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对图书馆数字馆藏资源建设的影响

进入电脑版    时间:2008-11-23 18:46:47

摘要:本文对《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进行解读,分析其对图书馆数字馆藏资源建设的影响。
关键词:信息网络传播权   数字图书馆

      在数字图书馆的建设过程中,除了技术障碍,知识产权问题尤为严重,著作权纠纷不断。所以,平衡权益人和图书馆之间的利益至关重要。在此背景下,《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出台,自2006年7月1日起施行。《著作权法》第10条第12款的规定:“信息网络传播权是指著作权人以有线或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数字图书馆的高速发展使得法学界和图书馆界对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立法、应用、影响有着极大的关注。《条例》出台后,图书馆必须认真解读《条例》,在避免著作权侵权纠纷发生的情况下,最大限度的利用信息网络传播权赋予的法律空间。
1 《条例》产生过程
      2005年10月12日,国家版权局公布了《信息网络传播保护条例(草案)》(以下简称《草案》)向社会各界广泛征求意见。《草案》中涉及图书馆的主要是第四条和第六条,第四、六条是对著作者信息网络传播权利的限制,第四条规定的是关于馆内读者的合理使用,第六条规定的是馆外读者法定许可。《条例》第七条虽然保留了第四条的合理使用,但合理使用的作品的范围缩小了,从《草案》中的“本馆收藏的已经发表的作品”缩小为《条例》中的“本馆收藏的合法出版的数字作品和依法为陈列或者保存版本的需要以数字化形式复制的作品”。《草案》第六条规定“本馆收藏的已经出版的图书”的网络阅览对象可以是“馆外注册读者”,而《条例》的网络阅览对象仅仅为“本馆馆舍内服务对象”。显然“馆外注册读者”的外延要远远大于“本馆馆舍内服务对象”。数字图书馆的优势在于能通过网络远程传递,《条例》“本馆馆舍内”这个限定词不利于图书馆数字资源的共享,不利于信息弱势群体的信息权利,不利于数字图书馆价值的发挥。很明显,从《草案》到《条例》的转变,是从图书馆有较大范围的权利到以保护权利人利益为主的转变。
2.1 《条例》对图书馆数字馆藏资源建设的影响
      依据《著作权法》,图书馆可以数字化本馆收藏的作品,但是《著作权法》却没有赋予这些数字化作品的网络传播权。《条例》对能够在网络上传播的数字化资源作了明确的规定,这些数字化作品包括:“本馆收藏的合法出版的数字作品”和“依法为陈列或者保存版本的需要以数字化形式复制的作品”。
本馆收藏的合法出版的数字作品应该是图书馆数字资源的主体,这些数字资源或是购买,或是受赠,其中最大的来源是数字图书馆开发商开发数据库。《条例》规定了图书馆可以在一定范围内合理使用这些数字作品,但是没有规定数字图书馆开发商是否有权利数字化这些作品,开发商有权数字化的作品类别、数量、规模等。因为,《条例》中的“图书馆”是指具有具体馆舍的实体,与“数字图书馆”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条例》规定的是“图书馆”的网络传播权,但对 “数字图书馆”如超星数字图书馆等公司的数字化加工著作的权限没有明确提及。这些公司仍然需要如履薄冰地试探法律底线,这对这些公司的发展没有帮助。来源没保障,图书馆的数字资源自然也就得不到丰富。其中“依法为陈列或者保存版本的需要以数字化形式复制的作品”,《条例》对这一类型作品作了如下规定:“应当是已经损毁或者濒临损毁、丢失或者失窃,或者其存储格式已经过时,并且在市场上无法购买或者只能以明显高于标定的价格购买的作品”。对于这些作品,图书馆可以在馆舍内向用户提供网络传播,而无需经过著作权人的许可,也无需付费。这些作品中除了占大部分的古籍,其余价值不大。《条例》第七条有“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这一补充,要对著作进行数字化,图书馆与当事人一一约定,不大现实。所以,图书馆的数字馆藏建设受到普遍关注的问题之一 ——数字图书馆面临“海量作品”的“海量授权许可”的难题——无法解决。图书馆如果将大量有著作权的作品数字化后网络传播,就必须取得著作权人的授权许可。被图书馆界普通认可的是求助于版权集体管理制度。图书馆可以直接向集体管理组织签约或付费。这样可以节省很多获取许可及支付的成本,还可以对集体管理组织的收费标准及分配方案的实行提出自己的立场与意见[1]。

 1/3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图书馆馆藏文献数字化的意义与局限
下一篇:新信息化时代下的数字化图书馆

相关信息