,科研群体通过创建联系人列表来实现支持同行交流的目的。有学者对科研网络的定义为:科研人员关系建立和科研分享是科研社交的核心,科研网络是指特定环境下为协助科研人员进行生产性研究,帮助科研人员形成和保持合作关系的网络系统。吴英梅将其定义为:科研社交是为了满足科研需要,通过运用人力和资源的学术性或研究性站点,促进科研工作者交流合作而产生的关系网,这些科研工作者往往来自不同研究方向、不同学科和不同领域[1]。

2国内外科研社交发展介绍

2.1国外科研社交平台的发展

2.1.1Academia.edu平台。Academia.edu是国外最大的学术成果交流平台,该平台专门用于科研人员学术交流,始创于2008年,现在该平台的用户已经超过650万,成为学术界的Facebook,用户在该平台注册后就能建立主页,并将自己的论文上传,分享学术成果。科研学者可以通过该平台及时了解各领域的最新科研方向,极大地促进了科学研究的进步。其最大的优势就是能够给论文设置标签,并通过统计工具对用户的下载浏览量进行统计,使用户能够了解其他用户群体是通过哪些关键词搜索到信息的,同时可以了解自己的学术成果在读者中的下载状况以及读者的学术背景,以便与读者进行良好的沟通交流[2]。

2.1.2Research Gate平台。Research Gate也是科研学者使用较多的科研社交平台,该平台由德国的信息学家于2008年5月创办,通过该平台各国的科研人员能够免费分享各领域尖端科研学者的学术成果,加速个体研究成果的扩展速度。该平台创立至今已经收集了近1亿篇文摘、3,000余万篇科技文献,同时也吸引了将近300多万学者。该平台的应用方式主要包括微博通信、资料共享、建立或加入科研小组等,科研学者通过注册就可以浏览该平台的所有专题内容和学术成果[3]。

2.1.3Mendeley平台。该平台具有文献管理和学术网络的双重功能,主要分为网络版和桌面版。Mendeley有多种下载方式,既可以通过网络链接下载,也可以通过Google scholar、EBSC0、Cell等诸多数据库检索页进入该平台。用户使用iPad、iPhone等应用服务下载后,可以将内容导入其他格式的文献管理工具中,用户将PDF格式的论文拖入该平台后,系统还能自动提取论文的作者、题目以及出版时间等信息,并能通过标注、关键词以及注释检索等实现PDF文件共享。

2.2国内科研社交平台简介

目前,我国关于科研社交平台的研究和实践都相对较少,主要的科研社交平台如丁香园、科学网等虽然都具备了一定的科研社交特性,但还是存在一些局限性,缺乏能够专门为学术服务的科研社交系统。目前,科学网已成为我国科研人员进行学术交流与合作的重要平台。其他平台还有Scholar Mate,即科研之友,该社交平台创建于2007年,主要用于学术成果的跨文献检索和贮存,还可以为科研学者寻找合适的科研合作伙伴提供帮助[4]。

3科研社交发展中的缺陷

3.1缺乏个性化服务

科研社交平台知识分享的主体是学者个人,受知识私有理念的影响,很多科研学者担心个人学术成果一旦公布就会失去自身优势,从而导致科研学者不愿轻易展示自身的科研成果。隐性知识是科研知识共享过程中首要的阻滞,彼得·德鲁克认为隐性知识主要源自学者个人的经验和技能,这些隐性知识只能通过演示来表明它是客观存在的。

3.2用户发布信息量少,更新缓慢

笔者对Scholar Mate平台高分子化学研究方向的科研用户进行调查,搜索用户2014年1月1日到12月31日的基本资料,将系统内的无效链接进行清除后,共收集到高分子化学用户数据523条。通过统计用户角色、研究人数、文章上传量以及科研信息更新时间等资料信息,笔者将用户行为分为4个时段,并对这些用户的数据进行分析和比较(见表1)。

 1/3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基于知识共享的高校图书馆资源整合研究
下一篇:关注热点 瞩望未来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