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国家文化战略看图书馆服务的定位与发展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5 10:42:06     来源: 《图书馆学刊(辽宁)》2013007期

闫小斌 惠娟澈

(陕西科技大学图书馆,陕西 西安 710021)

[摘 要]挑战与机遇并存从来都是图书馆所面临的大环境。通过分析数字化环境下和国家文化战略背景下图书馆面临的挑战与机遇,提出了图书馆未来服务发展的定位,即服务的公益性、基本性、均等性、合作性、人文性、竞争性和智慧性。

[关键词]图书馆 数字化 国家文化战略 图书馆服务 定位

[分类号]G252

2011年10月15日至18日,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上,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简称《决定》),为我国未来文化事业的振兴和发展提出了目标,指明了方向。图书馆作为文化事业单位,在面临严峻挑战的背景下也迎来了难得的发展机遇。当前,各类型的图书馆都应该在认真研究当前形势的基础上,准确把握和领会中央文件精神,站在战略的高度重新审视和定位自身价值,最大限度地挖掘自身潜力,发挥自身优势,努力为国家文化振兴做出应有的贡献,为图书馆事业的全面复兴提供有力的支撑。

1 挑战——数字化环境下图书馆之位

1.1 观点

近年来,国内外有关图书馆命运与生存危机的论述不绝于耳。美国福克斯新闻2010年用惊悚大标题《图书馆真的必要,还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对芝加哥的图书馆系统存在的必要性进行了挑战,新闻中称“它们每年会吃掉数百万美元你们辛苦挣来的税款,这些钱本可以用来经营你孩子的学校。现在有了互联网和电子书,我们真的还需要在图书馆上花几百万吗?”[1]兰开斯特在《电子时代的图书馆和图书馆员》一书中指出:“通过电子存取能力,图书馆正在‘被解散’[2]。”2003年OCLC发布的《环境扫描》报告中也认为,图书馆作为一种组织形式未必会存在下去[3]。2011年1月2日,一篇名为《2050年学术图书馆遗体解剖》的专题报告在美国一家报纸上刊发,该报告的作者是艾尔弗莱特大学的培训指导馆员Brian T.Sullivan。文章写道:“学术图书馆将会死亡。尽管这样的判断还为时过早,但针对当前出现的严峻问题,鲁莽地拒绝将导致学术图书馆状况的进一步恶化并最终走向死亡。可以预见,学术图书馆将会独自死亡,且其作为高校心脏的作用也将会被世界所遗忘[4]。”

国内有关图书馆的“消亡论”、“消失论”、“边缘化论”等观点较多。王东升指出因僵化的管理体制和传统的管理模式、有限的文献信息资源、简单而又被动的服务方式、其他信息服务机构的激烈竞争,图书馆极有可能丢失先天优势,被未来的学习型社会边缘化,甚至消亡[5]。有关图书馆核心能力的研究已经成为热点,这同样反映了学界对当代图书馆生存发展危机的思考。段小虎指出,图书馆核心能力问题的提出,与信息服务格局变化给图书馆事业发展带来的种种压力有密切联系,一方面是文献信息资源占有和管理优势地位的削弱;另一方面是在社会信息服务体系中的边缘化倾向[6]。当然也有很多学者对上述观点进行了批驳与辩护,这里姑且不论孰对孰错,这些观点足以引起所有图书馆员的思考。

1.2 趋势与现实

我们无法想象,人类几万年甚至几十万年的变化也无法与当今时代的日新月异相媲美,当代图书馆正处于这样日益加快的变化环境中。柯平老师指出,我们可以用各种“化”来描述图书馆所处的复杂的环境,主要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而数字化趋势更为明显,影响更为深远[7]。早在上个世纪末,“数字图书馆”概念就进入人们的视野,从此全球范围内的图书馆都“无奈”地被卷入这场“拯救自我”的运动。图书馆“数字化”不仅成为理论研究的热点,也成为各类图书馆争相实施的行动计划,对现有资源的数字化加工、增加数字资源的购买量、建立数字化整合平台等。而Web2.0技术的应用、移动图书馆的建立等已成为引领图书馆发展的“时尚风”。

我们所面对的现实是,在数字化和全球化影响下,图书馆已经不再是获取文献信息的唯一渠道。以馆藏数字化而发起的图书馆数字化革命,已在多方面给图书馆带来挑战。从供应商的角度看,数字化意味着图书馆不再是唯一的文献信息资源来源,Google以及众多的出版商、信息服务机构也在建立自己的数字图书馆,图书馆将选择合作还是竞争;从资源的角度来看,数字化意味着图书馆将面临无限而无序的资源宇宙,图书馆将如何继续完成好整序加工的使命;从技术的角度看,数字化时代已经将图书馆推向引领先进技术的风口浪尖,3G、云计算、语义网与关联数据、数据挖掘等,图书馆将如何增强技术敏感度以适应日新月异的技术创新;从服务的角度看,网络化实现了服务的个性化,同时也使得图书馆陷于无尽的“泥潭”,图书馆如何用有限的资源满足无限的多样化需求;从服务对象来看,图书馆面对的是网络新生代,他们对检索培训的不屑一顾,对时尚、信息技术的敏感,图书馆将如何吸引并让他们感知到存在。所有这些也仅仅是图书馆将面临的挑战中的少部分,而图书馆人所期待的“文献中心”、“信息中心”、“文化中心”还远未成为人人皆知的品牌形象。或许有人会说,当代图书馆正处于转型期,可是我们认为,这种转型可能是未来图书馆的常态,最重要的是,在面临重大机遇时,图书馆可以有一个明确的定位,并将其嵌入这样的机遇。

 1/5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少数民族文字古籍定级标准研究
下一篇:温州市图书馆鞋服馆发展瓶颈及对策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