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流通借阅过程的馆藏图书读者评价研究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17-02-08 11:58:20     来源: 《图书馆学刊(辽宁)》2014002期

李明华

(南京体育学院图文信息中心,江苏 南京 210014)

[摘 要]简要介绍了图书评价方法,分析了馆藏建设与发展中读者评价信息的缺失,并指出了读者评价的重要意义及原则,进而探讨了基于流通借阅过程的读者评价方法的实现。

[关键词]读者评价 图书评价 流通借阅

[分类号]G250

图书馆学理论体系中,图书评价尚不是一种正式的专业学术词条,暂未见相关定义,但作为方法,业界有很多较为成熟并自成体系的做法。常见的方法有图书评奖、图书评论、文献计量法(包括销售排行法、阅读量或借阅量法、引文分析法等)。上述图书评价方法缺少了广大读者的参与,无法体现出读者的集体智慧,评出书目面窄量低,在每年出版的二三十万册图书总量面前几乎是屈指可数、反差巨大,难以满足广大读者的需求。因此,让每位读者参与到图书评价工作中,具有十分深远的现实意义,目前国内关于读者参与图书评价的研究很少,笔者只查阅到周伟等人通过当当网购书行为来分析集体智慧对图书的后续畅销具有明显的促进效果[1],此研究把大量读者共同购买的书目看作一种集体智慧,这是读者在下意识的、未经组织的自我评价基础上实施的购买行为,尚不能上升到集体评价的高度。

1 图书评价概述

1.1 常见图书评价方法

①图书评奖:由新闻出版或文化部门组织的不定期图书评选活动,受评图书范围较小,评委主观因素较多(比如个人价值观、专业背景、阅读偏好等),最致命的是由于该活动组织较为困难,图书评奖周期长、频率低。限于评委人数及精力,许多优秀图书根本进入不到评委视线内。

②图书评论:由出版界、图书馆界发展起来的专业性的图书评价活动,有《读书》《博览群书》《中国图书评论》《文汇读书周报》等多种刊物,当当网、卓越、亚马逊等都有在线书评系统,接受广大读书人的精彩点评。

③文献计量法:包括销售排行法、阅读量或借阅量法、引文分析法等。主要通过图书销售数据、借阅数据、引用频次等量化指标来粗略反映图书的价值,与前面两种方法相比,没有定性的、富有见解的描述。有不少专业人士撰文爆料,许多销售排行数据通过商家“打榜”“包销”等运作方式人为制造热点图书,欺骗了不少消费者跟风购买所谓畅销书。阅读量、借阅量需馆员在后台汇总、导出并发布出去,显然,读者需要经常关注图书馆公告栏、网页才可获取热门图书借阅排行信息。另外,借阅频次较高图书易吸引读者跟风,未见得学高质优。引文分析法对图书来说采集被引数据是一件工作量很大的事情,中国社会科学研究评价中心(南京大学创办)在2008年9月启动了《中国人文社会科学图书学术影响力报告》项目,完成了2000~2007年间CSSCI图书被引次数的统计分析[2]。

纵观上述图书评价方法,都是在文献发行、销售、收藏环节作出的基于粗放统计的量化评价,图书服务的对象——读者,这一最能动、最面广量大的群体则基本没有参与进来,图书的好坏仍由机构说了算。

1.2 馆藏建设与发展中读者评价的缺失

图书馆在馆藏建设方面历来重视读者的意见与建议,但从方式上看,基本是“事前”与“事后”两个阶段。“事前”为图书馆采访图书时广泛征集读者需求信息,无非是扩充采访书目信息量,体现“公开、民主”而已;“事后”一般为图书馆面向读者设立的邮箱、意见簿等,记录读者的意见和建议、突发需求、馆藏总体评价等,以供馆长大体把握资源建设与服务。这两种方式不能形成延续、系统的图书评价信息,应该说与馆藏建设工作割裂严重。

图书评价活动应该贯穿读者检索、查找、阅读、思考、笔记等丰富过程之始终。高校图书馆一般都会为各个专业配备数量可观的图书资源,绝对能满足大部分读者需要,换言之,读者基本都能找到所需图书。因此,图书馆不应总是过多关注“读者需要哪些图书”之类的信息。每位读者借到图书后,都会在阅读过程中产生大量的信息,比如他会对书中的一段话(一个章节甚至全书)、一张图表、一个观点、一个案例、文字组织、知识框架、逻辑推理、论证过程、参考或应用价值等产生富有见解的认识,甚至生发出深刻、丰富的阅读感悟及分享他人的愉悦情感(当然,也有对图书不满的批评),这些都是读者十分珍贵、稍纵即逝的图书阅读体验。

 1/4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从馆藏民国年鉴看我国早期年鉴的发展
下一篇:信息化时代高职院校图书馆藏资源的定位与发展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