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籍普查工作看编目人员的素质建设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5 12:44:01

徐淑秋 郭晓丹

(抚顺市图书馆,辽宁 抚顺 113006 )

[摘 要]从在古籍普查工作中遇到的实际问题出发,对古籍编目工作存在的问题及其原因进行分析,指出古籍编目人员应加强思想素质建设和业务素质建设,以更好地做好古籍编目工作。

[关键词]图书馆 古籍编目 馆员素质

[分类号]G255.1

我国的古籍文献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为抢救、保护珍贵的古籍,继承和弘扬传统文化,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古籍保护工作的意见》(国办发[2007]6号),从2007年开始,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古籍普查登记工作,以了解我国现存古籍保护的现状,加强对古籍的保护和管理。古籍编目作为国家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要工作,人的因素是至关重要的、第一位的,也是最不确定的,人的素质越高,编目的质量也就越高。笔者曾参加《东北地区古籍联合目录》(以下简称《东联目录》)的著录工作,这次又参加全国古籍普查工作,在著录的过程中经常参照《东联目录》,也因此发现了当初上报给《东联目录》的著录款目出现的错误。结合此次普查中遇到的著录问题,笔者认为要做好古籍编目工作,编目人员不仅要有高尚的职业道德修养,还要有广博的知识和娴熟的专业技能。

1 古籍编目工作中存在的问题

1.1 题名著录问题

题名是文献最重要的特征,是文献检索的重要入口,在文献著录工作中,需要详加考证。否则,就会导致题名著录错误。例如:《古泉拓本》原著录题名为《古钱五十六品》,作者(清)张廷济。在著录时,发现此书无题名卷首,无内封,无著者,开篇即是正文,原书联上的题名为《古钱五十六品》,笔者查阅《东联目录》,著录的也是这个书名,其他馆没有此书。仔细阅读该书内容,发现此前该书的著录是错误的,没有审视书的内容。此书记录的内容是张廷济从清嘉庆年间至道光年间收藏、鉴赏的古泉及古泉拓片。“古钱五十六品”只是该书收录的一部分古泉拓片的总称,是张廷济收藏的宋葆淳所藏古钱的拓片。因编目员没有审视书的内容,仅就第7页的第1行大字——古钱五十六品而定的书名。结果书名与内容不相符,这不仅是著录错误的问题,也影响了《东联目录》的统计汇总。

1.2 责任者著录问题

责任者是一种文献区别于其他文献的重要特征,是文献检索活动的重要检索点,需要按著录规则的要求如实客观著录。由于古籍文献的责任者在原文献中的呈现方式多不同于现代文献,所以编目员如果不掌握相应的古籍文献知识,就容易导致责任者著录出现偏差。例如:有的古籍在首卷卷端所题的著者名称中,带有“甫”“父”字样,《神农本草经疏》一书,著者项就题为:东吴缪希雍仲淳甫著。事实上,“甫”字在名字中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名字的一部分,一种是名字的后缀表示一种美称。缪希雍是著者的名,仲淳是著者的字,“甫”是后缀。本馆的编目员在著录时,就把“甫“作为著者名的一部分了。

再如有的古籍在首卷卷端所题的著者名称,往往是著者的字。《易纬是类谋》一书,就是以字著录作者的。事实上,古人的名字和现代人的名字不是一个概念。古人的名字一般是由名加上字组成的,古人的名相当于现代的名字,是出生后由父亲所取,供长辈呼唤,加冠成人后,再取字,供朋友呼唤。该书卷端著者题的是郑康成。郑康成,名郑玄,字康成,东汉末年的经学大师。本馆的编目员不清楚康成是郑玄的字,也没有查考工具书,就直接将郑玄的字康成著录为著者了。这是编目人员缺乏古代历史文化知识所致。

1.3 版本著录问题

古籍文献历经千百年的流传,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形成了不同的版本,古籍文献的版本十分复杂,著录时需要编目员认真稽核,详加考证,否则就会导致版本著录的偏差。例如:古籍图书一般根据牌记、书名页、序跋、避讳字、刻书字体等鉴别版本。本馆有《赤水玄珠》一书,上报《东联目录》的版本项著录为“明万历二十四年刻本”,其著录依据是卷前(明)祝世禄万历二十四年的序。仔细翻阅该书,发现该书没有板框,没有牌记,也不是刻本,是抄本,在目录之后题:“子泰來中儒/朋來濟儒校梓;大清雲間後學煙波子張熊源宗謹錄。”所以,可以肯定该书的版本项著录出现错误,误把“原序”当成了“刻书序”,该书的版本项应该著录为清抄本。

 1/3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Wiki在图书馆知识服务系统中的应用
下一篇:古籍整理中数字化技术的应用实践与展望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